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4-2-28 02:50

Project Ara 幕后的故事

王超文 王超文
-

1 月 30 日,Google 宣布出售摩托罗拉移动,终止了尝试 2 年的硬件业务,人们普遍以为,Google 整合软硬件的想法基本失败,不会再做手机相关的硬件。

但眼尖的记者们发现,Google 并未全盘出售摩托罗拉移动,还保留了一个特殊部门“ATAP”(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该部门由 Regina Dugan 领导,Project Ara、Project Tango 以及 Moto X 的部分技术就是来自这个部门。ATAP 就相当于另一个 Google X,专门从事大胆的想法。

负责领导的 Dugan 非同凡响,他此前负责 DARPA(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这个机构里诞生了卫星导航、互联网以及隐形轰炸机,在新技术研究方面拥有很强的嗅觉。

Project Ara 是这个部门十分重要的产物,该项目是和 Phonebloks 合作,目的是创建一个模块化的手机,允许用户自由更换硬件组件。用户在购买的时候可以按需取用,节约成本,厂商可以加快产品推出速度。

Regina-Dugan

Regina Dugan

这可比 Moto X 仅仅是换个颜色和材质要有趣得多,它颠覆了手机生产制造的模式,还颠覆了用户的使用习惯。比如为了续航,用户不需要携带移动电源,只需要多安装几块电池就可以了。

摩托罗拉的出售并未影响 Project Ara 的进行,相反它的步伐更快,渐入佳境。时代周刊对这一项目进行了十分细致深入的采访,可以发现,不仅模块化手机很有意思,Project Ara 项目本身也是一个经典开发案例。

背景

电子设备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两次著名的模块化设计,一次是 Handspring 的 Visor 系列掌上电脑,出现在世纪之交的时候,他们的产品独创了 Springboard 的扩展槽,如果用户想要额外的功能,只需要把相应功能的模块插上去就行。

这个特性在当时被称之为革命性的,它使硕大的掌上电脑进入超薄设计时代。据 Handspring 的产品经理 Greg Shirai 回忆,当时很多人喜欢随身携带一堆模块,然后各种插拔,当时可换的模块包括摄像头、内存、调制解调器、GPS 以及电话。

不过他也提到,这是一种怪癖式的爱好,大部分人不会这么做,市场需求低迷使得这款产品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第二次是 Modu 手机,出现于 2008 年,一家以色列创业公司宣布生产一种信用卡大小的微型手机,通过接入到不同的外壳中,它能通过变换出不同的功能。可惜的是,它因为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关门大吉,据说是因为没有大的运营商支持。

当时产品的开发趋势已经朝着高集成度发展了,iPhone 在 Modu 诞生前一年就发布上市,它不可拆卸电池,不可扩充存储容量,却大受欢迎,而近几年电子设备的发展也说明,高集成度是未来的方向,Modu 死也与这种逆潮流有关。

不过这事没完,Google 低调的花了数百万美元买下了 Modu 的专利,为另一段故事的开启埋下了伏笔。

意外的 Phonebloks

Phonebloks 的故事颇具戏剧性,主人公 Dave Hakkens 只是荷兰的一位学工业设计的学生,由于对人们频繁的更换电子设备很不爽,某一天制作了一段模块化手机的视频,扔到网络上。没想到视频大受欢迎,光 Youtube 上就获得了 1900 万次的点击,引得 Google 登门拜访。

Hakkens 制作的那段视频描述了一部可拆卸组件的手机,任何功能可以自由选配,这就像“如果你的自行车轮胎坏了,你不会把他扔掉再买个新的。”这一视频描述的画面正是 Google 苦苦找寻的,于是一个月后他们宣布了 Project Ara。现在 Phonebloks 网站成为一个社区,供爱好者们集思广益。

Phonebloks 一石激起千层浪,但是围观的人很多,买账的并不多,模块化手机显然与趋势相悖。Fast Company 的 John Brownlee 就把它称之为“白日梦”,许多 Reddit 的专业人士也掺合进来,告诉人们 DIY 智能手机是没有前途的。

araeremenko

Paul Eremenko

不过牛人脚下注定沾满了唾沫,Project Ara 证明了这些唱反调的人是错的,他们的动作十分迅速,这一概念从 2012 年秋天提起,到 2013 年 4 月份开始紧锣密鼓的展开。根据这个项目领导人 Paul Eremenko 介绍,功能原型正在收尾,预计数周内完成,商用版本将会在 2015 年一季度推出。

外部的力量

不同寻常的是,ATAP 会与外面的研究人员签约,推进自己的项目。Dugan 曾说,“当我们遇上难以攻克的技术问题,我们就去找最棒的人。”比如他们有一个项目已经吸引了 40 名电脑视觉专家,分别来自 30 个不同的单位,包括私人企业、6 个大学还有 5 个国家。

ATAP 部门项目的进展飞速正是来源于这种外部力量的借助,尽管内部优秀的管理也是一方面,但是那些来自个人、企业、大学的专业人才帮助,却是扎扎实实的推动着项目发展。

Project Ara 的一个关键外部助手就是 NK 实验室,一个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小机构,NK 创始人之一叫 Ara Knaian,没错,Project Ara 项目的名称来源就是这位技术专家的名字。NK 实验室拥有 15 名工作人员,主攻电气、机械、软件功能方面的工作。

araara

Ara Knaian

“他们在各自的领域绝对是巨星,这些人你都没法请到 Google 全职工作。”Eremenko 说道。

另一个重要的贡献来源于 3D System,一家 3D 打印制造商,他们开发了一款全新的高速连拍 3D 打印机,可以成批的打印 Ara 手机模块,既允许规模生产,又允许私人定制,最终天线都可以打印出来。

一旦成功,这将成为 3D 打印在商业成就上的转折点,消费级电子设备确实可以通过打印来完成,而不是传统的开模、冲压等方法。

Project Ara 如何工作?

