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4-2-15 16:01

《纸牌屋》与 Flappy Bird,精良制作仍值得鼓励

刘学文 刘学文 运营主编
-

“你知道吗?明天国会啥活都干不了。整个联邦政府被你们搞停摆了。”

记者 BuzzFeed 如此对 Beau Willimon 说道。Beau Willimon 可不是什么政界要人,也控制不了国会,更没有否决预算案。他只是美剧《纸牌屋》的编剧,记者 BuzzFeed 的意思是指,整个国会山的员工都跑去看刚刚播出的《纸牌屋》第二季而没人上班。

“下雪了,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

相信许多人第一次看到“炸鸡和啤酒”这组词的时候,脑袋中是茫茫然。在百度搜索框或者微信输入框里输入“炸鸡和啤酒”,页面上会出现飘雪的彩蛋。

近来社交网络上关于影视剧的讨论基本集中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和美剧《纸牌屋》上,许多男性不理解的“炸鸡和啤酒”典故就出自《来自星星的你》中女主角,她会在初雪的时候吃炸鸡喝啤酒。

《纸牌屋》第二季的热度有多高呢?在买下《纸牌屋》内地播放版权的搜狐视频播放数上就可以一目了然,第一季 13 集总共有 2000 多万的播放次数,第一季第一集播放数为 600 多万,而刚刚上线不到一天的第二季第一集播放数目前已经超过 145 万。

这两部剧最大的威力还是在与社交网络中的话题贡献能力,并且有着非常精准的对应人群。新浪微博中,带#纸牌屋#标签的微博多达 102 万条,成为热门话题,而由于高圆圆等一众明星的带动,关于《来自星星的你》的讨论更是不计其数。

而且非常明显的,讨论《来自星星的你》绝大多数是年轻女性,身边女性友人几乎没有不看,看了也没有不讨论的。讨论《纸牌屋》的更多的是所谓的知识分子阶层,有着一定社会影响力的意见领袖。《新周刊》副主编蒋方舟甚至表示《纸牌屋》第二季是其情人节唯一的盼头,并且当晚就连看 5 集。

记忆中上次在社交网络中能够引发如此规模讨论的是日剧《半泽直树》。

要分别讨论这几部剧为何成功的话,足够写一份论文级别的文章了,像《纸牌屋》这样能够吸引到王岐山和奥巴马这样的政要的剧集,归结起来还是笼统的八个字,制作精良,卡司强大。

等等,那么最近有什么比这两部剧更火?

Flappy Bird

这个虐了我们无数次,被我们马后炮分析了无数次的粗糙游戏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流行的基础。用一些人的话来说就是,这么烂的游戏竟然如此流行,真是对一个认真的游戏开发者的侮辱。

照此逻辑,戏谑的《江南 Style》流行是对大火之前邓紫棋的侮辱,直白的凡客体流行是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莫言的侮辱,粗糙的暴走漫画流行是对死前梵高的侮辱。在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中,出名有时候是一个不可控因素,Flappy Bird 爆火有着太多的偶然和机遇。

可以预见到,一个礼拜之后,关于它的讨论会变得稀少,一个月之后,它可能会安静地躺在手机角落,每天玩不了几次。

在影响力几乎等同于成功的现代,Flappy Bird 的爆火对于那些更优秀的游戏而言不是那么公平,但是游戏质量和影响力之间隔着很远一段路,好游戏不一定大卖,渣游戏不一定沉寂。

而《纸牌屋》和《来自星星的你》则证明了,大量好评和知名度是对精良制作的褒奖。竞争机制完善的条件下,高素质良心之作获得好评和影响力的几率仍然大大高于玩笑之作,被长久记住的几率也会大得多。

哦,对了,华盛顿大雪应该才是国会暂时停摆的主要原因。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