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8-01 10:00

Douglas Edwards:我是 Google 第 59 号雇员

积木 积木 编辑
-

1999 年 Douglas Edwards 成为 Google 第 59 号雇员。

在此之前,他在一家报社担任营销主管。90 年代正是互联网爆发时,他所在的报社 San Jose Mercury News 主要报道硅谷的互联网初创公司,感受到中年危机的 Douglas 迫切希望突破自己,亲自感受一下真正互联网的大潮。

有一次,一位同事向他介绍了 Google。

“这个 Google”,他问同事,“他们是做什么的?”

“互联网搜索”

“搜索?哈,祝他们好运吧,”Edwards 说。他失去了兴趣。

面试

几个月之后,Edwards 发现自己坐在硅谷的一间办公室里,接受一个年轻人的面试。这个年轻人是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 Sergery Brin。

Sergery Brin 穿着一身曲棍球服,他对 Edwards 说“告诉我一些我还不了解的复杂事情。”

Edwards 心里想的是“如何变得更成熟?”,而嘴里却唠叨了 10 分钟的“营销通论”。面试他的人一边听,一边拍打着橡皮球。

也许 Sergery Brin 并不是心不在焉,或者他对营销并不在意?总之,Edwards 发现自己得到了这份工作,成为了 Google 第 59 号雇员,负责品牌营销。

当时,他觉得 Google 可能会存活 6 个月。

结果是,他在 Google 工作了 5 年半,他与之前加入 Google 的前 58 位雇员得到的财富超过了自己的想象,他管理的品牌,成为世界上最著名而受人尊敬的品牌。

沉浸

当他初次来到 Google 的时候,他认为公司雇佣他的目的是为年轻的企业带来成熟和严格,但他很快发现自己错的离谱。严格的组织或者说等级制度,是 Brin 和 Page 最不想要的东西。Edwards 被要求忘掉他关于营销的所有理论,一起从空白页开始——一个空白的搜索页。

从一开始,Google 就要求一种真正的信服者的沉浸态度。虽然当时所有成功的初创公司都有些教派的气质,但是 Google 的气氛比 Yahoo,Netscape,Amazon 更加浓郁。

我所拥有的每一件东西都有 Google 的 logo:雨伞、毛巾、T恤衫、拳击裤……它在我随手拿起的每一钢笔和每一张纸上。Google 以某种方式夺取了我的自我意识。这对于那些从一出校门就这里的人来说尤为糟糕。

Edwards 最近和一个仍在 Google 工作的朋友谈话。他的这个朋友完全可以退休,开着游艇周游世界,但是他似乎无力离开。Google 是他所知道的唯一工作,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害怕离开那里。

传承

即使那些离开 Google 的早期雇员,也试图在新的公司重现 Google 早期的那种氛围。“通过创办一个新的公司,他们想要重新捕捉瓶中的闪电,”Edwards 说。

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获得了成功,也就是说他们的公司被 Google 或 Facebook 收购。而对 Edwards 来说,一次这样的经历已经足够。现在,他在一家非盈利机构工作,将剩下的时间交给了家人。当他是 Google 第 59 号雇员的时候,家人很少见到他。

远见

在 Edwards 看来,Larry 和 Sergey 从未怀疑他们的搜索算法会取胜。“他们如此相信自己的主意,部分原因是因为那是非常好的主意。”Edwards 说,“我认为 Larry 是个有远见的人,他经常在想:20 年的事情会怎样?”

如果说 Google 错过了社交网络的话,那是因为 Larry 的个性使然。“你无法想象 Larry 会在傍晚坐下来更新 Facebook 状态。因此他没有看到机会。”

政治

如果说 Google 早期的 DNA 有弱点的话,那就是 Larry 和 Brin 认为他们的工程天才可以解决一切问题。“Google 充满了理性的人,不幸的是外面的世界不是这样。”

Sergery Brin 曾经前往华盛顿,他想要走进国会大厦与议员们会面,因为他是 Sergery Brin,他们行为什么不想见他呢?他们让他一直等待……

如今,Google 在政治游说上花费了大量的钱财。

影响

Edwards 乐意认为自己在 Google 的时间里,曾在某种程度上软化了 Google 的科技思维的棱角,他认为理性需要人性化,时常记住用户是普通人,不是程序员。他的工作是使 Google 在行走的道路上获得用户的信任,至少要比微软做的好。

改变

2004 年对 Google 是一个分界点。在此之前,Google 仍是一个充满天真的公司,而 2004 年的公开上市影响了企业的文化。

在 IPO 的前夜,Google 的工程师们受到警告,如果他们第二天开着法拉利上班,会遭到棒球棍的敲打。后来,一些人去买了飞机,因为他们能。

“实际上他们是很谦卑的人,”Edwards 说,“在工作中,他们付出很大的努力去掩盖自己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但是这最终改变了公司的文化。”

在硅谷,当他说自己在 Google 工作过的时候,人们经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你是几号雇员?”Edwards 很早就在 Google 工作,他属于那些能够离开的人。

Edwards 的主管在 2004 年离开,这时候,他意识到 Google 已经变得官僚化。

它已经变得非常数据化了:你在公司的图表上有一个位置,你必须获得这样或那样的成就以达到下一等级。事情看起来不太有趣了。

现在,当 Edwards 登录 Google 的时候,他所体验的感情已经与以往不同。但他仍然相信怀着善意的聪明人能够完成任何事情,因为他曾见识过奇迹的时刻,并且写下了这样一本书《手气不错:Google 第 59 号雇员的自白》。

via Guardian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