摩托罗拉移动出售后,ATAP 归入 Android 主管 Sundar Pichai 管理,整个团队搬离总部,在距离总部 7 英里远的地方办公。

mokai

arafeatured

Project Ara 到底如何工作?这是一个大疑点。根据介绍,Google 将建立三种规格的手机硬件平台:小尺寸、中等尺寸、大型尺寸,每一种尺寸的大小由骨架尺寸决定,即铝制机框,这部分关键组件由 Google 自己设计。

铝制机框内的内容很少,只有一个通讯模块和一个备用电池,仅此而已,其他的如屏幕、处理器、电池都由模块形式提供,一个中等尺寸的骨架可以塞入 10 个部件。在出版的模型中,模块使用可伸缩的方式连接入骨架,他们计划更换更具效率的电容连接,以节省空间。

有一些部件比如天线是不能随便放的,其他大部分还好,它是被允许热插拔的,所以当你手机快没电的时候,你可以拔下摄像头,换一个电池上去。

可以想象一下,那些只更改产品配置不提升外观的厂商,每年一度的盛大新品发布简直就是浪费,消费者和厂家完全可以不用等一年快速更新产品。

当手机可以模块化了之后,很多特殊的功能就可以按需购买了,比如家里有生病的老人,就可以购买一个健康监测的组件,手机就摇身一变成为医学监测设备。你还可以使用 3D 摄像头,捕捉到立体的画面。

不过 Project Ara 还需要解决一些基本问题,比如如何保证不会被旁人提醒掉了处理器,手机莫名其妙少了一块,放在包包里是否会挤压散架。他们的解决方法是前面的模块使用插销固定,后面的使用磁铁吸附,另外还有一个应用程序来锁定所有的部件,并且具备防水能力。

逆潮流?

前面讲到两次模块化的尝试都失败了,iPhone 引领的高集成度模式受到其他厂商效仿,手机可以做到更精致、轻薄,Project Ara 显然丧失了集成的优势。

“这是项目的一大挑战。”Ara Knaian 说道,“手机是今天集成度最高的物体,而我们却在试图分离他们,我们必须保证高效的组装,用户可以轻松的更换,无需担心太多成本的问题。”

ara1blogpost

Project Ara 手机的模式注定很难做到轻薄,Eremenko 说道,当提起模块化手机的时候,人们脑袋里第一个蹦出的就是乐高玩具,一个巨大的块状东西,他们必须抹去消费者的这种印象。

但时代周刊的记者看了一个 4mm 厚的模块后,他已经没法用块来形容了,而是瓷砖。把这块“瓷砖”插入骨架,组成一个 9.7mm 厚度的电话,如果你加了更多功能,它会达到 10mm 厚度。再加上它豆腐块形状的机身,相比起现在旗舰机 7、8mm 的纤细机身,简直可以用砖头来形容。

据这位记者讲述,将模块滑入骨架的感觉确实和乐高不一样,更像是蒙得里安绘画的 3D 版。

mdlan

蒙得里安作品

如何销售?

这大概就是 Project Ara 最有意思的部分,这种手机该如何卖,走什么渠道,如何让消费者充分利用模块化的优势?这是发售阶段最为重要的地方,Project Ara 的特点在于可以为每个人量身定做一套解决方案,Google 初步想出了 3 种销售办法。

一种是在便利店出售,手机里面运行一个应用程序来教用户如何使用,如何组装、定制模块。每一部 Ara 手机里也会有购买通道,Google 发现如果你的朋友懂这个,那么选择起来就会容易得多,这是最初级的方案。

第二种有意思得多,Google 打算设计一种信息亭,可以装进工业标准的集装箱,运往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这种信息亭为路人提供平板电脑、手机,路人可拿来测试皮肤、心率、眼睛以及其他功能,通过对用户使用反馈进行收集、评估,给出购买意见。

Google 还没想好这种信息亭在哪个国家首先亮相,很显然这会是区域内先试行,而不是全球推广。

最后一种销售方式就是根据用户在网络上留下的数据,根据数据提供意见。比如经常旅游的,会推荐大容量电池,以及常去目的地的运营商网络,那些喜欢暗光下拍摄的用户,则会推荐低光表现出色的相机。

可以看到,从 Project Ara 项目本身的研发,Google 就采取了类似众包的方式。在销售上,为了找到目标客户群,并为每一个客户找到最佳的组合方案,他们利用线下用户反馈以及线上用户行为数据来推荐个性化产品,这和互联网思维模式接近,只不过 Google 把它应用到了线下和硬件产品上。

目前 Project Ara 进展有条不紊,除了打理一些基础事务。比如与 FCC 沟通如何测试手机,好在尽管模块化手机很罕见,但是 FCC 是持鼓励态度的,他们认为这对美国的工业有益。

ATAP 有一个奇怪的规定,以两年制雇佣研究人员,他们要在两年内拿出可商业化的方案,Project Ara 还有一年的时间来证明自己可行,届时 Eremenko 和团队其他成员会慢慢淡出,把项目移交给 Google,由后者来继续商业化运作。

eremenkolady

题图,文中图片均来自 时代周刊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