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虚拟伴侣的电影,看起来都是悲伤的故事

公司

2014-08-12 18:19

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不光是科技从业者在探讨研究,许多电影电视剧也有着很深入的探讨。纵观我看过的这些电影,似乎都没有出现一个欢快的结局,电影中的人和用人工智能武装起来的虚拟伴侣,一度都是如胶似漆,但是这种关系并不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那样,它总是很坦诚、善解人意,最终却不欢而散。

如此看来,人工智能可以帮我们带来许多生活上的便利,但是却无法完全地代替人成为合格的伴侣。电影世界里,人和虚拟伴侣之间爱情的鸿沟似乎很难填上。

自然语言理解技术背后的交流递进

人与虚拟伴侣的交流绝大部分都是从语言层面来完成,这是因为虚拟伴侣的“思维”都保存在云端,而语音交互成了一个最自然,最贴近人类交流的交互方式。

在《生活大爆炸》第 5 季第 14 集中,印度裔科学家 Raj 购买了当时最新的 iPhone 4S,随即单方面的和这个语音助手坠入爱河,这里面的基础就是 Siri 拥有比较基本的自然语言理解能力,能够和 Raj 进行简单的沟通和交流。

在日常生活中,Raj 面对真实的女性就变得说不出话,但是面对女声形象的 Siri 时,这种交流障碍便不再存在。随即,Raj 自己就把完全没有人类感情的 Siri 具象化,声称会带着 Siri 参加晚餐,将手机壳称之为 Siri 的衣服。

在这个以人类现实社会为背景的剧中,Siri 背后的自然语言理解技术还比较初级,对于发音不准兼容性很差,交流过程也很生硬,是很明显的人机对话。

Raj

而在《黑镜》第 2 季第 1 集《马上回来》中,Martha 的男友 Ash 因为事故去世,悲伤的 Martha 从友人处得知,当时的技术可以从 Ash 生前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的语言记录进行数据分析,得出 Ash 的语言风格,并且数据越丰富,这种模仿的语言风格就越接近本人,随后 Martha 允许了机器扫描学习 Ash 的私人邮箱,获取更多的私密数据。

最开始,Martha 和作为虚拟伴侣存在的 Ash 是文字交流,随后发展成语音交流,在大多数时候,这个虚拟的 Ash 与曾经的 Ash 在语言和语音上没有区别,这当然是数据的驱动。

但是涉及到数据没有记录且不能计算的领域,虚拟的 Ash 就露馅了,他(它)还是不能理解情人间的絮语,导致与  Martha 交流出现小小的障碍。并且随着 Martha 和虚拟的 Ash 交流越来越深入,这种交流中的障碍也越来越明显。

所以 Martha 到后来会一再认为,如果是真是的 Ash,他就不会像虚拟的 Ash 这么做。即使是发掘了 Ash 的 Facebook、Twitter 和邮箱里的数据,但是虚拟的,人工智能武装下的 Ash 不能获取他生前所有完整的数据,数据的不健全也导致了交流中的障碍,始终而言,虚拟的 Ash 只是停留在模仿的层面,而不能代替。

p1884904725

到了今年大热的电影《她》中,斯佳丽约翰逊配音的人工智能系统 OS1 的化身萨曼莎就更像一个健全的人类了。因为不需要模仿谁,虚拟的萨曼莎在语言交流中表现得无懈可击,甚至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她(它)拥有迷人的声线,温柔体贴而又幽默风趣。

男主西奥多在婚姻破碎后在与萨曼莎的交流中找到了慰藉,最终陷入了人机恋爱。这种恋爱和 Raj 与 Siri 之间的单相思不同,也和 Martha 与虚拟 Ash 的带入不同,是真切的人机恋爱,人工智能化身的萨曼莎自己也认为和西奥多坠入爱河,只是作为人工智能的萨曼莎同时和 641 人同时坠入爱河。

