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过后,他决心用 iPhone 讨回健康

公司

2015-03-12 17:11

2011 年,MacStories 的博主费德里科(Federico Viticci)被确诊患上了 “霍奇金淋巴瘤”,也就是俗称的淋巴癌。他详细地记录了自己与病魔对抗的历史——实际上,作为一名 MacStories 的读者,我很难想象那一篇篇评测是出自他的病床上。然而,事实如此,他在病床上学会了简单的 Python 编程,并测试了应用 Pythonista。

2012 年费德里科接受化疗。到 8 月,淋巴癌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于是医生建议采用更加现代、激进的化疗方式,吞服更高剂量的药物,彻底摧毁自己的免疫系统,然后再利用自己的干细胞 “重建” 自己的免疫系统。结果是,他躺在病床 10 天,不能吃也不能动,那时他心情很绝望,以为自己很快就不存世上。他甚至将网站的密码告诉了女朋友,有备无患。

2013 年,他在个人博客记录,再次接受 PE 检查后情况不乐观,最后写道,“致那些告诉我不能活下去的肿瘤学家们:去你丫的。”

费德里科承认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不健康。他长时间坐着,不怎么运动,经常抽烟,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周六晚又会在酒吧里泡通宵。所以从 2014 年 6 月开始,他利用各种各样的数字工具,记录自己的方方面面,包括健康状况、生活习惯、饮食、休闲、工作、家庭、睡眠等等。而因为费德里科是 iPhone 用户,所以他主要通过苹果的手机,以及上面的应用,帮助自己建立健康的生活习惯。——如果有 Android 用户用手机建立健康生活习惯,其实也是一样的。

费德里科购买了 Fibit 和 Jawbone 的手环,Withings 的智能称,测试了 MyFitnessPal 和 Lifesum,还注册了 FitStar,另外他还使用 iOS 8 的 Health,总之为了帮助自己建立健康的生活习惯,他使用了大量工具,而且付诸行动。

经过 9 个月的调整,他骄傲地说,“我宣布,我感觉比以往都要强健。”

散步

在这 9 个月的时间里,他首先建立的习惯是散步。为什么不是跑步?因为他的股骨头曾经坏死,现在正恢复当中,跑步太激烈会对恢复造成影响。

在开头的数月里,他是在一个跑步机上行走,每天大概走 5000 – 7000 步,戴着 Jawbone Up。不过,他更喜欢在下午的时候,陪女友去市场买东西遛狗,真正在室外散步。这能够给他带来更积极的影响,比在跑步机上走半小时,但在室内坐一下午强得多。

Photo-2015-03-02-22-50

如果浏览单独一天的计步量,费德里科会用一个叫 Pedometer++ 的应用,它会从 M8 协处理器读取当天的步数,然后用柱状图显示出来,同时在图表上用一根绿线表示每天的运动目标。费德里科也会用一个叫 Today Steps 的应用,它的界面简单明晰,也可以一眼就知道自己运动量如何。

费德里科使用 iOS 8 内建的 “健康” 应用来通览与健康相关不同的数据。主要是苹果发布了 HealthKit 之后,“健康” 就可以引入第三方健康应用的数据,包括步数、卡路里、爬楼数、心跳、摄入的糖分等等,分类十分详细。

Photo-2015-03-02-22-45

“健康” 采用卡片式设计将不同数据展示出来,数据的变化直接显示在卡片上,而不同类别的数据会用不同的颜色来表示,比如说咖啡因摄入量用绿色,而睡眠时间用蓝色,通过这样的设计,人们可以一眼就看到不同类别的健康数据。

——费德里科说自己受够了分裂在不同应用里的数据,而且不同的健康类应用,包括 Runtastic、MyFitnessPal、Jawbone、Withings、Argus、Human 等等。如果你在这些应用里切换来切换去,过去的运动数据就无法继承。更烦人的是,许多健身类应用往往会推出一个硬件,希望可以锁定用户。所以作为一个通用的健康数据浏览面板,“健康” 相当于解放了用户。

Photo-2015-03-02-22-49

费德里科说,在患上了癌症之后,每一天取得微小进步,都是一次狂欢。

锻炼

当费德里科的身体状况有了明显好转之后,他准备开始锻炼身体,减少坐着的时间。他选择 FitStar 作为虚拟教练,还买了月度订阅。

费德里科不打算去健身房,也不想买一大堆健身器材,他只想利用传统的锻炼方式,让自己变得强壮。另外,出于费用原因,他也不不打算请教练。

Photo-2015-03-02-23-12

FitStar 主要通过视频教导用户健身,有四个健身课程。费德里科喜欢 Daily Dose 和 Get Lean 这两个。前者是一系列 10 到 15 分钟的日常健身动作,而后者则是将目标放在燃烧脂肪、减轻体重上。FitStar 可以将不同的健身方式添加到每日健身课程当中,此外它还可以让人尝试不同新的锻炼方法。而且,它还聚合了其它健身课程,比如 Srava 和 Runtastic 赞助的 Date Night、Boot Camp。

