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09 23:38

五年后,Instagram 没有被任何人毁掉

Instagram 五岁了。

尽管被 Facebook 收购(让每个人爱恨交加的社交网络)、添加了视频、改变了滤镜、增加了(一些)广告、允许私信、分出了 Layout 和 Lyperlapse 应用、背叛了自己的“你只能拍摄方形照片”的理念,开发了“搜索和探索”功能,收获了全球对如何使用该服务抱有完全不同观点的 4 亿用户,Instagram 仍然是出色的。当你与朋友分享生活中的某个时刻,它仍然是难以超越的方式。

“我的一天开始于这样一句话,‘我们如何才能不毁掉它?’” 联合创始人和 CEO Kevin Systrom 说。听起来,他的笑声一半讽刺,一半真诚。“[其它公司]丧失了他们的使命。我不是说商业方面,我说的是,‘你当初为何要创办这家公司?’ 我们最初创办这家公司的原因是……我们认为图片和视频会逐渐成为交流的主要媒介。我们从未放弃这个想法。你不能在信息流中发布文字,我们也不支持链接。这是有原因的。它不是链接分享,也不是发泄情绪。它让你分享周边的世界。”

5 年之后,它仍与首发版本是几乎完全相同的。

“我们保证,我们正在做很多事情!” 当我后来就此与设计团队交流时,设计主管 Ian Spalter 笑着说。

“我向人们展示 Instagram 的第一张截图,然后,他们会奇怪,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设计主管 Ian Silber 说,“我们忠实于 Instagram 的原版,但是,我们改变了一切——就像是为一辆移动中的汽车添加了新的引擎和部件。”

为什么改变如此之少

如果你去寻找一个具体原因,以解释为何 Instagram 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原因是这样的:Instagram 是为 iPhone 设计的。5 年后,我们仍然使用着几乎同样的 iPhone(或者受到 iPhone 影响的设备)。Instagram 的第一个版本诞生于自编辑。它是 Burbn 的精简版本,而 Brubn 是 Systrom 一款失败的全能应用,包括了签到/游戏/图片分享/社交媒体等功能。去除掉大多数功能后,Instagram 火爆起来。它简朴、凸显图片的界面体现了那句老话“一图胜千言”。

直到今天,“先做简单事”是 Instagram 内部的格言。“当我们看待任何问题时,我们会深入研究各种解决方案,但是,当决策和发布时刻到来,问题就变成了:‘我们做这件事时,能想到的最简单方法是什么?’ ” Spalter 解释说,“这不是追求简单,或者避免过度设计 ,而是要满足 90% 的人的需求。

不要去考虑过于特殊的用户案例。在推出视频功能时,Instagram 展示了他们“满足 90% 的理念”的效果。“我们想要推出视频,但是,我们不会去做个视频播放器,带上进度条什么的,” Spalter 继续说,“[我们问的是],‘你如何以最简单的方式把视频放到 Instagram’,然后,在今后不断做出改进。”

至于 Instagram 追求的真正功能——这些功能并不是太多——设计团队通常以自己的观察开始,因为他们每天都看到真实的人与产品之间的互动。对于许多公司来说,理解用户行为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是不可见或者难以追踪的,而随着新滤镜或文字效果的图片出现信息流中,Instagram 的设计团队能够直接看到新趋势的出现。

“这的确是件特别的事情。整个社群创造着内容,而你看到不间断的、活动中的信息流,展现着人们如何使用产品。” Spalter 解释说。如果设计团队发现了某种趋势,数据团队能够用具体数字去证实,从而确定某个新功能是否值得全力投入。

这种决策过程驱动了 Layout 的开发。它允许用户拼贴自己的照片。同时,这也驱动了最新的一项新举动。在方形图片之外,它开始支持垂直或水平向的长方形图片。在后面的案例中,数据团队发现,Instagram 上 25% 的图片都有白条,因为它们不适应方形相框。

“我们的想法是,‘很显然,这是一种不会消失的趋势,那么,让我们做出最好的体验,而不是与之抗衡,’” Systrom 解释说,“实际上,随着时间推移,你必须大幅改进自己的产品。否则,你会落后的。”

为何许多东西都要发生改变

在处理设计上的升级时,Instagram 通常有着一种近乎懒惰的自信,但是,它最激进的升级就是在过去两个月发布的,包括了前面提到的取消方块图片以及增加“搜索和探索”板块(你可以实时观看全球大量添加便签的事件)。另外,这个平台仍然没有太多的广告——这是一个有争议的内部话题,Facebook 设计师正与团队进行着合作。它面对着来自 Snapchat、Twitter、Vine、Periscope 日益激烈的竞争。除此之外,13 人的设计团队仍然相对年轻。资历最老的成员到公司仅有两年半。

如果说,Instagram 有个成熟到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的时刻,那么,这个时刻已经到来。

“在几年内,你获得了一定的成功,然后,你继续着一直在做的事情,没有问题。但是,颠覆发生了。” Systrom 警告说,“以 Facebook 为例。Facebook 真的非常成功。然后,手机出现了,如果他们没有大步转向移动,表现得非常大胆,那么,他们现在已经失败了。在技术上,你需要下非常大的赌注。”

对于 Instagram 来说,探索新平台可能会是特别棘手的问题。请记住,Instaram 是一个专门为手机设计的平台。它是一个可滚动的信息流,快速拍摄,方便分享。到了桌面上,没有摄像头或触屏,Instagram 只是另一个图片网站。可穿戴设备,比如 Apple Watch 上的 Instagram 是个无关紧要的东西,因为它会变成邮票般大小(或者,在手腕上看着食物垂涎欲滴是愚蠢的)。当你考虑到 Instagram 在虚拟现实中的样子,这种错位感就会更加强烈。当信息流转换到虚拟手势控制的 360 度空间,它能否保持现在的简洁?

但是,当我问 Systrom,Instagram 如何挤入未来的平台,他只是重新阐述了最初的使命。

“Instagram 是捕捉和分享这个世界的各种时刻。思考一下我们达到的成就吧。如果我们让你不仅能与朋友分享生日图片,设想一下,我们到了 VR 普及的时候,你在世界的某处体验一场鲜活的事件——海外的抗议、足球世界杯,或者 Taylor Swift 演唱会。当你体验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就好像是在做时间旅行。Instagram 永远是与此相关的。” 他说。

“碰巧的是,在捕捉和分享这些时刻时,目前的最佳方式是手机。但是,从长久来看,我并不会与之永久捆绑。”

By Mark Wilson From Fastcodesign

题图来自 rachelsimmons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不止苹果 CarPlay,凯迪拉克新 ATS-L 如何玩转互联和体验?

2015-10-10 00:30下一篇

【视频】200 秒看完大疆产品线

2015-10-09 20:3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