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2014-2-08 17:27

五分钟不刷朋友圈不舒服,你得了 FOMO!

何宗丞 何宗丞 主编
-

“异地恋跟养电子宠物有什么两样?”

春节回家时哥们的一席话把我亮瞎了,事实上,跟养电子宠物一样的又何止是你的异地恋男女朋友,还有你远在他方的家人和朋友——那些一整年都活在我的 QQ 面板,微博 Timeline,微信通讯录里,如同“电子宠物”一般等待互动和交流的虚拟头像。

为了经常获知他们的近况,我每天都刷很多次朋友圈和微博。而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的近况,也靠着这些公开或半公开的平台塑造。对,我还变得风趣幽默,消息灵通。于是,我得了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一种不刷社交网络,不获知最新消息就会感觉焦躁不适的社交焦虑症状。

在伦敦,已经有机构专门针对白领和管理层的“逃离”解决方案。这家名为 the Corporate Escape 的公司,专门为 FOMO 症状严重,必须时刻连接上网的疲惫企业人们提供与公司谈判指导、个人管理帮助,让他们可以重新找回轻松和自在。

而他们的首先做的事情,就是“无屏”、“无媒体”,规定每天最多查看邮箱的次数为两次,并且通过更为传统的媒介,如书本、纸质报纸杂志阅读新闻消息,看看你到底“漏掉”了什么。

纽约时报的作者 Teddy Wayne 针对 FOMO 的自我发问也很有趣,她发现自己漏掉的就是一些吸引眼球,但对自己生活无关紧要的新闻消息,尽管这些头条可能会变成她和她朋友们的茶余饭后话题。

“当我感受到了著名的 FOMO 症状,我开始问自己,我到底错过了些什么?Twitter 上爆料的新泽西大桥丑闻案?Facebook timeline 里面的 Cronut(牛角包和甜甜圈的混合新品种西点)的纪念日庆祝?”

于是,她开始了”数码戒毒“(Digital Detox),读书、关掉社交媒体和邮箱推送,让自己静下心来。我们看过太多类似的故事,不联网,不接触任何网络,但是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短暂的反抗,一种对抗社交媒体的姿态,而非大部分人可以遵循的可持续的生活方式。

于是有人提出了这样一种对抗社交焦虑症的思维方式:JOMO(Joy of Missing Out),有节制地使用社交媒体,但是把重心和注意力放到生活的当下。JOMO 所提倡的,就是集中注意力享受当下做的事情,而不是看其他人都在做的事情。Clay Shirky 也如此说到:

“我们都知道‘多任务’是行不通的,人们一直这么做只是感到情绪上的愉悦,而在认知上,这是具有破坏性的,也会造成行动无力,或者是导致拖延症。”

题图来自:universe.byu.edu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