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做土豆沙拉而已,然后大家给我捐了 5.5 万美元

公司

2014-08-04 00:49

你可以说这是个关于“梦想”的故事,当然,更多的人认为这很奇葩。

Zack Danger Brown 在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上发起了一个名为“土豆沙拉”的众筹项目,可不要以为“土豆沙拉”是一个智能硬件的代号,Zack Danger Brown 要做的,真的就是土豆沙拉而已。开始的时候,他的筹款目标仅仅为 10 美元。一个月的筹款期过去了,最终,Zack Danger Brown 筹集到了 55492 美元,共有 6911 名支持者。

在此之前,“土豆沙拉”项目一度筹集到了 7 万美元,可能有的支持者觉得这实在是太无趣了,最后退出了这个项目。不管是相较于最开始的 10 美元目标也好,还是做“土豆沙拉”这个项目本身的价值也好,这样的最终结果确实是出乎人们和 Zack Danger Brown 本人的意料之外。

无聊也是一种“有趣”

这一年里,我们见到了许多所谓的“现象级”产品爆发,让人抓狂的 Flappy Bird,还有让人呵呵的 Yo。如果以常规的角度来看,这两款应用完全没有火的道理,但是就莫名其妙地火了起来,在媒体的版面和用户的手机里占有了一席之地。

诚然,相比于一些游戏大厂出品的手游,Flappy Bird 画面粗糙,游戏单调。Yo 这个应用相比于传统的 IM 应用更是显得可笑。但是深究起来,无聊并不等于无意义。正如 Yo 的投资者,Betaworks 的 John Borthwick 认为的那样,他看到了 Yo 这个存活于通知栏的应用为后续这类应用铺就了道路。他在博客中写到:

“过去一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功能特性局限于通知栏的应用,即信息仅展示在通知栏,或信息即通知。”

以提醒为目的的通知的意义开始被重视,通知栏(通知中心)的交互特性今后将被放大。通过接口,像 Yo 这样的应用可以和其他应用或者硬件相连接。此前我们也报道过,通过嫁接 IFTTT,Yo 可以借助这个条件触发机制唤起第三方服务。首先将 IFTTT 添加为好友,发送 Yo 给 IFTTT,就能完成打电话、发送 Twitter 信息,控制智能电灯,智能空调等操作。

而像 Flappy Bird 对于受虐心态的把控,以及攀比炫耀心理的激励,在最近微信朋友圈爆发的一轮“单调重复性”的网页小游戏再次得到体现。

互联网是一个极其包容和开放的地方,而像“土豆沙拉”的众筹项目的出现,也正好迎合了一些人的猎奇心理。发起人 Zack Danger Brown 也是很给面子,为支持者还设置了多个根据筹款额不同而存在的“里程碑”:

  • 筹集 35 美元,会做一个 4 倍分量的土豆沙拉;
  • 75 美元,会有一个披萨派对;
  • 100 美元,会尝试使用两种不同的方法做土豆沙拉;
  • 250 美元,将用更好的酱料;
  • 300 美元,会去请教专业厨师改善配方
  • 1000 美元,会录制烹饪土豆沙拉的视频;
  • 1200 美元,会给所有支持者制作答谢微电影;
  • 3000 美元,会使用部分资金去租一个宴会厅举办一个土豆沙拉派对

这种设定就像游戏中的“成就系统”一样,玩家(支持者)为了达到满足触发成就的条件,真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大 V 与大腿

这个众筹项目之所以能够引起人们的注意,还有一个原因是 Kickstarter 本身的审核机制比较严格,而且多以智能硬件为主,和这样的无厘头项目气质上并不搭,这种反差造成了一定的话题效果。

不过这个世界奇葩的事情何止与此,奇葩的众筹项目也多不胜数, Zack Danger Brown 的“土豆沙拉”项目之所以能名声大噪,其实离不开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的传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大 V 们。

在“土豆沙拉”项目上线后没几天,Revision 3,Digg 等项目的创始人,同时也是 Google Ventures 的投资合伙人的 Kevin Rose 在 Twitter 上更新了一条消息:

“我刚刚在 Kicksarter 上支持了一个土豆沙拉项目。”

这条附带了了项目链接地址的 Twitter 出现在了媒体大规模报道的前面,而 Kevin Rose 的 Twitter 粉丝高达 147 万,是不折不扣的大 V。除此之外,包括美国演员 Joshmalina 和著名科技网站 Gizmodo 编辑 Eric Limer 等等名人都在 Twitter 上帮“土豆沙拉”项目进行宣传。

在第一波 Twitter 宣传之后,便是美国科技媒体的大面积报道,包括 The Verge 也表示,虽然这个项目有些奇葩,但是不得不承认“存在即合理”。即使是和项目本身气质不太搭界的 Kickstarter 在随后也表示

“对创意而言,没有固定的标准。”

当大 V 和媒体关注了“土豆沙拉”项目后,这个项目也就有了更多的曝光机会,虽然很可能是火一把就死的典型,但是一次燃烧也已经足够。Yahoo 报道,因为这种知名度,许多国家电视网络采访了 Zack Danger Brown。许多品牌也联系了他想让在制作土豆沙拉的时候使用他们品牌的产品,比如 Hellman 和 French。

因为已经达到了 3000 美元的目标,所以 Zack Danger Brown 需要租用一个宴会厅来办大型的土豆沙拉派对,不过好消息是,哥伦布市 3A 级棒球队哥伦布快艇也表示出了兴趣,问 Zack Danger Brown 为网上的支持者举办土豆沙拉派对时是否愿意使用他们的体育馆。Zack Danger Brown 本打算在美国劳动节(9 月的第一个周一)那天筹办这个活动。

依靠项目本身的奇特之处,还有大 V 和媒体的宣传,“土豆沙拉”项目业已成为许多人想抱的一根大腿。不过正如一句略矫情的话那样,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最开始的 Kicksarter 项目说明中,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简单的讲,我只是想做土豆沙拉而已,但是还没想好做哪种。”

Zack Danger Brown 曾向 Business Insider 透露自己开展这个项目的初衷:

“上周(7 月 4 号左右),每个人都在谈论土豆沙拉,我就想,为什么不到 Kickstarter 平台众筹点钱,土豆沙拉就可以送给我的朋友们。其实这更像是发出一份聚会邀请函——你给我 10 美元买土豆沙拉,我给你办一场聚会。”

机缘巧合,最终他筹集到了 5.5 万美元,面对如此巨款,Zack Danger Brown 仍向 CNET 表示

“我无意利用这个土豆沙拉游戏去赚钱,我只是想做土豆沙拉而已。”

不过在最贵的 110 美元支持选项中,支持者除了可以获得 Zack Danger Brown 做好的土豆沙拉之外,还有 T 恤衫和帽子相送。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