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4 11:44

为什么你的老爸爱自拍棒

自拍,早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就连不怎么爱自拍的我,也在元旦放假,心情放松的时候拍了些自拍照,发给我的好朋友们。

可能因为我的确不是那种超级爱自拍的人。所以自拍照一发出去,就收到好多朋友的回复,有的表示“今天你看上去挺帅”,显然这是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有的说“又胖了哦要减肥”,显然关系比较亲密,说话毫无顾忌。不管怎样,在一个喜气洋洋的日子里,来自数字世界的关怀也足以温暖人心。

自拍既是记录,也是一种自我欣赏的行为表达——当然现在很多人喜欢把“自我欣赏”引申为“自恋”。每每看到别人自拍,就忍不住评头论足阴阳怪气一番。我其实一直都不太明白这样的心态。

别人正常的生活,对自己无任何干扰,顶多他自拍的时候,稍微挡了一下道,这也属于正常,自己绕一绕或等一等就是了。总不至于这 2、3 分钟或者不到 1 米的路程都等不起或走不起,抱怨连连。

说句大实话,“别人自拍,不关你事。”就好像恋人们在街上、车上搂搂抱抱甚至接吻等亲密行为,从前老人家们不太习惯也就算了,现在社会风气开放,电影、电视剧里的接吻的场景常常出现,大家也就见怪不怪。自拍的道理,和恋爱一样。

而且,如果自拍真不是一种新现象。

元旦前,一位名为 Alan Cleaver 的英国人发现自己祖父和祖母 1926 年的自拍,疑似世界上最早有记录用自拍棒拍照的照片。在这张照片可以明显看到有一根棍子,一端握在祖父的手里,一端则延伸至镜头的上方,也许是吊着相机。

Arnold and Helen Hogg's selfie, taken in 1926

记得以前有名作者在《读库》分享了自己祖父的习惯(这里记不清了,翻阅了《读库》历年书目也想不起来文章的标题,如果你刚好看过,请告诉我),每年穿戴得整整齐齐到照相馆拍一张肖像,而且会很认真的记录拍照的时间、地点,以及一些话。当这种行为每年都必定重复一次的时候,就形成了一种仪式。

而作者在整理自己祖父这些照片的时候,也将他每年的经历写了下来:肖像是在什么时候拍的,当时社会发生了什么事,祖父在做什么等等,于是一个丰富的人生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想这位作古的老人家已经告诉我们人类自拍最朴素的动机——记录自己,尽管在他那个年代还没“自拍”这个词出现。

而相对于过去,现在的自拍工具自然更加丰富也更加方便。数码相机,为了方便自拍,越来越多地配备了翻转屏;智能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像素变得越来越大,还加入了“自动美颜”的功能。至于自拍棒,就如前文所说,1926 就可能出现了,但现在变得越来越火爆。

你在任何一场演唱会,都可以看到旁边有三五个小女生拿着个自拍棒不停地自拍。

纽约时报今天的报道的标题就写着《自拍棒占领曼哈顿》,文中描绘了一种现象,那就是许多美国人在假期旅游之前,都购买了自拍棒,而且四处挥舞着乱拍。报道里也记录着 Go Pro 成为新的自拍工具。卫报则称,在亚马逊上,2014 年 8 – 11 月自拍棒的销量对比前三个月,增长了 301%。不少人甚至还在 Twitter 上发照片,说起自己的“老爸”入手了自拍棒之后,就和自拍棒形影不离。

1*2c8Br_hB0mFNXFsox0qYDQ

就如前文所说,如果自拍的行为和写日记没差别,那么自拍棒可以算是帮助人们写日记用的笔了——有了自拍棒,自拍可以有更加多的角度,正面、侧面、上面、下方都可以,而且拍起来更加宽广,更重要的是,在集体活动的时候,自拍棒也可以帮人拍得更好。

The Verge 说,自拍棒是“用古旧的方式来解决现代问题”,语气带有排斥的语调。而我更加赞同 Gray Vaynerchuk 在 Medium 上所表达的观点:“自拍是新的签名方式。”

下面是我很喜欢的一张自拍照:

10440963_750449588353767_6723897609293048872_n

题图来自 feedbox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3D 打印笔 Polyes Q1:在想法和实物之间搭起安全桥梁

2015-1-04 17:28下一篇

BBA 要在 CES 2015 上抢风头

2015-1-04 11:16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