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4-8-15 08:12

专访树莓派创始人 Eben Upton:坚持 35 美元不动摇

通过低价而开源的硬件,以及繁荣的社区,“树莓派”(Raspberry Pi)成为现在全球最受关注的开源硬件。最近,树莓派向前一步,不光发布针对工业级应用的树莓派计算模块(Raspberry Pi Compute Module),还发布了规格有所提升的树莓派 Modle B+,也迅速成为热门的议题。

不过,当我们在关注树莓派在创客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同时,可能会忘记它开发的初衷:激发儿童对计算机的兴趣,鼓励更多孩子学习编程。

8 月,树莓派基金会创始人艾本·阿普顿(Eben Upton)应亚太区代理商欧时电子(RS Components)的邀请来到中国,辗转上海深圳等地,来一次“中国行”的活动。

8 月 13 日,深圳福田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艾本还有欧时电子亚太区市场技术营销总监李国豪接受爱范儿的专访,透露了树莓派在教儿童教育方面取得的成就,在中国推广的计划,以及他在社群方面的管理经验。

爱范儿:树莓派发展到现在出现了两种主要的用户,一个是面向教育,第二个是面向创意的,在树莓派的事业版图当中,这两者的比重是多少?哪方面取得的成就会让你更加高兴?

Eben Upton:确实是这样,除此之外还有第三个层面的目标,在教育和工业之间还有“创客”这个群体,他们是个人开发者,2012 年这部分的用户大约占到 90% 左右,随着我们业务的全面开展,现在基本上是在教育、工业和创客用户之间形成了各占1/3的比例格局。

爱范儿:你们最初想做一个面向儿童教育的低成本的计算平台。现在,树莓派在儿童教育方面进展得怎么样?已经跟多少教育机构签约?和教育机构的合作方式是怎么样的?有多少儿童已经用树莓派学会了编程?

Eben Upton:我们一开始教育方面取得的成就主要是在英国本土,我们和很多慈善组织性的教育机构合作。我们在英国也获得了大约100万美金的资金支持(补充:来自 Google),负责树莓派教育经费的开支。

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们没有(统计)具体数。我想,至少有1万人,甚至多到 10 万名儿童通过树莓派学习了编程。这比我们的预期更高,因为最初我们设想大概就是有几千人。

我们最大贡献是改变了英国政府(对待计算机教育)的态度,现在政府规定从今年9月开始,所有的小孩都要上编程的课程。这是非常好的变化,当然并不只有树莓派在努力,Google 也在一旁推动。他们觉得小孩不应该只学会 Word、Excel、PowerPoint 的使用,还应该学会编程。所以我们看到英国对计算机编程的重视。

爱范儿:目前,树莓派在中国的用户,我看到还是创客居多。我也听说树莓派在中国也有跟相关的教育机构合作。在中国的儿童教育市场里面,树莓派是否有计划,或者说已经取得了部分成就?

李国豪:我们在常州跟上海都有跟当地的教育部门合作,他们定期会聚在一起研讨教育方面,尤其是小孩在编程上的教育。他们有一个培训教师的活动,我们过去在常州和上海都有参与提供树莓派在编程方面的的参与,所以我们除了有介绍树莓派本身的性能以外,也展示出在树莓派上怎么样教小孩编程的应用。所以我们在华中地区已经开展了这些工作。在华南地区,今天晚上我们也会跟树莓派用户有一个聚会,您会看到有很多老师会过来参与。

爱范儿:在国内,欧时电子打算如何推广树莓派?

李国豪:我们欧时电子当初跟树莓派基金会合作的时候,基金会看到我们欧时电子在全球 32 个国家都有我们的分销,而且在中国我们有 5 个办事处,另外加上香港跟台湾都有办事处,而且我们在上海有两个仓库,能够随时供应树莓派。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欧时电子除了是一个贸易商以外,我们现在也有面向工程师的网上社区,所以我们提供了很多中文的工程师所需要的技术内容,包含了用树莓派的一些简单的教育视频短片,我们都放在我们的中文网站上。

这个网站的目的在于面向工程师,帮助他们针对不同电子设计而获得相关资源,里面除了针对树莓派的主题有很多的教育资料以外,也有很多面向教育的部分,这里面不光是面向大学,它是面向所有与教育有关的网站,不同的老师可以到这个网站上注册他们的资料,然后跟当地的同事联络,拿到不同的产品资料。

