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5-03 13:03

筑墙积粮,Twitter 4000 万美元的脉动

Wilson Wang Wilson Wang 爱范儿创始人
-

TechCrunch 消息,Twitter 以高于 40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TweetDeck,此项收购出价包括现金和 Twitter 股票,交易情况将随后几天发布。TweetDeck 是目前用户数量最多的 Twitter 第三方客户端。

我们之前报道过,UberMedia 拟 3000 万的价格收购 Twitter 客户端 TweetDeck,营造一个 Twitter 客户端帝国,此前,它已经收购了 UberTwitter、Twidroyd、Echofon 和 UberCurrent。收购 TweetDeck 这项交易差点就成了,现在 Twitter 搅浑了水,用一个更加高昂的价码拿到了 TweetDeck。

这是一个漂亮的阻击,Twitter 也应该庆幸快手拿到了 TweetDeck。为何 Twitter 如此重视客户端?我们得从 Tweetie 说起。

收购 Tweetie 的牵强理由

2010 年 9 月 2 日,Twitter 前首席执行官 Ev Williams 在 Twitter blog 上发布了一篇关于 Twitter 生态系统的文章,文章提到了收购 Tweetie 的原因,就是即便存在着大量的 Twitter 第三方客户端,人们也很难找到它们——因为这些软件应用的名字都不叫 Twitter,这种情况阻碍了人们更广泛地使用 Twitter 。因此,Twitter 收购了 Tweetie,并把它改名为官方的客户端。

这样的理由挺牵强。首先,任何一个在 App Store 上面搜索 “Twitter” 的人,会发现几乎所有的 Twitter 的第三方客户端都出现在搜索结果中。担心人们因为名称不同而无法找到 Twitter 客户端的理由,就和热恋中的姑娘不知道男朋友以外出旅游为名的邀约,是一个更热切和意图进一步的浪漫举动一样。

其次,即便是为了照顾这批 Dummy 用户,担心 Twitter 的用户增长,为了营造一个更为繁茂的生态系统,在 Twitter 没有盈利而且还在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利用 Twitter 的边栏,推荐这些人们不太熟悉、不叫 “Twitter” 的第三方客户端,同样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事实上,他们也曾经用这样的方式推荐过 TweetDeck、Twitterrific 等应用。然而,遗憾的是,现在我们登陆 Twitter.com,这样第三方应用推荐已经不存在了。我们看到的,已经是 Twitter for iPhone,Twitter for blackberry,Twitter for iPad 这类官方的客户端了。

Twitter 用户比例的解读

这种筑墙和封闭有 Twitter 的理由。

Williams 在他的文章中有一个有趣的统计。其中,来自 Twitter 官方网页的发推比例占到 78% 之多。来自第三方客户端如 Tweetdeck、Echofon、Uber twitter 的用户比例,粗略统计就达到了 10%。

Williams 也特别提到了 TweetDeck。从 Twitter 的数据分析,他认为“(TweetDeck) 程序的用户往往都是那些十分活跃的深度用户…但是他们在 Twitter 总流量中的比例却与之并不相称”。换句话说,TweetDeck 这类第三方应用的潜力很大。

这里无法忽视的就是 Twitter 是一个天然和移动设备相结合的服务,也是开放 API 的服务。长期看,移动设备的大幅增长,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就是官方网页的使用比例必然会呈下降的趋势。定制化的 App 应用,因为其良好的用户体验和移动设备的广泛使用,必然会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另外一个方面,第三方应用的发展存在隐忧。Twitter 很难控制第三方软件的发展——它们使用着 Twitter 开放平台,但是却把用户控制在自己的手心,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 Twitter 创造了伟大的事情,但是别人收获了硕大的果实。

Twitter 的商业诉求

毫无疑问,Twitter 成为一个人们在线生活的基础设施,它成为了地球的脉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这种迅速传播的和大量分发的消息机制,让每个身处其中的个体看到了互联网所从来没有呈现过的乐趣,它也改变了媒体业态,它在互联网和我们的现实生活中逐渐散发着巨大的影响。(关于 Twitter 的影响,logout 写了一篇极好的文章:从拉登之死的报道看社交媒体的力量 )

