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2-02 11:25

让上班打卡去死吧,Hoffice 是个轻松愉快的工作方式

上学的时候,最不甘的一件事是“59 分挂科,60 分及格,明明只差一分而已”,上班后,最不甘的一件事是“9 点 01 迟到,9 点准时”。

对于许多职业来说,在家工作其实并不太影响工作效果,但是在办公室工作的话,因为有上司和同事存在,效率理论上会比在家好一些,毕竟在家里是没人监督的状态,做到“慎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什么方法可以既保持在家工作的轻松愉快,又能保证在办公室那样有人监督呢?瑞典斯德哥尔摩正在兴起一种“Hoffice”的工作方式,顾名思义,Hoffice 就是 Home 和 Office 的合体单词,但又不同于在家办公

说起来跟学生上课类似,在 Hoffice 中办公的人们每隔 45 分钟就有闹钟提醒,这是因为有研究发现,人一般一次只能完全集中精力 40 分钟左右。闹钟响起后,会有十分钟左右的休息放松时间,在 Hoffice 工作的人们可以选择舒展下筋骨,或者冥想一番,再或者和其他人沟通交流一番,谈下自己的工作和目标,然后进行专心工作的下一个 45 分钟。

记者 Agneta Lagercrantz 曾经采访了 Hoffice,并且还经常在 Hoffice 里面工作,她记录了她观察到的一个片段:

“那天我加入故事所在公寓的 Hoffice 的时候,里面基本上已经满了。Amrit 帮我额外加了一张桌子,设置好了闹钟,而 Gösta 在他最喜欢的位置,坐在一张扶手椅上。我们只听见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还有笔记本电脑的键盘敲击声,偶尔会有人起身,接听电话的声音若影若现。一会儿后,闹钟响起,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到,有人做伸展运动,有人闭目养神,甚至还有人跳起了迪斯科。”

早期发起 Hoffice 概念的正是对工作地点要求不高的一些自由职业者,Christofer Gradin Franzen 和 Johline Zandra 在一年前决定让在家工作也有新花样,于是他们邀请了一小伙人到他们家中工作,并且定好了一系列的规则,很快,这种方式小获成功。在斯德哥尔摩已经有数百人开始喜欢上这种 Hoffice 的模式,并且在瑞典和丹麦临近的城市出现了类似的 Hoffice 团体。

hoffice2

Lagercrantz 是首个报道 Hoffice 的记者,随后她也经常参与到 Hoffice 之中,即使她有自己的办公室,她觉得 Hoffice 的好处在于:

“我觉得在这样的地方有着难以形容的团体意识,以及工作的乐趣,在办公室或者咖啡馆就不会这样子。”

和 Uber 或者 Airbnb 这样的新经济模式类似,Hoffice 其实也有这模式化的可能,毕竟互联网的存在让信息沟通更直接快速,工作地点分享说不定也会成为新的经济模式。事实上,在美国就有一个 SpareChair 的初创企业,就是类似于 Airbnb 这样的租赁模式,只不过 SpareChair 租赁的是家庭办公位置。作为 Hoffice 概念的先驱,Franzen 并不打算向参与 Hoffice 的人收费。

在他看来,与 Airbnb 所代表的“分享经济”不同,他的 Hoffice 是一种“礼物经济”。在他的 Hoffice 网站上,他如此写下这些文字:

“打开家门,把家变成 Hoffice 迎接前来工作的人们是一件礼物,我们付出是因为我们愿意,而且我们不太想要什么回报。”

对于富足的瑞典人而言,这样的“礼物经济”更容易成长起来,不过既然称之为“礼物经济”,那么就会有一个“礼尚往来”,对于 Franzen 这样愿意付出的人们来说,有时候会有一些意想不到收获,比如在此工作的程序员会帮他免费搭建一个网站,而广告人士则可能会贡献一个不错的创意。

因此,Franzen 在他的网站接着写到:

“礼物经济的好处还在于,成员们会自发的贡献自己的时间、精力和技能去帮助其他人,这种绝赞且互助的工作环境可以惠及每一个参与者。”

或许我们可以这么理解,Hoffice 的概念不仅仅在于一群人挤在一间屋子里愉快的办公,它更是一种“基于付出意愿和工作场景下的线下陌生人社交,以及工作技能交换平台”。现阶段,受教育程度高,人民富足,工作压力小,且第三产业发达的北欧是 Hoffice 模式理想的生存土壤,不过对于大城市中热爱接受新鲜事物的自由职业者来说,Hoffice 模式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时髦的工作方式。

 

图片来自:Fastcoexist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Android 版本分裂,开发者不用太在意

2015-2-02 12:14下一篇

三星下注“物联网”,赌得还很大

2015-2-02 08:0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