欧时电子在国内的销售点很多,加上我们中文的网站,所以我们对于基金会来讲,可以帮他们更好地认知本地的市场,把树莓派的技术有点强调给当地的用户,包括业余用户、教育用户,再加上企业的用户。当每一次有新的树莓派配件出来,或者是树莓派新的型号出来的时候,我们都会把相关的使用产品教学视频,以及一些附加的解说资料放在我们的网站上。总体而言,我们在树莓派的整个营销过程中是起到一个是基金会增值的角色。

针对教育界,我们除了有网站介绍以外,还有很多线下活动,在3月份的慕尼黑展览会上,我们有一个树莓派展示,我们用树莓派加上镜头,做了一个无线视频的展示。我们把这个树莓派挂在一个机器人底下,那个机器人并不是由我们做的,而是由学生组装的,然后把树莓派的镜头变成一个无线远程的镜头,我们把他们的作品放在慕尼黑展览会的展台上展示出来,这也现实通过我们的实习生计划、工程师计划,让很多新一代的工程师能够有一个上手的经验。

Eben Upton:还有特别重要的,我们在英国有一个平台,它可以为教师提供免费的培训活动,给他们分享丰富的教育资源,希望进一步和中国市场接触。我们希望首先从上海带一些教师去英国,的培训,分享我们的丰富经验。

爱范儿:在中国,你们也会推广这样的培训吗?

Eben Upton:以后可能会有更多这种平台。目前我们在英国本土培训的规模还很小,现在只培训了三批,每批 25 名教师,所以目前还没有大规模在中国推广的实际计划。不过,我们确实有这个考虑,目前博通公司要求我们在新加坡组织相关的教师培训,所以我们希望拿新加坡先做一些实验,看看能把这个规模做到多大,然后为在中国大规模开展做好准备。

爱范儿:截止到现在,树莓派的出货量有多少?中国的出货量有多少?

Eben Upton:现在全球一共卖出了 350 万台左右的设备,大概有五六十万台销往中国,包括大陆和台湾地区,台湾地区的比例更高一点,总而言之这个设备的数量在不断地增长,我们对未来是非常乐观的。

整个树莓派平台基础的语言是针对英语社群的,用户之间社群资源的建立和分享在同一个语言之下是需要时间的,像中文这样的社群资源还需要培训。一开始我们在英国和 BBC 合作非常紧密,甚至在产品开发之前已经获得了 BBC 的关注,所以在英国的受关注度特别高。在中文语言的资源环境下,如何构建中文用户社群的资源,让它更丰富,这是需要时间积累的。

李国豪:这个也是我们欧时电子作为树莓派全球代理之一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会好好利用我们在中国本身已经有的优势,发挥这么大潜力的一个产品,让更多我们已有的用户群能够更加好地用中文来认识这个产品。其实除了产品本身的资料以外,今年我们还配合社群建设有一些工作,而且在如何使用树莓派资源方面进行了本地化,配合一些出品商或者是一些老师,包括一些创客等等,这都是我们欧时电子在中国做得比较好的领域,所以我们会发挥很好的生态系统,发挥我们在中国这个生态系统下的伙伴,指导大家使用树莓派,而且树莓派对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形成影响的话,这样才能做好我们作为基金会代理的角色。

爱范儿:最近树莓派出现了不少竞争对手,有部分是以提高性能为目标的,我也看到树莓派最近出了B+模块,也是稍微提升了性能,以及扩大了它的扩展性。请问你怎么评价竞争对手?以及树莓派未来怎么保持自己的竞争力?

Eben Upton:有很多竞争对手这是一个好现象,可以促进整个生态系统的良性发展,因为在树莓派出来之前,市场上这种设备根本没有 100 美元以下的,相当于说我们创造了这样一个市场空间。

面对现在很多的竞争对手,我们有三个方面的优势:

首先是我们的价格有优势,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手的价格最少都是在 50 美金以上,我们最新推出的这个设备也只有 35 美金。

第二,从性能来讲,树莓派的板子在多媒体方面更有优势,在芯片这一块的图象处理功能更加突出一点。

第三,我们目前有350万台用户社群的资源,大家都在使用这个东西,有新的使用经验,有新的项目出来,各种团队,各种不同形式的创新活动,大大丰富了整个使用社群资源,所有这些都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你说的设备,那要另当别论,因为价格在 200 美元以上的关系,它们处于不同的市场区间。

爱范儿:刚才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词,就是社群,在中国也有很多公司,比如说像小米,他们在尝试利用社群力量来提升他们的品牌和销量,或者说完善他们的生态。树莓派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认为除了低价与开源以外,社群也帮助树莓派很多,请问在社群管理方面,树莓派有哪些可以分享的经验提供给我们一些希望拥有一个社群的公司?

