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6-08 17:18

硅谷该向韩国学习什么?

硅谷似乎遇到另一个比自己更具科技范儿的地方了。这个地方离我们并不遥远,那就是首尔。

首尔更多以旅游城市的形象出现在我们眼前。但是这座城市还擅长利用科技让市民的生活更加便利。早在国内 3G 网络还没普及开来的时候,首尔街头已经有人用手机进行视频通话。在韩国生活的朋友也向我炫耀,早在四五年前,就已经可以用每月约 500 元人民币的价格,在韩国享受到无限流量的 3G 上网套餐——考虑到韩国国民的总体收入水平,这个价格算是白菜价了。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的投资人也将目光更多地聚焦在首尔的科技产业上。谷歌于上个月于首尔江南区开设了亚洲首家 Google Campus,官方称这是“首尔创业家们共事与共同学习的空间”。事实上,首尔江南区已经成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移动互联网初创企业的聚集地了。

美国风投公司 500 Startups 最近也正式推出了他们旗下的小额基金 500 Kimchi(Kimchi 是泡菜在韩语中的读音),根据 TechInAsia 的报道,这个价值 1500 万美元的基金将目标锁定在韩国移动互联网初创企业身上。

500 Kimchi 的负责人 Tim Chae 表示,美国投资人已经开始将首尔看作一个水晶球,透过首尔,他们能一窥硅谷的未来。

纽约时报则撰文呼吁硅谷乃至全美国,都应该向韩国首尔学习。说到底就是要学习韩国的网络。

韩国网络普及率以及网速一直闻名于世。根据 Akamai 的调查报告,在 2014 第四季度,韩国以 22.2 Mbps 的平均网速蝉联第一,中国香港地区和日本则分别以 16.8 Mbps 以及 15.2 Mbps 的平均网速位列其身后。虽然说国土面积太大基础设施建立起来成本高,但是作为科技强国的美国在这份榜单上居然排不进前十,而中国大陆在这类排行榜上一般都是倒过来看比较好找。

在美国旧金山,单单是公园提供免费 Wi-Fi 就足够人们欢天喜地庆祝一番了。但是在首尔,每一个位于地下好几层的地铁乘客都能够在列车上在线观看电影。在中国?出门在外就别老玩手机上网了。

互联网大普及

根据 Google 去年年底的统计数据,韩国的智能手机普及率约为 80%,几乎达到了国民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程度。

1995 年,韩国政府颁布了一项十年计划,建设全韩国的宽带设施,并通过一系列的公共项目,向韩国民众宣传网络会给生活带来怎样的便利。同时韩国政府还通过调整对服务提供商的政策,让他们形成合理的良性竞争,以保证消费者能够有多样化的选择。

20 年来,韩国政府在基础设施的建设上投入了非常多了人力和物力。如今免费的 Wi-Fi 信号覆盖整个首尔城,平均网速几乎是美国的两倍。

之前何宗丞也介绍过韩国的 LTE 网络

作为全球网速最快的国家之一,韩国在通讯行业的优势一直从从互联网时代延续到移动互联网。虽然并非世界首个推出 LTE 的国家,但韩国却拥有 LTE 全国网络服务、首次 LTE-A 服务以及最高 LTE 用户普及率等殊荣,不仅如此,三星、LG 和 PanTech 等 LTE 终端普及率也占据全球需求的 70% 以上。可以说,韩国是名副其实的 LTE 主导国。

……

韩国国内也有三大运营商,分别是SK 电讯、KT 和 LG U+。直观理解三家运营商的关系,SK 电讯拥有全国 50% 的户数,相当于我们的中移动,KT 固网较强相当于中电信,而 LG U+的地位则更像中国联通。

由于在 3G 时代相对落后,因此 LG U+ 在 4G LTE 的投入力度就更大,希望借此逆袭。2011 年 9 月,SK 电讯率先开始 LTE 商用,LG U+ 紧随其后于10月推出 LTE,此后便不断重金投入 LTE 网络的建设,LG U+以惊人的速度,在短短 9 个月内就实现了 LTE 在韩国的全境覆盖,大大超过 SK 电讯和 KT 的网络覆盖水平。

为了保持优势,韩国科技部最近又公布将斥资 15 亿美元升级韩国移动网络基础设施。根据 CNN 的报道,韩国预计于 2017 年试运营 5G 网络,且在 2020 年将其全面普及。在那种网速下,一秒钟可以下完一部高清电影。

由此可见,韩国良好的互联网环境,不仅仅是政府的作用,还有市场竞争、大企业、以及用户习惯的影响。

软件开发思维

纽约时报认为,没有了网速带宽的限制,韩国的软件开发和设计者往往会随心所欲地加入更多的元素和插件,更多出现像 KakaoTalk 这种大杂烩式的聊天软件。除了和朋友聊天之外,用户无需退出 KakaoTalk 就可以在上面看新闻、订餐、玩游戏。

其实如果硅谷的创业者们真想学习一下的话,来自中国的微信也非常值得参考——考虑到在中国大家还是都要省着点用流量的情况下,微信的短视频、支付、朋友圈等功能仍然能做到十分火爆。

而在美国的开发者们则奉行简洁主义,某些原因也是因为他们为了保证运行速度,要学着去摒弃那些太占用带宽资源的元素。所以美国的开发者,更多做出来的都是单一功能的应用,相比于 KakaoTalk 和微信,What’s app 的功能就显得很单一,因为它只能用来聊天。

实际上,与其它国家之间太过明显的网速差异也让韩国开发者在考虑将产品国际化的时候有些无所适从,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为了照顾较慢的网速,也要学着去精简软件。

文件分享服务商 SunShine 最近在旧金山设立了办公室,他们的 CEO Nicole Kim 表示,为了适应美国相对较慢的网速,他们必须对 Sunshine 进行精简。此外他们优化了 Sunshine 对文档和设计稿等小文件的传输的支持,以满足不同市场的需要。相比之下,在韩国和香港等市场,用户更多是用 Sunshine 来传输音乐和视频等体积相对较大的文件。

商业模式与扩张

即使硅谷从不缺乏先进的商业模式,纽约时报还是认为,他们可以向韩国初创企业学习如何培养本国国民使用手机支付的习惯,不仅仅是线下购买实物,也包括购买线上的虚拟装饰品。Line 和 Kakao Talk 这两个韩国公司旗下的即时聊天工具正是这方面的能手,单单是售价 1 至 2 美金的聊天表情包,就已经为他们创造了数亿美元的利润,而传统的广告收入,如今只是这两个即时聊天工具收入的一部分而已。

此外不仅仅是硅谷,包括中国的许多互联网企业,都可以向韩国互联网企业学习如何让自己更具有国际眼光,进而将自己的产品推广到全球。许多韩国企业从创立之初就有向国际市场扩张的想法,当然,这其中也有韩国本土市场容量过小的客观因素,但这也造就了那些来自韩国的跨国大企业,在这些韩国首尔的这些初创企业中,或许就有着下一个 Line 或 KakaoTalk。

 

题图来自纽约时报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这也许是广场舞大妈最爱的可穿戴设备

2015-6-08 17:48下一篇

WWDC 悬念:今晚的女主角是谁?

2015-6-08 17:11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