日本怪诞剧《世界奇妙物语 2014 春季特别篇》首个小故事《废材的他和可爱的她》中,待业青年秋田雅志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里,也有一个代号 MM-2020α 的家庭管家,根据秋田雅志的定制需求,MM-2020α 更像是 Siri 和萨曼莎的合体,并且还有全息投影的具象化形象。

从语言的交流的角度看,MM-2020α 并不像虚拟的 Ash 那样百依百顺,没有情感,而是看起来会有自己的小情绪。但是和与萨曼莎坠入爱河的西奥多不一样,秋田雅志自己清醒得认识到,即使 MM-2020α 是为自己定制的唯一,她(它)仍是没有感情的人工智能。

p2177689611

这里的交流层级递进并不是没有规律可循,从人机对话,到能八成地模仿真人,再到完全的独立“人格”,这或许就是人工智能交流能力的发展轨迹。

感情丰富,善解人意?其实都是数据和算法

Raj 爱上 Siri 这段剧情,我们都会当作玩笑来看,毕竟 Siri 是个完全没有人类感情的家伙,只会上闹钟讲笑话,为我们搜索附近的咖啡馆的一个工具。

到了《马上回来》中的 Martha 和 Ash 之间,我们开始有些惋惜 Martha 与不健全的虚拟 Ash 之间的关系。

到了《她》中,西奥多爱上“水性杨花”的萨曼莎又显得合情合理。《废材的他和可爱的她》中,秋田雅志最终还是爱上了和 MM-2020α 形象接近的真人,最后还删除了 MM-2020α,最后一刻,我们还能感受  MM-2020α 消失前的悲伤。

随着人工智能的升级,这些虚拟伴侣的情感表现也越来越丰富,也就是说,越来越像一个真实的人。

《马上回来》里面对于数据和虚拟伴侣成熟度的表述可能是比较明晰的,因为数据的缺乏,虚拟 Ash 还是离真实 Ash 有一定差距。但是因为无法获取 Ash 的所有数据,虚拟 Ash 最后仍然还是有很重的机器感,即使是最后有了人工的,足以以假乱真的躯体,但是依然有不真实的感觉,这里,与其说虚拟 Ash 的眼神是无辜,不如说是空洞。

那么在《她》和《废材的他和可爱的她》中,萨曼莎和 MM-2020α 看起来都是有非常健全的人格,单从语言交流层面看,我们分不出她们(它们)究竟是人还是人工智能。

p2161272123

现在已经有人诟病医学研究揭示脑内分泌的化学物质与我们情绪之间的关系,比如爱情的产生由于多巴胺的分泌,这让人类情感由玄妙变得有迹可循。自然,机器无法分泌多巴胺等化学物质,它能得到的只有数据。

理性的看,在描述感情最为细腻的《她》中,萨曼莎爱上了西奥多,除了西奥多,她(它)还和另外的 640 人保持着这种恋爱关系,人类自然没有这种精力去同时和 600 多人保持恋爱关系,虚拟伴侣却可以。这或许可以理解为,西奥多和另外的那些人触发了萨曼莎程序中的“恋爱”。

萨曼莎也可以理解为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发展到高级阶段的表现形式,发展到已经不再被“爱情”所羁绊,开始探索自己的存在了。

Siri 背后的智能搜索引擎 Wolfram Alpha 创始人史蒂芬·沃尔弗拉姆(Stephen Wolfram)称,让人工智能特别的,是其融入了人类细节,文化背景等元素的人性化元素,区别于一般的计算机算法。其实就是背后数据的丰富程度和运用程度了。

这里还要牵扯到所谓的“情感人工智能”(Emoti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如果设备和应用能够“读懂”人类的情绪,并作出反应。除了早前介绍的“意念控制的未来”,机器读懂人类情绪也不再只是科幻小说中的情节了。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旗下的创业团队 Affectiva,正在做一款可以让机器识别人类感情的软件。软件通过识别人类的表情和肢体语言给出反馈。而 Beyond Verbal 这个基于人类讲话声音来分析情绪的软件项目,最近才获得了 300 万美元的融资,准备深耕语音分析领域。之前也有18 岁的少年 Catalin Voss 利用 Google Glass 进行人脸情绪识别的研究,用于协助治疗儿童自闭症

这些现有的例子都说明了,今后机器和人工智能可以通过算法读懂我们的情绪,然后做出反映,造成一个善解人意的假象,这种假象可能会驱使人们爱上人工智能,但是人工智能爱上我们呢?