Eben Upton:关于社群这一块主要有两个方面的经验可以跟你分享。

一开始我们觉得开源空间这个想法是非常好的,我们觉得做了开源,很多东西就会自动自然地解决了。后来我们发现我们这个态度是不正确的,其实在这个情况下还有很多东西不能得到彻底的解决,所以我们现在将 150 万美金的资金回头到一些开源性的应用、教育资源等等,然后再重新支持开源。这相当于把我们从开源中间获得的收益再回馈到开源空间的社群的用户。

第二是无论网站、论坛,我们所有的用户都能进行自由地沟通和交流,我们致力打造一个环境更加友好的空间。我们是一个慈善组织,一开始纯粹是做教育资源的分享,一定不可避免会有很多小朋友到这上面提问,有些问题可能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我们要打造一个好的环境,让大家能够愿意帮助小朋友们回答这些简单的问题,而不是让那些创客去嘲笑他们。

爱范儿:之前有些记者采访你,会谈到一些产品设计上的问题,比如说如何低价获取一款性能相对比较优秀的芯片可能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你们怎么界定产品的低价和性能优秀的标准?以及怎样获取这样的芯片?

Eben Upton:关于低价和高性能芯片之间如何平衡,是未来的产品策略方面的问题,一开始我们也想过要不要开发一个功能更强大的开发板,我们以后一定会这样做,但是前提是要维持在35美金的价格,我们不希望通过提高价格来提高性能。

早期的时候我曾经想过要做 50 美金或者 60 美金,成本更高的一些开发板,当时也跟 Google 交流过。不过施密特告诉我说,千万不要调整这个价格,因为价格是这个产品很重要的优势。

说到芯片这一块,要让它的性能更高的话,我们目前是希望内存、芯片的价格降下来之后,不影响我们 35 美金的售价的前提下再提高性能。目前这个平台是经过测试的,表现非常稳定,所以我们也希望逐渐推动软件的创新来提高它整体的性能。

一般硬件的提升从一步到另一步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转变,我们希望在硬件转变上不要有太剧烈的过渡,而是通过软件的提升来给它一个平缓的提升,这是我们的目前的策略。

爱范儿:树莓派现在新推出树莓派计算模块,我觉得是一个很有趣的想法。它是面对工业级产品的,有些人可能已经用了树莓派进行原型机开发,做了很多调试之后,他还希望能够利用树莓派的芯片在他的正式产品当中去。为什么你会想到去开发这样一个产品,你认为它的商业潜力是怎么样的?

Eben Upton:2012 年的时候,我们的树莓派 B 的 90% 用户都是创客,他们有各种各样的使用经验,后来我们为了迎合创客的需求和教育者的需求,就做了一个B+的模型。

但现在,因为体积较大的关系,它不太适用工业的用户。另外,它的接口是按照我们预想创客和教育工作者的需求而设计的,也不适合工业用户。

因为工业用户需要更小的 PCB 板完成他们的产品的配置和整合。我们受到这个需求的驱动,开发了一个计算模块,它相当于这个 1/3 的大小,可以确保我们的工业用户利用我们的设备,开发他们自己的应用,也同时运用到树莓派的诸多优势,比如说多媒体处理的优势,稳定性等等。

另外,如果他进行大规模的生产,单独购买具有计算模块的 CPU 或者内存,成本是非常高的。而树莓派计算模块把所有的东西都整合起来,就可以把成本费控制得非常低,对他来讲也是一个很大的成本优势。

爱范儿:树莓派和其它使用 ARM 芯片的开发板相比,最大的问题还是它的能耗偏高,这个会不会限制它在商业市场的发展,导致它的应用范围变窄?

Eben Upton:确实你说的这个现象是存在的,但是主要取决于你使用这个平台的目的,比如说 ARM 的闪存、内存上确实有一定的优势,但是使用它这个平台,后续的开发工作量要非常大。

而树莓派计算模块不一样,它是现成、拿来即用的计算模块,所有功能都集成在一起了。所以它能节约很大部分的开发工作。另外它有强大的多媒体的优势,它的视频处理功能是非常强大的。主要还是取决于你使用的目的。

爱范儿:我身边很多人觉得树莓派的成功是模式的成功,低价与开源让树莓派迅速成为开源硬件里的一种标准,占据了优势的地位,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你认为树莓派的模式是否能复制到其它的开源硬件上?如果未来这种模式出现大量竞争者之后,你们有没有想过在新的模式上进行创新?

