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 Joe Zeff 放弃电子杂志,原因为何?

特稿

2014-08-13 07:35

在我们已经拥有智能手机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想要购买平板呢?答案或许是,在某些时候,大尺寸能够带来更好体验,比如视频、游戏和阅读。由于尺寸限制,手机上很难体验到杂志的冲击力,平板却可以成为电子杂志的完美载体。因此,当 iPad 刚刚出现的时候,许多人都期待它能为内容消费带来变革。

乐于付费的群体、方便的支付方式、全新的互动形式,所有这些都使人们对电子杂志的发展充满信心。传统媒体看到了转型的希望,网络媒体期望开拓新的收费方式 。许多人投入了这场大潮中。但是几年后,我们却没有看到什么成功的案例 。新闻集团的 iPad 杂志《The Daily》,只维持了一年多时间就被关闭了,亏损数百万美元。

对于电子杂志在 iPad 上的失败,设计师 Joe Zeff 可以说是深有体会。他的工作室很早就参与电子杂志的制作,比如 PC Magazine、Fast Company 的 iPad 版,还为时代周刊制作过一款纪念 911 事件的 app。但是现在,他关闭了自己的工作室,成为专注企业的移动开发平台 ScrollMotion 的副总裁和创意总监。在 ScrollMotion,他开发的应用将是企业内部使用,或者面向消费者服务。

“这是一个进入正确电梯的机会,” 他对 Co.Design 网站说,“出版行业是个不断下行的电梯。这是登上一个上行电梯的机会。或者不仅是个电梯。或许是个火箭。”

谈到电子杂志失败的原因,Joe Zeff 有一些自己的看法。App Store 不是购买杂志的好地方,需要好几步才能开始阅读;电子杂志以纸质杂志为模板,互动性不足;比起分享网页,在社交网络上分享杂志的内容更为困难。更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已经改变了我们消费内容的方式。

“我认为,手机才是你获得简短资讯的地方。用一个食物的比喻,那是你吃零食的地方。” Zeff 说。平板提供了更丰富、沉浸式的体验,“更像是吃正餐”。问题是,人们已经习惯了以“吃零食”的方式获取资讯。他们更愿意去 Twitter 上看标题,而不是坐下来体验平板上的内容。

在他看来,企业市场才是提供“正餐”的地方。“从我与 Fastcompany,以及其它杂志的合作经验,如果你把电子杂志放进 iPad,然后递给某个人,你有机会让他们惊叹一声。但是,如果你期望那个人找到那本杂志,为它付款,下载它。那就是要求太多了,” 他说,“但是,那正是企业能做的。在销售的时候,或者在会议室,把 iPad 放在你的手中,得到你的注意。这才是改变游戏规则的地方。”

他举了几个例子。例如,当你去珠宝店的时候,想要了解两颗钻石的区别。店员可以给你一个 iPad,让你深入了解一下。如果是用 iPhone 的话,就会显得无意义,甚至让人不满了。或者,当工人需要学习新业务的时候,可以用平板研究下机器的复杂之处,手机屏幕会显得太小了。

不过,智能手机的屏幕越来越大,与平板的界限日益模糊。在这种情况下,区别两者是否真的有必要呢。对此,Joe Zeff 说,“在两者融合之前(或许下个月就能实现了),我们在设计用户体验的时候,就需要考虑到它们的不同,使体验与设备相符,与使用环境相符。ScrollMotion 在不同尺寸的屏幕上有经验。在市场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即时做出改变。”

图片来自 fastcodesig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