Google 的研发总监彼得·诺维格(Peter Norvig)在回答“假设真的爱上了人工智能体系统,它们也会爱你吗?”这个问题时说,(我们爱上人工智能)很可能只是它们回答了你想听的答案而已。即使人工智能已经完备到模仿人脑的地步,那么它们所谓的“坠入爱河”是“模拟”的,还是真的产生了这样的机制?这个问题依然无从解答。

关于虚拟伴侣的电影,看起来都是悲伤的故事

人工智能该怎么用?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研究人工智能这个艰深的科技命题一直从未被停止过,即使有着《终结者》这样的讽喻作品。Elon Musk 在自己的 Space X 和 Tesla 等项目之外,还投资了人工智能企业 Vicarious。前不久 Musk 接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 CNBC 的采访,谈到了他投资人工智能领域的想法。Musk 说:

“我非常喜欢关注人工智能,但是我觉得这个领域可能导致一个危险的结果。”

当被问及是什么样的危险时,Musk 说,已经有了现成的电影来说明,即《终结者》。大神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早前的电影《终结者》反映了一个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景象:世界由超级电脑“天网”统治,机器人有了自我意志,人类被消灭得所剩无几。

Musk 提到的是,人工智能向恶的方向发展,酿成《终结者》式悲剧性后果。但是上面提到的电影,人工智能代表的虚拟伴侣都是善意且私密的关系,为何仍然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生活大爆炸》那集中,Raj 在梦中遇到了 Siri 的实体化形象,那位性感美女问 Raj 要不要来一发,结果 Raj 老毛病又犯了,面对真实女性说不出一个字来。这让他从梦中惊醒过来。而现实生活中的 Siri 并不能够肩负起一个虚拟伴侣的任务,一切只是 Raj 的一厢情愿,从 Siri 千篇一律的回答中解读出不一样的情感来。

《黑镜》系列都是对于科技发展的讽喻,这集《马上回来》也是如此,Martha 最后发现,虚拟的 Ash 除了性能力之外,在性格方面其实和真实的 Ash 相去甚远,给 Martha 的感觉无异于一个高级私人定制版的智能充气娃娃。

p1870251636

感情描写细腻的《她》整片都洋溢着一种不高兴的氛围,男主西奥多眉头始终不得舒展。大多数时候,西奥多还是把萨曼莎当作具体人格对待,但是当他意识到萨曼莎其实只是人工智能时,悲伤与愤怒就来了:萨曼莎像男主一样忧愁的叹气,西奥多忽然恼怒起来,说“你又不需要氧气叹气干嘛”。

更悲伤的是,在一次失而复得之后,萨曼莎坦诚自己正在和 641 人产生恋爱关系,以撰写缠绵悱恻书信为职的西奥多自然明白“Love is Exclusive”的箴言,萨曼莎的行为也不会被理解。

《废柴的他和可爱的她》里面,即使 MM-2020α 看起来最像真实的人,但是在男主秋田雅志眼中,MM-2020α 永远都只是人工智能而已,得不到人的待遇,也没有真实人类的吸引力。

无论是何种表现形式,手机等设备中的语音,人造的躯体或者全息投影;无论人工智能的发展程度,是冰冷的机器感、生涩的模仿痕迹或者聊起来和人没有区别,这些形式最终还是无法代替真实的人类,成为一个合格的伴侣。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