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8-22 08:00

这些把我们带到不同方向的 CEO 们

Wilson Wang Wilson Wang 爱范儿创始人
-

最近科技界可算是亮点纷呈了。Google 收购摩托罗拉移动(Motorola Mobility),惠普(HP)却放弃 webOS,赞好声中,惋惜声也不断,不光是对喜好系统和产品的期待和惋惜,我们也留意到不少对这些 CEO 们本身的看法和评论。

最让人感触的是惠普放弃 webOS。赫德任上,推行垂直整合战略,先后收购了 Palm,3Com,3PAR。新领袖上任,想法来了个大逆转,居然在 TouchPad 上市仅仅一个多月就毫无征兆地宣布终止 webOS 业务,放弃 PC 业务也是呼之欲出。

leo Apotheker

李艾科(Leo Apotheker)在 SAP 工作了 20 年,在李艾科上任时,业界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说 SAP 背景的领导人并不适合到 HP 这种相当多元化的公司来。说不合适,无疑就是领导者会带来不同的战略和文化,一个有着不同背景的人,对未来的愿景无疑有不同的认识。

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对比,诺基亚的埃洛普(Elop)接替康培凯(Olli-Pekka Kallasvuo),成为执掌诺基亚的关键人物,上任不久就宣判了 Symbian 死刑,引领诺基亚走向 Windows Phone 7 。随后不久,Meego 系统的 N9 发布,受到了广泛的赞誉,但是事后的各种反应,我们理解的是 N9 也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产品——和 TouchPad 一样,Geek 喜欢它,但是它会因为公司的战略和市场策略牺牲掉。

李艾科让惠普走上聚焦商业应用的道路,走上了和 IBM,Oracle 搏杀之路。埃洛普和微软结盟,让诺基亚变身为一个更为单纯的手机制造商。他们都很果断:李艾科曾经在一个访谈中说到瑞典国会在 1960 年激烈的争论的故事,争论的焦点是汽车在马路左还是右侧行驶的问题。由于议员们没法形成共识,一名议员提议,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先改货车,再改自行车,最后改小汽车。李艾科评论说,如果变革一定会发生,为什么要等?为什么要循序渐进?

这和埃洛普何其相似,他也讲了一个油井平台的故事,把诺基亚比喻为出于海上燃烧平台,他同样选择激进地跳入了深海。

Elop

我佩服这些 CEO 的勇气,一个敢于决策、开拓的领导人,为成功故事的延续奠定基础,也许它也会是一个不归路,但是没有这样的举措,连“延续”都无几无悬念。

然而,事情的发展就是这么奇妙,偶然与必然相错。我们也许会有的不同选择。

据说惠普的一个潜在 CEO 选择是 Tim Cook 。我想,如果 Tim Cook 变为惠普的 CEO,这位浸淫苹果文化多年的坚定领导者,一定不会放弃 webOS。无论 iPod,iPhone,iPad,Mac,无论 iOS 还是 Lion,无论 App Store,无论 iCloud,苹果正在而且加速营造一个完整的软件、硬件、服务的消费“云”。如果 Tim Cook 到了惠普,也许,会让 webOS 真正成为一个聚合我们所有设备的中心。这显然也是我们的一个奢望,执掌苹果的可能显然比惠普酷多了。

Tim cook

看看诺基亚。埃洛普就任后不久,芬兰新闻网站 Kauppalehti 透露,Anssi Vanjoki 原本也是接替 OPK(Olli-Pekka Kallasvuo)的钦定人选。

我很喜欢 Anssi,喜欢他的原因,不光是他的特立独行和坦诚:这个狂人 50 多岁高龄还爱彪摩托车,他被问到竞争对手的产品时毫不掩饰说愿意“copy with pride”。Anssi 也是诺基亚最高管理层中最支持 Maemo/MeeGo 的人,他将 Maemo/MeeGo 视为智能移动设备进化的下一个阶段。更多的,我喜欢他在于他所理解的未来愿景。正如诺基亚内部员工所谈到的,Anssi “一直努力的把公司打造成一个移动,计算以及互联网的聚合中心。”——这不就是苹果的愿景吗?我想,Anssi 应该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和 Windows Phone 7 的结盟。

Anssi vanjoki

乔布斯在发布 2007 年 iPhone 发布时引用了“冰球大帝”韦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zky)的名言:“我滑向球将要到达的地方,而不是它已经在的地方。” 这句话也许能为一个伟大的公司、伟大的 CEO 做一个很好的注脚。

Steve jobs

什么样的 CEO 是伟大的?

比尔盖茨看到了桌面时代的来临,成为 PC 时代的王者,乔布斯看到了消费电子的潮流,现在苹果成了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一度也超越了美孚石油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拉里佩奇看到了搜索的价值,在互联网的索引中创造了成长奇迹,而马克扎克伯格认识到了社交关系,成就了 7 亿人的社交王国。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有时,CEO 布局深远,CEO 的决策却并不是完全理性的,它也许出于一种商业的冲动,更多,也许是 CEO 们的远见、洞察、运气和冲动。惠普放弃 webOS,诺基亚放弃 Symbian 和 Meego,Google 攫取摩托罗拉移动。这些 CEO 们,作出了让普通人意外的选择。现实的选择和理想的期望总是横亘一条人们难以跨越的鸿沟,即便对于他们来说,也一样。

不管有意无意,对喜欢的公司,总是期待它的伟大。虽然惠普创造了口袋式计算器、便携式电脑、喷墨打印机的创新历史,但是喜欢惠普是因为它买下了 webOS,期待惠普,则是因为今年 2 月惠普执行副总裁 Todd Bradley 在 Palm Pre3、Veer、TouchPad 三台新设备背景前, 喊出了 Think beyond。我们以为那真的是惠普大变革的开端,用 webOS 把所有的设备相连,形成一个全平台的整合方案,和 Anssi 对诺基亚的想法又何其相似。惠普本来可以选择和苹果战斗,和现在买下摩托罗拉移动的 Google 一样的。这些 CEO 们,本来可以让世界更刺激一些。

但是这样变化,这些转身,让我们的叹息如此深长。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