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borg,或许是可穿戴设备的终点

公司

2014-08-06 09:08

未来或许你会惊讶有人的手指可以吸起被打开的的瓶盖,或许你会惊讶手机扫过某人的手背就能浏览他的主页,或许你会惊讶有些人不能将磁卡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但当你了解他们后你将不再讶异,他们是 Cyborg,这是他们的故事。

一位名叫 Adi Robertson 的 Gyborg 称,她在大学中第一次接触磁铁植入人体这个概念,当时她对此并不感冒,直到她的同事 Ben Popper 成为一名 Cyborg America,她才决定加入这个行列。2012 年布鲁克林的纹身店,她亲眼目睹了右手无名指指尖被切开,一颗向日葵籽大小磁铁嵌入身体的整个过程。回到公寓后,按捺不住的狂喜让她在家中狂奔,当她听到嗡嗡作响的对讲机时,她发现她深陷于此,无法自拔。她喜欢用它去捡巴基球,她爱磁铁被吸引时在体内的颤动。

JIE

因为它们带来的一些不便,Ben 开始厌倦他的植入物,Adi Robertson 却从未停止对于它的喜爱。她可以顺利的通过安检,电脑在她的触碰下并不会发生死机,体内磁铁能帮她找到细小的电子零件,使她能迅速找到信号机等电子设备,尽管许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噱头,毫无用处。

Cyborg2

虽然如此,但逐渐磁铁带给 Adi Robertson 的感觉不再新鲜。一年半后她决定在体内植入 NFC 芯片,这是一块无需电源的芯片,通过注射器进入她的身体。她觉得相较于第一次植入磁铁需要切开手指的疼痛而言,这一次植入 NFC 芯片就像输血一样,并不是那么疼。

Cyborg

这次植入 NFC 芯片对 Adi Robertson 而言只不过是消除无聊的一种方法,虽然可以通过编译程序让 NFC 能实现很多功能,但绝大部分对于她来说毫无意义,她不会因为它专门为自己公寓装上一把智能锁,同样她也不会用它来完成她的信用卡支付,甚至她不会用它来为她的智能手机解锁,因为这种解锁方式并不吸引她。Adi Robertson 依然认为这很酷,除了在手机锁屏时用它打开 Snapchat 真的很快以外,它还能在迷路时迅速告诉朋友她的位置。

IMG_0552

故事讲到这里或许你们会认为 Adi Robertson 是个怪类、科学狂人、自虐狂,可是我却认为她生活在未来。的确较于那些植入体内的心脏起搏器而言 Adi Robertson 的“小花样”并不算什么,但是我却对此深感敬意,就单纯的从体内植入 NFC 而言,它将与医学结合更加轻松的获取人们体内数据,不过对于一般人而言,接受这种模式或许还要经历漫长的时间,因为不安全感以及超越人们认知范围的技术在刚开始实行的时候必然都会遭遇质疑,谩骂甚至抹黑。

在这条摸索的道路上 Adi Robertson 并不孤独,另一位名叫 Zoe Quinn 的 Cyborg,也选择在自己体内植入 NFC,作为一名游戏开发者她的想法很简单,希望为自己植入的芯片开发一款游戏。如果这项研发成果,无疑将大大增加游戏的真实性,或许有阴谋论者又要发话,过于真实的游戏体验将让玩家模糊现实与虚拟的区别,可是我认为这与 1895 年法国人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放映《火车到站》吓跑观众而现在不会一样,人们总会适应一项新技术。

或许未来在我们身上将看不到任何可穿戴设备,因为那时,我们每一个都是 Cyborg。

题图来自 theverg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