费德里科喜欢 FitStar,因为它既有时间长达 30 到 50 分钟的锻炼课程,也有短到 10 分钟左右的基本训练课程。而且,正在进行锻炼课程的时候,除了当前正在进行的锻炼项目外,它还可以显示接下来的那个,以及当天会消耗多少卡路里。

FitStar 里的锻炼视频通常来自橄榄球明星托尼(Tony Gonzalez),专业人士,很了解人体。费德里科说视频里的教练总是能够知道学员们什么阶段的感受是什么,简直就好像有教练在现场一样。

一般费德里科会把手机放在地上或者桌上,然后参照演示视频开始锻炼,直到声音提示他停止为止,他在锻炼过程中不必一直盯着屏幕。另外,在锻炼过程中,你也可以暂停课程,稍微休息一下,让呼吸回复平稳,然后再继续开始。

每一个锻炼项目结束后,FitStar 都会让用户在 “刚刚好”、“轻松”、“困难” 三个选项中评价自己的锻炼。而锻炼完毕之后,它会给出一个报表,总结自己的锻炼状况。应用称,会根据用户的锻炼情况来调整锻炼项目的难度。

费德里科是如此钟爱锻炼,不顾安全方面的顾虑,以至于置于胸腔内的内植式输液管也都弄破了,最终通过外科手术把输液管给取出来了。——不管如何,费德里科觉得自己坚持锻炼,令自己的手臂和肩膀变得更加强壮,而腿的恢复状况也不错,可以更加自由的动作。

饮食

在意大利,费德里科发现自己很难用饮食追踪应用来计算自己每天摄入的卡路里。意大利面食、新鲜的蔬果、肉食可没有二维码!不过,他还是找到合适的方式,在煮饭之前去超市买相关的蔬菜瓜果,然后计算其中包含的营养物。

而经过 9 个月的使用,他发现,饮食追踪应用绝对没办法把卡路里的摄入量精确地计算出来。比如说如果吃了比较多的水果,摄入的纤维自然增加了。但混合了多种食物原料而炮制出来的意大利面如何计算呢?尽管计算不出来,但 100 克的意大利面还是 100 克的意大利面。而放弃了精确测量的努力后,他以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饮食应用,记录自己的饮食轨迹,然后获得健康的饮食建议。

不过,有一次与朋友在外度假,当他迷惑于要如何记录自己的饮食的时候,被朋友们取笑。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可以与朋友度过美好的时光,而不拘泥于量化一切。而他知道晚餐最好别吃意大利面,以及瞥一眼应用,看到它建议自己推荐水果沙拉。——而通过记录自己的饮食,他可以明确地知道自己身体对糖分、蛋白质会作出怎样的反应。

Photo-2015-03-02-22-57

而在尝试了好几款饮食追踪应用后,费德里科的选择是欧洲开发者开发的 Lifesum。它是一款免费增值应用,可以与将数据分享到 Health,拥有 iPad 版,而且还可以与 Withings 的智能称同步,跟踪自己的体重。

它将一天的饮食分为四种,早餐、午餐、晚餐、快餐。它可以扫描二维码,然后将食物记录到饮食日志里。它的食物数据库很庞大,足以代替一些识别不出来的产品。当你添加食物的时候,它会显示过去添加的记录,可以重复添加,而且,添加食物的重量时,它不会用含糊的量词把人弄晕,比如说 “一大汤匙” 之类,而是精确到克。

每类食品的成分,Lifesum 都会用图表的形式表示出来,比如说包含多少糖分、脂肪之类。费德里科通常用它来帮助自己决定吃什么,比如说是否吃意大利面、披萨,还是吃鱼或肉。

Photo-2015-03-02-22-58

每当统计完摄入了什么食物后,Lifesum 都会根据费德里科的饮食状况给出建议,尽管并不是那么详细。它会告诉费德里科,到底哪一顿吃多了,哪一顿吃少了。费德里科喜欢它的统计功能,因为可以知道自己的饮食习惯到底如何,了解跟踪并进行改进:

