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人体科技也许是:耳朵听颜色、手臂听音乐

公司

2015-08-26 18:19

21 岁那年,Neil Harbisson 的眼中还是看不到颜色,但是他可以听到颜色了。

作为先天性色盲,Neil Harbisson 过去一直生活在黑白的世界中。后来,他在自己的大脑中安装了一个可以将颜色转成声音的设备,虽然 Neil Harbisson 看到的世界依然是灰暗的,但颜色对他来说已超越色彩本身,成为了可以听得到的音符。Neil Harbisson 相信:

如果我们把自己的身体与科技结合,那人类的能力和知觉都会得到大幅度提升。

像 Neil Harbisson 这样借助电子或机械装置代替身体部分机能的人,通常被成为赛博格(Cyborg)。

成为赛博格(Cyborg)

2

Neil Harbisson 从 2003 年开始与控制论专家 Adam Montandon 合作,希望借助科技让他可以利用声音的频率来感知色彩。最终两人决定在 Neil Harbisson 脑中植入一个类似触角的可联网装置,帮助他听到颜色。

Neil Harbisson 说,这个触角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丰富的变化。他选择鞋子时不是看颜色而是听音调,吃的食物因为颜色不同也会有不同的音节跳出,连逛超市都有种泡夜店的感觉,有各种音频在脑中跳跃。

有了触角,Neil Harbisson 不仅可以轻松通过色盲测试,连红外线和紫外线都能感受到,他的颜色分辨能力甚至可以超过常人。

奇怪的是 Neil Harbisson 并不觉得将带有传感器的装置装进身体会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机器人,相反,他觉得成为赛博格(Cyborg)后,自己跟生物、跟自然都更加接近了。

尽管 Neil Harbisson 的触角曾经也被黑客攻击过(他的触角接收到过不明来历的信息),他仍然坚信科技是可信的,并且把互联网科技看作是人类感官的延伸。Neil Harbisson 还在 2010 年专门成立 “赛博格(Cyborg)基金会”,以帮助想成为赛博格(Cyborg)的人。同时他还预言称,也许 100 多年后这种技术会被 “基因改造(genetic modification)” 所取代,届时人们可通过基因改造为自己增添触角。

Neil Harbisson 并不认为科技可以取代人脑,他觉得人们不应该害怕科技,如果人类能与科技紧密结合,二者都会变得更强大,这样就不用太担心会被科技操控。

他的第三只耳是外骨骼

20

像 Neil Harbisson 一样,行为艺术家 Stelarc 也给自己的身体加了些高科技的东西。不过, Stelarc 比 Neil Harbisson 更疯狂,他自己的身体本身没有问题,所以安装联网装置的目的完全是在拿自己身体做实验:装一个可以收集声音的外骨骼、在肚子里塞进一个微型摄像头,这都是 Stelarc 的疯狂实验。

第三只耳朵项目花费了 Stelarc 10 多年时间,最终他找到了合适的外科医生将一个可以听声音的 3D 打印外骨骼安装到自己身上。未来他还想再在这只 “耳朵” 上添加一个麦克风,好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听到他。

Stelarc 自己的耳朵没有任何问题,所以这只 “耳朵” 不是给他自己的,而是一个能服务其他人的联网器官。在 Stelarc 看来,人类的生物属性始终是有限的,但当人体与科技结合后就能突破人体自身和地理位置的限制。

当我们的身体本身融入了高科技部件后,也许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设备这些就都没有必要存在了。未来,我们很可能不会再被各种高科技围绕,因为这些科技都已被植入人体,或是通过基因改变或是通过纳米技术来实现。

不过, Stelarc 的这些尝试并不是一帆风顺。外骨骼装在他手臂上没过多久就因为细菌感染不得不拆掉。就算没被拆除,由于重量太重这个外骨骼也最多只能在表演的时候给人展示一下。

除此之外,被黑客攻击也是在体内植入联网装置面临的最大威胁。假如有人黑了你的身体去做坏事,到时候该由谁来负责是人体和科技结合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但在这个问题上,Harbisson 和 Stelarc 的看法都比较乐观。他们觉得安全问题不应该成为阻碍人体科技发展的因素。就像生物进化一样,科技发展到一定水平,人体与科技装置的融合也许会是生物进化论的下一篇章。

题图来自 mashabl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