但是,商业化的盈利压力,需要把影响力转变为现金流量。Twitter 也曾经做过改变,比如 #newtwitter 的设计。新的设计为用户的粘性做出了积极的作用,新的版面易于使用,同时也方便了广告的植入。Twitter 前负责平台的主管 Alex Payne 的评论甚至认为,#newtwitter “把这个网站变成了一个丰富的信息发掘平台。Twitter 的新设计易于使用,而且激发了对信息的深度挖掘,而这种设计之前只在 Twitter 的一些第三方客户端才能看到。浏览 Twitter 现在更像是在与它展开对话”。而且,“在设计时很明显为广告和宣传的引入留下了伏笔”。这些改变,让 #newtwitter 成为 Twitter 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代价是明显的,那就是试图打入大众市场,把 twitter 发展成为一个更封闭的(盈利)平台,试图获取商业盈利的 Twitter 必然会与生态系统的其他个体争利,损害社区和生态。虽然 Alex Payne 希望 twitter 成为邮件系统一样的基础设施来实现“人性的胜利”。但是,作为一个公司而言,持续的生存和盈利,围绕着商业价值的安排,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newtwitter 代表着 Twitter 网页版的商业化诉求,而现在,该轮到第三方应用了。

UberMedia 的威胁

UberMedia  CEO Bill Gross 曾是 Overture 和 Picasa 的创始人。

Overture 值得一提,它的前身是 Goto.com,在 1998 年 web 1.0 时代,Goto 就发明了现在占据  Google 9% 以上收入的 CPC 商业模式(AdWords & AdSense),是全球第一家成功提供立即付费立即上线的广告服务。2001年10月8日,Goto.com 正式更改名字为 Overture,并与 MSN 及雅虎合作,在它们的搜索结果上显示广告。据 CNET 的报道,Overture 在 2002 年第三季度就为雅虎贡献了 2500 万美元的收入。2003年,最大的合作伙伴雅虎(Yahoo!)正式以17亿美元收购 Overture。

这样的背景,和 Bill Gross 执掌的 Ubermedia 一系列的收购结合起来,我们是否可以看出其中的联系?隐藏在后面的就是 Bill Gross 对在线广告市场的敏锐嗅觉。

在 Twitter 开始探寻自己的盈利模式的时候,Ubermedia 开始对 Twitter 第三方客户端的大肆收购,目前,它们旗下收购的客户端已经包括 UberTwitter、Twidroyd、Echofon。如果 UberMedia 收购 TweetDeck,将会给 Twitter 的盈利模式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因为目前 UberMedia 已经通过全平台的客户端,控制了 20% 的 Tweet 发送。

一个第三方的公司,依托于一个 Twitter 开放的平台,实现可怕的控制,那是 Twitter 无法接受的。

种树还是买树?

Twitter 得想想办法。

Twitter 现在的雇员已经超过 340 人,据说它们今年的目标值是 500 人。早期的 Twitter 得益于社区的发展,它们本身并没有精力开发自己的客户端。Twitter 员工 Jane Huang 也曾在 quora 表示,在目前 300 多人的雇员中,只有一半是工程师。而 Twitter 并非是一个网站这么简单,光是用户的推荐,就需要大量的工作。而就和 facebook 这些超大规模网站一样,核心功能的增加也许非常简单,大部分人可能在一个周末就可以完成,但是,让它正常服务于海量的用户,那才是问题的关键。

因此,即便 Twitter 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控制生态圈,它即便希望自己营造一片森林,它的人力也不能胜任。在 UberMedia 的虎视眈眈下,一个最合理的逻辑,就是出更大加码的收购。在一个繁盛的生态系统,不同的客户端有不同的取向和优势,因此也培育了不同的用户群体,收购客户端就是收购用户,这是最简单且立竿见影的方式。而且,在一个开放的世界,出点钱也比玩屏蔽 UberMedia 客户端的小动作,地道和靠谱多了。

一个 4000 万的代价,获得更顺当的商业化未来,这是 Twitter 漂亮的一击,你认为呢?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