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6-02 09:28

一场机器人的全球比赛,办成了青少年的大 Party

密苏里州圣路易斯 Downtown 的 Edward Jones 中心已经变成了海洋,Y.M.C.A 这首基督教主题的经典歌曲回响在这个可容纳数万人的体育场里。此刻,40 多个国家近四万的青少年和他们的家庭整齐划一地做着歌曲的经典动作,不计其数的纸飞机在空中飘荡。

这既不是橄榄球队 Saint Louis Rams 队的主场比赛,也不是一场青少年的大 Party,而是 FIRST 全球机器人大赛中最高等级 FRC 的决赛前奏。

(YouKu)

准确的说,这是一场关于机器人技术和青少年智慧的顶级较量,这个由青少年非盈利组织 FIRST 举办的青少年活动的初衷正如它名字的全称一样——For Inspiron and Recogni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为了科技的灵感与认知。

今年已经是 FIRST 赛事的第 23 个年头了。在今年的规则中,比赛双方的队伍需要在两分钟时间内通过自动和半自动的方式让机器人完成“快速回收”(Recycle Rush)的任务:机器人需要尽可能多地垒起堆起在场地中的箱子,然后箱子的顶部放上一个高约 1 米的巨大垃圾桶,最后还得在垃圾桶上插上一根管子。

FRC

虽然不是竞技型体育赛事,但 FRC 的比赛却毫不含糊,除了裁判,大屏幕分数直播、现场解说一样不少,比赛开始前,两方的机械师便会上台紧张的进行机器人的调试工作,而角逐的队员则站在固定的位置使用手柄操控机器人。

(YouKu)

每一只队伍赛场惊心动魄的两分钟背后,经历的都是 6 个月高密度的准备工作。尽管从表面上看每个学校都会派出至少一个团队参赛,但事实上组建团队并非那么简单。FIRST 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如何使所有队员的行动足够合拍,以便组建新的团队。

如果要组建团队,那么首先就需要在学校中找到一帮志趣相投的同学。参赛队员的人数是没有限制的,也没有建议的团队规模,但一个团队需要不同的技术。机器人涉及机械、电子、计算机、创造性等许多方面的内容,一只出色的团队必须要兼顾所有这些方面。

Eula Zhong

在艾克星敦高中读高中的 Eula Zhong 是中国人,初中家里移民到美国,在学校里她和同龄的四个女生一起组成了代表一只 FTC 战队。其中有两个人负责操控,Eula 是负责编程,还有负责指挥的。在老师的帮助下,她们做出了利用手机 WiFi Direct 控制的吸球机器人。因为很特别,她们有幸在今年 FIRST 开幕式上演示她们的机器人。“跟男生他们沟通不来。”Eula 笑着说。

来自中国南京的家鼎是第一次参加 FIRST 的全球赛事,不过热爱机器人的他耳濡目染 FTC 的比赛也有好几年了。这次由于他所在的队伍“9755”在中国区 FTC 比赛中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他得以进入到 FTC 全球的角逐行列中。

尽管教育机构西觅亚公司已经让 FIRST 的赛事 FTC 扎根中国,但这项全球顶尖的机器人比赛在大洋彼岸仍然有很大的推广困难——国内初高中学校仍然以基础应试教育为主,除了一二线城市的一些资源配备良好的学校,这类技术性的社团很难开展起来。

家鼎告诉我们,与美国队伍通常以校为单位不同,他们团队的 11 名队员就来自南京 4 所不同的高中。在教练侯春伟的统筹下,团队成员每周都会抽出十几个小时进行讨论。

China_First

这实际上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尤其是在面临高考的分秒必争的三年里,把几个月的精力投在一个不能为高考加分的比赛上,在很多人眼中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据我们了解,家鼎所在的南京外国语学校算得上公办学校的一朵奇葩,学校的国际部几乎是按照私立学校的标准来,一个班二三十个人,外教全英文教学,使用国外原装进口的教材,但是一年至少要 10 万元的学费。“毕业后,大多同学都保送出国了,我们没有高考压力。”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要应试,在国内 FTC 中获得冠军的队伍放弃了来美国决赛的机会。

FIRST 比赛费用不菲。如果要参加地区赛事,参赛费为 5000 美元。通常,一个团队一年的预算在 1.5 万到 3 万美元之间,具体金额取决于是否参加全国大赛。参赛团队必须通过当地赞助方或通过拨款的形式获取所有资金,这并不容易,但必须如此。家鼎告诉我们,除了学校赞助,他们还拉了一些当地的赞助商。我们发现,比赛现场几乎每一台机器人身上,都贴上了各种赞助商的 logo。

作为 FIRST 的顶级赞助商,高通不仅出钱还出力。Kiet Chau 是高通工程师,这次,他作为导师亲自带领一只队伍。

而在 2008 年,Kiet Chau 高中四年级的时候,他作为参赛者参加了高通赞助的圣迭戈地区赛。比赛期间,他设计了一个对所有参赛队伍都适用的机器人侦察应用。通过这个应用,他们的团队可以收集机器人的数据,了解其他团队的表现,以此制订竞争策略。高通的一位副总裁看到了这个应用,当即让他参加了公司夏季实习的面试,几周后,他便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了高通。

“不只是机器人。”——这句 FIRST 口号几乎是漂浮在空气中的。无论从现场气氛、大会组织还是团队构成和比赛规则看,FIRST 都绝不仅仅是一个只有技术宅才能参加的比赛。

更严谨的说,光有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在展台场地上,你可以看到很多奔波在训练场的“侦查员”。由于 FIRST 的比赛采用了联盟制的规则,在某些阶段的比赛中需要联合对手,这意味着参赛选手就必须具备出色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从而了解队友并与之配合。

在大会现场,除了身着“奇装异服”、推着机器人奔跑高喊“Robot”的初高中生们,你还可以随时看到那些骑在爸爸脖子上的小 baby,一把白胡子却打扮的像个嬉皮士的老爷爷。他们有些是 FIRST 的志愿者,大部分则是跟随队伍而来“家庭智囊团”。

新西兰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家庭队,三个核心成员的家庭都来到了美国。在接受爱范儿的采访时,其中的一位妈妈非常激动,觉得自己的小孩要上媒体了。

三天的比赛下来,“9755”的几场比赛都落败了。家鼎说,在比赛中他们操控还不是非常熟练,而对阵的队伍又是美国的一流强队。

不过大家仍然都很高兴。家鼎说她这次参加 FIRST 全球赛事最大的感染便是“气氛”。与国内 FTC 比赛更加看重结果不同,“他们就像是在玩。”

因为兴趣的原因,家鼎的妈妈这次也陪同儿子一起来到了美国,在表达自己最大的感受时,她只回答了四个字——“全民参与”。

Don Bossi

在 FIRST 开幕式前,FIRST 的 CEO Don Bossi 坐在 Edward Jones 体育场四层看台上向下俯瞰盛况,他说:

“FIRST 只是一个 4 天的赛事,一年剩下的 361 天,我们会派人到 18 个国家不同城市举办活动。我们需要做的并不是强调让年轻人真的去‘做’机器人,而是通过机器人比赛愉悦地享受一切——数学、软件编程、团队协作,认识更多的年轻人。”

在决赛圈一路高歌猛进的强队 987 最终在决赛中败北。队中负责遥控机器人的高二学生 Mohawk 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却没有露出一丝失败者的沮丧,他说:“我觉得非常开心,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别发美食图了,Google 能一眼识破卡路里数

2015-6-02 11:21下一篇

华硕 ZenWatch 2,最像 Apple Watch 的智能表?

2015-6-02 08:5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