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6-01 18:21

专访刘作虎,放肆又克制的一加

高 晨 高 晨 高级编辑/视频策划
-

韩寒、不将就、无印良品、一步一步来……这些围绕着一加手机的标签,让人很容易将一加归为文艺青年那一类。但他们又不是那种离经叛道、太过张扬的理想主义者:

倔强地跳入已成为“红海”的手机市场,却还真找到了自己的蓝海(海外市场);当国内手机打着价格战时,一加又在没调价的情况下凭借单款旗舰达到近 150 万台的销量,且其中海外销量超过 60%;如今在大部分手机系统向 iOS “看齐”时,一加再一次选择“逆潮流”,开发出基于 Android Material Design 的新系统氢 OS。

为什么一加要在二代产品更新前先花力气做自己的系统,与 CM 分开后的一加能否继续维持其在海外手机市场的优势,一加的未来走向会是怎样的?带着这些疑问,爱范儿在氢 OS 发布会结束后采访了一加 CEO 刘作虎。

大家都在关心一加第二代产品什么时候出,这个问题让我压力很大。目前只能说很抱歉,大家不要急,我们一步一步来。

在上周一加氢 OS 发布会结束后的采访中,每当爱范儿问到关于一加二代产品的问题时,刘作虎总是很尴尬地笑笑,然后坦言自己压力也很大。尽管另一位创始人,主要负责海外业务的 Carl Pei 已在近期采访中透露一加二手机会在今年第三季度发布,但相比还未问世的一加下一代手机,刘作虎似乎更愿意谈论已成功展示在人们眼前的氢 OS。

“一加用户一直刷着别人的 ROM,怎么可以连自己的 ROM 都没有?”

一年多前,刘作虎在接受爱范儿采访时曾说过,一旦手机出货量大了,他们就会开始着手 ROM 的搭建。如今,一年 150 万台的销量远超一加预期,无论是出于遵循原先提出的计划,还是为了化解“没有自己操作系统”的尴尬,一加都需要做属于自己的系统。

于是,去年 10 月,一个十几人组成的 ROM 开发团队开启了一加自家手机系统的研发。随后,这个团队逐渐扩展到近 100 人,有来自台湾的设计师,也有从 PA 过来的优秀开发者。

真正开发的时间不到半年,很欣慰能有今天的产出。

刘作虎告诉爱范儿,像一个闭关修炼多年的武林高手终于参透了某本秘籍要去参加武林大会那样的兴奋。

大家都争相模仿苹果时,他偏爱 Google 的 Material Design

一加文艺青年般的调性,在其氢 OS 系统上也尽显无遗。

发布会上刘作虎没有借“诋毁”iOS 来抬高氢 OS,而是把重点放在向人们展示氢 OS 有多么与众不同,基于 Material Design 的氢 OS 有多美妙上。

首屏只给 33% 自由的“氢视窗”,基于自然色彩和基础几何图形的“氢表达”,去掉 DOCK 栏,短信信息卡片化,更优雅的滑动操作……

也许这样的设计会让有的用户不习惯、不喜欢,但即使明知会有风险,一加还是选择了自己认为更好的设计。这种做法跟刘作虎所理解的如何满足用户需求有关。刘作虎说,他认为满足用户需求不是用户说喜欢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而是要探寻他们真正深层次的需求。比如:

用户说喜欢金属材质,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把手机做成金属材质的,因为他们其实需求的是有质感的外观和拿在手中的舒服手感。所以一加没有用金属后盖,而是选用磨砂或竹质来提高手感和质感;同理,苹果有 DOCK 栏,用户习惯了 DOCK 栏并不意味着一加就要照做,如果发现常用 app 显示的界面比 DOCK 栏更实用,那就应该“砍掉” DOCK 栏。

再说回氢 OS 系统。很多用户选择 iOS 是因为 iOS 简洁、扁平化、好用。那既然一加发现 Material Design 有了更美观、简洁的交互,就没有必要也去向 iOS 看齐。至于人们吐槽的 Material Design 重设计、轻功能,刘作虎的看法是:

好看是最基本的要求,氢 OS 做得好看是达到及格线,接着才能再拿功能说话。

没有 CM 光环的一加接下来怎么走?

前段时间的 GMIC 大会上,CM 公司创始人 Steve Kondik 曾放话:“没有 Cyanogen 其(一加)手机的市场吸引力非常小。的确,与 CM 的合作是一加在海外市场举得好成绩的助推因素,但这并不意味着与 CM“分手”后的一加就没法保持原有竞争力。

我们专门针对海外市场做过一项调查,用户因 CM 而购买一加手机的比例在 40% 左右,更多人看重的是一加的硬件品质和其品牌形象。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系统,反而在有的方面会更高效,更能满足用户需求。

刘作虎向爱范儿解释到,他依然很感谢 CM,但也强调一直用别人的系统并不是长久之计。在推出氢 OS 之前,一加曾发布了针对海外用户的氧 OS,试图借助更接近 Material Design 原生态的系统主攻海外市场。

借力发力,是一加惯用的策略。刘作虎也承认,找到理念相同的合作伙伴,让他们来帮忙做他们擅长的事,比所有的设计和功能都由一加亲自操刀更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与 CM 因理念相同结合,又因发展理念不同而分道扬镳,这并不能简单地看做是一加的“损失”,现在的一加依然有很棒的海外合作商 PA,团队中也有许多有海外背景的设计师、工程师助阵,而国内的用户体验设计公司 eico,短信卡片化公司小源科技也都是与一加很合拍的优质合作商。

“如果能坚持戴 Apple Watch 一个月,就考虑做不做手环 ”

在各大手机厂商都在扩大自己的产品线,相继推出可穿戴和智能家居类产品,甚至要打造自身生态系统的大环境下,一加算是比较“冷静”的公司。刘作虎承认他曾经也打算要做手环,但在项目进行了几个月后,他果断砍掉了这个部门。他觉得智能手环和智能手表目前还不是个需要用到的产品,还没弄清楚需求在哪里,就盲目去做很容易走偏。至于一加以后会不会做可穿戴,刘作虎的回答是:

如果我能坚持戴 Apple Watch 一个月,就重新考虑做不做手环的问题。

一加产品的更新迭代不快,产品线也还没有那么丰富,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加就甘愿只做生产手机的公司。在被问及一加会不会做自己的生态和平台时,向来低调谨慎的刘作虎先是表明现在对外谈论生态平台之类的有点为时过早,但谦虚的表达方式下,一加的“野心”也很明显:

目前一加的用户基础还不够庞大,但未来一加会是个移动互联网公司,公司的使命和愿景是做一个整合全球优秀资源的平台,让优秀的开发者、设计师等都聚集到这个平台,做出更优秀的东西。

不过,说完这些刘作虎又赶紧补充到:

当然,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把手机做好。后面的事我们一步一步来。

 

题图来自 凤凰网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