  • 卡路里(肉)摄入量:早餐 10%、午餐 33%、快餐 14%、晚餐 44%;
  • 卡路里(种类)摄入量:面包 37%、绿色蔬菜 19%。

通过 Lifesum,费德里科可以控制自己对红肉的喜爱,饮食结构变得更加平衡。而为了保护自己的胃,费德里科还想控制自己的咖啡摄入量。过去他一天要喝 8 杯,现在则想控制到 4 到 5 杯一天,而且永远不要空腹喝。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下载了 Jawbone 开发的应用 Up Coffee,和其它应用一样,它可以量化数据,并展示目标。

每次费德里科喝咖啡之前,他都会打开 Up Coffee 然后进行记录。由于数据可以共享到 “健康” 去,所以一般他会通过 “健康” 来检查自己的咖啡因摄入量。

不管怎样,Lifesum、Up Coffee 以及 “健康” 都帮助他建立了更加健康的饮食结构,让他的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

睡眠

6 年前,费德里科创办了 MacStories,他不得不承认在那之后自己的睡眠质量就变差了。他以为自己每天只要保持 5 个小时的睡眠就够了,然后其余时间都拿来工作。现在,他努力确保自己有每天 7 小时的睡眠时间。

而睡眠时间的增加令他的精力变得充沛,工作变得高效,即便完成多个任务也不感到疲惫,也不容易感到昏昏欲睡,他还有时间去散步,和陪伴自己的女朋友。

过去数月,费德里科通过 Jawbone Up 来追踪自己的睡眠时间。最近,他用 Pillow 来追踪自己的睡眠时间,因为它可以共享数据给 “健康”。

Photo-2015-03-02-22-43

每晚到了睡眠时间,Pillow 都发出提醒,费德里科把它打开然后将 iPhone 正面朝下放在床上。Pillow 可以测试人在睡眠时的扰动,以及记录鼻鼾。它还可以播放音乐助眠。当人醒来之后,Pillow 会咨询用户心情如何,再用图表的方式来展示睡眠的质量。

除了分享数据到 “健康”,Pillow 还可以从 “健康” 中读取相关、不同类别的数据。这是很有趣的部分,因为它能展示出睡眠质量好不好,与个人生活的关系——如果说睡得好,那么那一天的饮食也会比较健康,卡路里摄入量就会变低;而睡得差,人就变得很渴望快餐。

可视化

经过 9 个月量化自己的生活,并培养健康的习惯,费德里科希望 “健康” 应用可以变得更加可视化,而且给出真正有效的建议。他希望 iPhone 可以内置一个个人健康助理。

现在,有许多应用可以读取 “健康” 的数据,并用可视化的方式展示出来。

FitPort 是费德里科的选择之一,它可以根据不同的类别的健康数据,生成环状图,而且可以设立目标。此外,进入了每日、每周的统计页面时,可以统计平均数据以及提供相关预测。每当费德里科想获得更多信息的时候,他就会打开 FitPort。

Photo-2015-03-03-15-58

费德里科还会用 Get Moving 展示每天的活动量。这款应用会用可视化的方式告诉你每天活动的时间,距离,以及燃烧了多少卡路里。它还可以统计每天不活动的时间有多长。费德里科喜欢它的每周统计视图。

Photo-2015-03-02-22-50

关于体重数据,费德里科会用 Withings 开发的 Health Mate。每天早上,他都会称一下自己有多重,然后再通过软件回顾。这款应用可以将数据共享给 “健康”,它也可以自己形成可视化的图标。另外,费德里科还养成了用 Health Mate 测量心率的习惯。

Photo-2015-03-03-04-18

数据记录下来了之后,费德里科更加希望出现根据这些数据进行深入分析,明白数据之间关联性的人工智能。比如说,当一个人吃了更多的蔬菜而不是肉的时候,是否意味着睡眠质量可以得到提高?以及说,哪个地点更加适宜散步?还有咖啡因摄入量与睡眠的关系是?

于是费德里科尝试了 Lark,这是一个会根据 “健康” 记录的数据,然后自动为人提供建议的应用,界面感觉像是 IM,建议会以文字信息发出来。不过,最近这款应用有 Bug,日常记录里会一直显示 “载入数据中”。

Photo-2015-03-03-04-00

相似的, Addapp 这款应用通过收集包括 “健康” 在内、Withings、Jawbone 以及 Fitbit 的数据。而它还会人推送不同的健身 blog 以及科学研究。

Photo-2015-03-03-03-57

 

最后

在费德里科的例子上,iPhone 成为他数字健康的中枢,不管是散步、锻炼、饮食、睡眠,他都可以在 App Store 当中找到相对应的应用,而且这些应用将数据共享给 “健康”,其它应用也可以通过 “健康” 利用到这部分数据。而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淋巴癌患者,费德里科的确通过数字工具找到平衡的生活方式,从而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健康,让生活变得健康。

我相信,这是非常有益的启示。

 

题图来自 popsugar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