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4-6-16 18:02

苹果何以成为库克的苹果

陈一斌 陈一斌 社区负责人
-

蒂姆·库克(Tim Cook)刚担任苹果 CEO 的时候,李楠曾经写过一篇“苹果是否有个 Tim Cook 问题?”质疑他对苹果的领导力。有两个问题:

供应链管理出身的库克,是否依然能保证苹果推出优秀的产品?在他领导下,苹果这家公司上下是否依然捏成一股绳,保持团结,保持创新?毕竟负责 OS X 和 iOS 的乔布斯时代老臣斯科特·福斯塔尔(Scott Frostall),最终因为“苹果地图门”黯然离场。紧接着 iPhone 5s、5c 外形、配置泄漏,让人怀疑库克对苹果内部的控制力。

应对外界质疑,舆论的怀疑,苹果展开了危机公关。去年我们看到,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频频与克雷格·费德里希(Craig Federighi)一同接受采访,强调“现在和过去没有两样。”不过,最终让苹果恢复过去形象的,是最近这一场远超消费者、开发者预期的 WWDC14 发布会——不光因为里面的内容完全出乎意料,和去年发布会内容被剧透完全不同,还因为库克、克雷格在舞台上精彩、自信的表现。

这场苹果发布会树立了更多属于新时期苹果公司的风格。就连常常参加苹果发布会的 The Verge 主编 Joshua Toplsky 也说,“如果不是苹果的标志随处可见,你都意识不到这居然是苹果公司。现场基调是快乐、宽松和自由的,甚至可以说,好玩的。”唐茶创始人李如一也观察到细节:

费德雷吉在 WWDC 2014 上的演讲令人惊艳。据 Twitterrific 的开发者克雷格·霍肯贝瑞(Craig Hockenberry)回忆,两年前的费德雷吉站在演讲台上时双手不住发抖。但你能指望什么?费德雷吉读的是电机工程与电脑科学,毕业后做了几十年技术 工作。即便如此,他第一次上台就辐射出了苹果其他高阶管理人员不具备的某种魅惑力。

根据以上表现,我们尚不能确认苹果全面进入库克时代,但纽约时报对现在的苹果进行深入的报道,则让我们看到了库克到底以怎样的方式来影响一家以卓越为己任的公司。——负担着苹果公司产品创新的乔纳森认为库克没有忽视公司最重要的精神:创新。“老实说,我不认为有什么是改变了的。大家的感觉,就和过去一起开发 iPhone 时一样。”

前 iPhone 浏览器开发者 Francisco Tolmasky 此前透露,每个星期乔布斯都会与工程师碰头,检查工作进度。乔布斯坚定地推动产品开发,他常常会说,“这个必须像魔法那样。回去,这还不够!”每天苹果总部的员工们,都能看到乔布斯与乔纳森一起吃午饭。现在,乔纳森和库克一般一周在双方的办公室里碰面三次。但乔纳森认为,设计的过程几乎没有改变。

现在的苹果和过去没有变化的,还包括:依赖一个小型团队进行创新,里面的成员至今未变;材料与产品交织在一起的理念。而最重要的是,“完全专注产品”这一点也和过去没有变化。乔纳森说,当年公司决定用钛合金来制造笔记本电脑时,乔布斯,他自己以及库克都会思考如何突破这种金属的局限,从而得到让自己满意的外观和感受。

和乔布斯对设计的狂热不同,库克对待设计的方式比较含蓄。他会花时间仔细思考,乔纳森的评价是,“事实证明,他知道设计的重要性。”公司里级别较低的员工则称赞库克平易近人,充满智慧。不过,也有匿名员工以 iWatch 这个项目为例,称库克不会纠缠新产品工程上的细枝末节,而是把新产品的开发委托给他的“内阁”,包括乔纳森。

与乔布斯关系甚好的 U2 乐队主唱波诺(Bono)称,库克并不打算用一个人来顶替乔布斯,而是用一个“内阁”来顶替乔布斯。“这能够解释为何库克会收购 Beats。”库克上任后,苹果频繁的收购动作引人注目,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为苹果在构造新的人才梯队。