Eben Upton:这问题很有趣。我们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是一个慈善组织,我们做这些开发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享受低价、高质量的计算机平台来学习编程。

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说未来他们要模仿我们这样的模式,也去做相同的慈善性的事业,这是一个好事,我们很愿意见到这样的发展趋势,这样可以促进大家一起推动孩子的教育,这是非常好的现象。

因为我们做这个的初衷就是希望孩子能有廉价的产品使用,这是最重要的,只要有人比我们做得更好,何乐而不为呢。

而如果单纯的从商业的角度考虑来使用这样的商业模式,把慈善的目的剔除出去的话,怎么说呢,这是一个令人叹息的事情。现在对于我们的产品和商业模式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毕竟我们是以慈善为主,整个产品的成本不会以盈利为主要前提。

爱范儿:树莓派是慈善性的组织,你们与欧时电子之间的合作是怎样的?

Eben Upton:树莓派是一个慈善组织,我们未来也会以慈善为目的,但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也有自己的社会责任的做法和政策,不管是欧时电子还是其它的生产商、合作商,他们都是 B2B 的商业模式,肯定是要有一定的盈利的,如果不盈利的话,就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过程,这是一种商业行为,这样才能支持企业长久的发展下去。

还有一点要强调的是,我们跟欧时电子合作,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是特别成功的,从我们的树莓派平台一开始推出来的第一天,甚至在这之前,欧时电子就和我们一起进行合作。

一开始我们以为我们找不到这么大的合作商,我们要自己负责所有的生产,自己要外包相关的生产,后来跟欧时电子合作,通过授权生产的模式,使得欧时电子为我们建立起非常大的分销体系,所有这些合作都是我们能够享受到的非常重要的优势。从2012 年 2 月份开始我们第一批产品下线,整个的合作都在良性循环,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双方有可持续性的合作和发展。而且我们的价格一直控制在35美金,通过这样的合作,我们才有一个可持续性的发展。

李国豪:对于我们欧时电子来讲,我们 2012 年开始跟基金会合作的时候,我们当时已经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物流跟市场推广的团队。当时我们跟基金会一推出树莓派的时候,也配合他们的产品资料,推出了一些线上推广和线下的推广活动,此外,我们还特别建立了一个社区,所以我们跟基金会是互补的关系。

当初推出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庞大的用户群,推出之后,在短时间内要应付如此庞大的市场需求,我们欧时电子就发挥了我们在物流、供应链,以及在客户管理方面的优势,并且利用我们的电子商务的优势,处理这样的需求,这些都依赖于欧时电子电子商务的网络,再加上我们全球的系统平台,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树莓派产品送到全球不同国家的用户手里。

除了在供应链给予基金会支持外,欧时电子还在产品推广上不遗余力。我们有线上、线下两个方面的推广,刚才已经举了在慕尼黑展览会上的例子,在创客嘉年华上我们也有展示一些树莓派的相关应用。在与欧时电子合作的过程中,树莓派基金会可以维持他们在英国的研发和在软件工程方面的工作,而我们就负责帮他们在亚太地区发挥我们对本土市场的优势,帮助基金会确立产品定位并决定如何推广。

爱范儿:欧时电子在 2012 年 2 月的时候,是怎么发现树莓派这个产品的?

李国豪:当时树莓派是全球最小的,并且性能强大的一款产品。同时,它的价位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最重要的是它的性价比,跟我们一直在代理的产品一样,十分具有竞争力。

树莓派的理念跟欧时电子的理念也十分相同,希望能够把如此优秀的产品在最短期内推广到最广大的用户群里面。

欧时电子当时有一个面向开源用户的社区,叫 DesignSpark,这个社区可以让用户把他的硬件设计和软件的编码上传上来,跟其他的用户分享,重点是共同改良这个软件的编码,所以在这个部分我们觉得基金会当时推出这个产品也符合我们这个部分,可以支持软件工程师设计他们自己的配件。

现在你可以看到,在我们的这个社区里面,有很多树莓派相关的扩展板,都是基于那些开源硬件跟开源软件工程师的创作和贡献。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将车把当车锁,Denny 的防盗新思路

2014-8-15 10:25下一篇

Jackdaw Research 调查:智能手表前景黯淡

2014-8-15 08:1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