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14 09:47

平井一夫的 One Sony 梦或许只能靠 Google 来实现了

郝 影 郝 影 爱范儿驻北京记者
-

当我们戏言“索尼大法好”的时候,我们已经很难去界定这里面是赞美更多,还是挖苦更多。

索尼在图像传感器、音频录入和播放设备、游戏主机、4K显示等领域拥有超前的硬件设备和技术,也拥有索尼音乐和索尼电影等优秀的内容,同时更具有将先进的实验室技术快速商业化的能力,我们很难再找出另外一家像索尼这样领域覆盖如此之全面、跨度如此之大的企业。

但索尼在整合这些资源上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而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它一直试图摆脱这个魔咒。

平井一夫在 2012 年初就任索尼 CEO 之后,立即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行“One Sony”战略,力图将索尼的业务贯通整合。在此前,上一任 CEO 霍华德·斯金格则提出了“Sony United”的复兴大计。两者的说法不同,指向是一致的。

刚结束不久的 CES 2015 上,索尼的困境依旧明显。巨大的展台旁,索尼发布的每一款产品都堪称精品,只是这些设备之间的协作互通稍显单薄,更像是独立的产品线。薄得可怕的 4K 电视,数一数二的游戏主机,一流的数码相机等等,尽管相较于以往,这些不同设备间的互通性已经有了一些改观。

在我们所能看到的之外,在索尼整个生态系统扮演重要角色的其实来自于索尼之外:Google。

Google

当别人在去 Google 化,索尼在靠近 Google

索尼对 SmartWatch 智能手表进行了更新,采用新的金属表带,以及内置 GPS,减少对智能手机的依赖。最为重要的升级其实是软件层面,从之前的定制版 Android,转移至 Google 的 Android Wear。

系统平台的迁移同样也发生在索尼 2015 的新款电视设备上:全部采用 Android TV,而非早前的定制系统。不同于手持设备终端,硬件厂商在 Android Wear 或者 Android TV 平台上可改动的空间几乎为零,Google 给什么就是什么。

用户希望在不同设备之间有着统一的体验。太高的学习成本对用户来说是一种负担,他们走到电视前,上手即用,这才是用户想要看到的。再加上 Android 手机的高普及度,而即便是 iOS 用户也多半拥有 Chromecast,或者使用着 Google 的某项服务。所以,用户熟悉 Google ,而熟悉的事物自然就会变得简单易用。

索尼电视事业部的产品经理 Phil Jones 对于采用 Android TV平台做了如上阐述

事实上,索尼对 Google 的项目向来有着积极的回应。索尼的首款 Android 手机发布于 2010 年,在已经夭折的 Google TV 中也有索尼的身影。现今更为简化的 Android TV 有着更高的成功几率,至少目前来看是如此,而 Android Wear 的势头更不必说。

以消费者的视角来看,索尼抛弃自家笨重的解决方案也是好事一桩。同时,在出售了 VAIO 笔记本业务之后,轻装上阵的索尼摆脱了来自微软的束缚,更可以全身心投入 Google 的怀抱,而 Google 则为自己的服务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承载者和布道者。

而在转向 Android Wear 和 Android TV 平台之后,索尼的产品不免会遭遇同质化的风险,毕竟不同于粗放发展的 Android 手机平台, Google 在可穿戴设备和电视平台上收紧策略,几乎不允许 OEM 厂商定制,索尼、夏普、飞利浦的电视运行着同样的 UI,智能手表则与 LG、三星的并无二致,索尼想要突出重围似乎还有些困难。

全面拥抱谷歌之后,索尼商业的重心将更多地向硬件和性能倾斜,并以此挑起用户的购买欲望。但在现阶段消费电子的格局之下,这其实是一项很危险的战术。

我们自不必担心索尼的设计功力,从 Xperia Z 开始并沿用至今的全平衡(OminiBalance)设计,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只是从近年来索尼惨淡的财务数据来看,这种设计的效果并不明显。

构建自己的软件解决方案并非不可行,但无论将平板电脑、电视、手机中的哪一样作为家庭的数字中心,其中必然有两款设备运行的是 Android 平台。何不全部采用 Google 的方案,让 Google 去搭建设备之间的桥梁?

索尼电视事业部的产品经理 Phil Jones 如此解释。

索尼依旧不止一个

除了我们熟悉的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和电视之外,索尼的产品线还可以继续罗列一长串。

这一名单中包括高品质音乐播放器 Walkman ZX2。Walkman 象征着索尼曾经的辉煌,自 ZX1 开始,新的 Walkman 设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旧有的索尼精神的回归:用工程师的专注和极致打造一款小众市场的高端设备。

Walkman ZX2

在音质上,金字招牌的 Walkman 无可挑剔,但在系统层面,老旧的 Android 4.2,拖沓的 UI,给人一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错觉。

The Verge 记者问及索尼的移动部门有没有参与 Walkman 的设计,Xperia 设备市场经理 Stephen Sneeden 表示 Walkman 不在自己的职责范围之内。

显然,ZX2  并不是 One Sony 的产物,而是来自于多个索尼事业部中的一个。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 PlayStation 4 上面。众所周知,索尼在构建 PlayStation Network 上可谓不遗余力,这也直接或间接地导致索尼的其他设备与游戏设备之间的连通性和互动性寥寥。尽管索尼推出了 PlayStation 客户端,允许 Xperia 设备访问用户资料和在线商店,同时可以串流 PlayStation Now 上的内容,但这些功能大多还停留在初级阶段。

而随着索尼移动端向 Google 靠近,两者之间的不协调似有加剧的势头。

固然,大公司的部门之间很容易固化,各自为政,但索尼也在努力改进:

4K 电视应用了来自 4K 摄像机中的处理技术。不同部门已经开始在同一栋楼办公,相互的交流合作更加顺畅。

短期来看,转向 Android 平台会给索尼的电视和可穿戴设备带来很大的促进,这或许也是用户所希望看到的。但正如上文所言,留给索尼发挥自身特色的空间极为有限。

与此同时,索尼最让人着迷和期待的恰恰是来自于 Google 所无法触及的业务——相机、游戏、图像传感器和影视娱乐。

索尼生态系统的弊病从《刺杀金正恩》这部热门电影的网络分发平台上可见一斑:它优先登陆 Xbox 和 Google Play,而不是自家的 PS4。

索尼展现给我们的还是它的多个业务部门,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则是来自外部的 Google。

 

 

题图和插图来自 The Verg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