但是,这不意味着库克与苹果的产品是脱离的。iPad mini 的出现和库克直接相关。迪士尼 CEO 罗伯特·艾格称,库克认为“世界会欢迎尺寸更小、价格更加便宜的平板电脑。”而乔布斯当年明确认为小于 10 寸平板,没有市场。现在 iPad mini 占据了 iPad 总销量的 60%。

当然这种产品的拓展也不见得都成功。去年苹果推出 iPhone 5s 之后还推出了 iPhone 5c,结果不论舆论,还是销量都让人失望。——这个“失望”是相对于苹果过去的“成功”而言的。毕竟现在苹果已经成为了一家这么大的公司,它做任何突破都不容易。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分析师托尼·萨克纳西(Toni Sacconaghi)说,iWatch 这款产品第一年即便卖出 1000 万,也不过是让每股净利增加 50 美分,1% 而已。

库克是库克,乔布斯是乔布斯。担任苹果 CEO 以来,库克就试图不同的定位。他在 Twitter 上除了发布关于苹果的内容外,还有相当部分人权和环保主义的宣传。他还在曾给华尔街日报撰文,支持美国国会通过保护同性恋者、变性者的工作权利的法案。他也常常引用马丁·路德·金还有约翰·肯尼迪的语句,但甚少表露自己政治观点的起源。但在去年 12 月联合国总部,库克做了一次的演讲时,提到自己经历和目睹相当多的歧视。

这种偏向也在影响着苹果。2011 年,中国工厂成为许多科技公司的批评之源。纽约时报也曾用“血汗工厂”来形容苹果在中国的工厂。苹果 2006 年开始会针对工厂的不当行为发布报告,而到了 2012 年,这份报告更加受重视,不但提供当季的大型供应商列表,包括位置、业务范围,还包含工人的工作时长。

除了人权外,库克还关注清洁能源。苹果数据中心未来将 100% 使用清洁能源。绿色和平组织的高级分析师加里·库克(Gary Cook)称在对待清洁能源上,苹果的做法最为激进。库克还让苹果关注慈善,尽管对于长期关注慈善的人来说,苹果的捐款数额,慈善行动还不够大,但已经是鼓舞人心的开始。最近两年苹果员工一共捐款 5000 万美元,而微软平均每天向慈善机构捐款 200 万美元。而从 1983 年开始计算,微软员工的捐款超过 10 亿美元。

显然,相比起乔布斯,库克是一名更加关注社会价值的领导者。去年 2 月苹果总部召开的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向库克提问,苹果是否避免关注环境问题,毕竟它对苹果的利润没有明确的刺激作用。库克原本可以和其他公司的 CEO 一样务实,称环保最终对公司的利润有好处,但他没有。

“我们做事,仅仅是因为它是正义、正当的。如果你要我提供明晰的回报表,你现在就该把苹果的股票抛掉,简简单单。”素来以冷静著称的他,在说这一番话时,能听出压抑着的怒气。这个不同寻常的回应,当场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其中也包括前美国副总统阿尔·高登。尽管,当场质疑苹果在环保作出努力的股东表示了失望,“从来没有一家公司 CEO 会如此回应。”

和乔布斯不同,库克在发布会上并不突出自己。就好象 WWDC14 上,他把舞台让给了费德里希。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为这场发布会献上了掌声。会后,四名来自盐城的开发者在发布会中心附近漫步,披头散发,但犹自兴奋不已。这个四人团队中的约翰·布朗(John Brown)认为,库克“是那个让一切都保持平衡的人,但他不够鼓舞人心”,他还认为费德里希“有点像乔布斯。”

约翰的同事,曾经目睹 2007 年乔布斯演讲的查德·泽鲁夫(Chad Zeluff)说,“乔布斯好比列侬,而库克好比林戈。”列侬和林戈都是著名的披头士的成员。作为歌手的列侬,家喻户晓;而作为鼓手的林戈,虽然为披头士的发展贡献了一份力量,但当时并不引人注目。

泽鲁夫还发现本次发布会不同寻常之处:苹果向大家介绍了 Health 应用,却没有介绍配套的硬件。他惊讶地说,“他们只发布了软件。”而约翰则接过话来,“乔布斯不会这么做。”——在苹果真正发布突破性产品之前,库克还是要经受外界的评判。

 

题图来自 mashabl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