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6-22 10:35

亚马逊要按阅读页数向作者付费,但被翻得多的就是好书吗?

何宗丞 何宗丞 主编
-

你的书架上可能有几本只翻阅几次的图书,而你的 Kindle 里可能有更多的未阅读书目。但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按照固定的定价来购买这本书。

现在亚马逊要改变这一状况,从下个月起,亚马逊将实行一种全新的电子书销售模式,根据读者阅读电子书的页数向作家支付相应的费用,而非销售(下载)的数量,目前这种模式只针对两大订阅服务 Amazon Lending Library 和 Kindle unlimited。

当然,放大字号是徒劳的。为了精确地统计读者阅读的“有效页数”,亚马逊设计了一种名叫 KENPC v1.0 的计量方法,全称 Kindle Edition Normalized Page Count,KENPC 基于标准字体、行高、行间距定义了“一页”的信息量。更有趣的是,读者停留了一定量的阅读时间的一页才被统计为有效页数。

亚马逊表示,这种改变源于一些长篇作家的抱怨。他们认为,短篇作品的作者可以从此前的系统中获得不公平的优势。因为在亚马逊之前的规则中,电子书无论长短,Kindle unlimited上 的借阅费用都是一样的。于是,系列小说和短篇作品开始增多,有些作家甚至还将一本小说按照章节分成若干个独立的故事。

但亚马逊没有简单地选择为长篇作品支付更多费用的方式。他们希望通过新的分成模式厘清一个概念:购买不等于阅读。它们认为,价值的体现应该从获取价值开始,而这种模式把两者紧密地联系到一起,更能够激励作者写出吸引读者的作品。

说到新付费模式,就不得不提亚马逊在去年上线的 Kindle unlimited 项目,作为一站式打包的电子书订阅服务,用户每月只需支付 9.99 美元,即可无限量阅读 800 万本电子书,包括作家自行出版的电子书和传统图书商出版的电子书,就像 Netflix、Spotify 等流媒体订阅服务一样。

KU-gift-lp-header._V308065772_

这是个对于读者有着不小吸引力的计划,特别是对于阅读量大而涉猎广的读者。

但在数字出版这个制衡市场,读者高兴往往意味着出版商和作家利益的损害,事实上在推出 Kindle Unlimited 后亚马逊便遭到五大出版商的联合抵制。不仅仅因为这种模式在“情感上”伤害了作家——书从一本本被挑选的文化产物变成一捆捆甩卖的“廉价商品”,更因为这种模式从根本上推翻了亚马逊与出版商之间传统的利益分成模式——双方分成模式是以购买行为计算的,也就是说读者每购买一本书,亚马逊都需要向出版商支付一笔费用,这笔费用通常占电子书定价的七成。

但在这个无限购买的包月服务的驱使下,读者买书可能变成像逛超市一样,无限制地往购物车添加那些可能永远都不会翻开的电子书,反正没有边际成本,读者不需要为单品付费。如果完全照办之前三七分成模式,亚马逊可能会亏死。

所以当时亚马逊是这样计算作家收入的 :首先,读者的下载图书后得阅读到 10% 的内容才会被计入下载次数。作家收入=图书被下载的次数 x 基本单位价格 ,所谓基本价格单位是一个浮动的数据,跟图书整体下载量直接相关,亚马逊每个月都会重启的基金池来计算。

这套模式的问题不仅仅在于无差别对待不同长短内容,更在于作家无法掌控作品的定价——基本价格单位的浮动差距可能从 1.3-2 美元不等。

在过去,只要每月作品下载次数较高,作家就能获得较高的收入,而在按页计费的分成模式下,翻页总数上升,作家才能拿到更高的收入。亚马逊不仅不必为那些买来而未没有怎么被阅读的作品买单了,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大浪淘沙依然能够沉淀出好的作品,作家的价值会得到一个量化的体现。

与电影、报纸杂志在内容销售之外还包含广告模式不同,电子书行业建立在一个出版商、作家、平台方和读者制衡的一个生态中,内容价值导向的商业规则无疑是最基本也最健康的模式,Kindle unlimited 以统一定价无差别对待所有内容,显然在情感和利益上对内容生产者造成了双重伤害,而按页付费模式重新考虑了作家和出版商的利益,至少在内容价值的评估上有了一套体系。

那么,问题就只剩一个了:机场书店门口显眼的书架上那些被翻破了的那些书真的是好书吗?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