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15 09:08

苹果最高机密的实验室里到底藏着什么?

黄 美菁 黄 美菁 编辑
-

本文全文译自 Medium Backchannel 栏目,原文标题 What I Saw Inside Apple’s Top-Secret Input Lab,作者 Steven Levy,他以外来参观者的视角描绘了苹果绝密实验室,揭秘了苹果产品背后精密的测试流程。爱范儿积木、黄美菁翻译出品。

内部人员把它叫做 Vallco Parkway。从苹果在库比蒂诺(Cupertino)的 Infinite Loop 总部出发,在 280 公路快速地拐下来,就能到达这座不起眼的建筑。对于每个使用 Macintosh 的用户来说,它像是连接手指的神经中心。这是输入设备设计实验室。苹果在这里设计和测试新键盘、触控板和鼠标的原型机。它塞满了如宝藏一般的精密仪器,足以让极客们兴奋不已。

此前,还没有一位记者或者媒体摄影师跨过这个实验室的门槛。但是为了昭示最新 iMac 的诞生——或许这个曾经封闭的公司想要展现一种更加透明的态度——苹果向 Backchannel 打开了它的大门(好吧,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谈论了它的新 iMac 和总体策略。下面就是我所看到的。

keyboardtest

在一个用户测试实验室,苹果让调查对象坐在键盘前,把他们与传感器连接起来,测试使用设备打字对身体的影响。“我们找来了各界人士,做内部用户研究”,生态系统产品和技术部门副总裁 Kate Bergeron 说。(总的来说,她是苹果输入设备的决策者。)“我们在所有键盘上做关于肌肉疲劳度和记忆、声响、准确性和其他一些测试。”

keyboardtest2

“输入准确性是我们使用的一个度量标准,还有,用户需要多长时间适应新键盘,”Bergeron 说。她声称这些新测试显示“用户更快地适应了它,并且能够更准确地找到按键的中心位置。”

我们进入了一个严密防守的地方。Bergeron 说,这是许多“特色实验室”中的一间。它放满了新奇的机器,大多数是苹果定制的,用来测试他们的设备。多数情况下,它们像机器人一样有条理地点击、敲打和移动鼠标,以测量设备的性能和持久性。测试结果由复杂的软件来分析。“每一个新产品需要属于自己的测试,”她说。“我们必须设计固定装置,才能测试这些产品。团队做了大量的工作,尽可能快地确定不同设计的特色。”

tapper

上图的机器上有个锥子——它看起来有点像修理眼镜的小螺丝刀——它多次点击每个键帽,“今天,我们运送的每个键盘都进行了五点测试,包括四个角和中心,”Bergeron 说。

tapper2

另一个机器人打字员是用来测试持续性的。在苹果的测试中,键盘被敲打到 500 万次。(这些演示,部分是特意展现给我们看的,但是,某些测试设备来自中国装配线。)除了测试它们的原型机,苹果还会检查正式生产的版本是否合格。这让输入设备实验室整年都保持着非常忙碌的状态。

3dpriter

一个设计实验室怎么会没有一台 3D 打印机呢?苹果用它的 MakerBot 来打印各种玩意,比如特制的支架,使设备在测试时保持最佳的支撑角度。

wooden_platform

苹果在不同的表面上测试它的鼠标和触控板——玻璃、金属、三聚氰胺树脂、木头、钢筋混凝土。“我们搞清了什么几何形状在什么材质的桌子是行得通的,”Bergeron 说。这时,机器人手臂正在一个木制平台上推拉着触控板进行测试。

“我们重复多次,以获得最好的点击感受,” Mac、iPad 、生态系统和音响工程部副总裁 John Ternus 说,“为用户找到魔术般的体验。”

lab2

对于苹果来说,每个键盘代表着一个不同的挑战。它需要为特定设备定制按键下的机械装置。为了解方案是否可行,苹果制作的原型机要远远大于实际的按键,几乎就像汤姆汉克斯在电影《长大》上跳舞时踩过的钢琴键。如果你仔细观察上图中左边的长桌子。在靠近椅子的地方,你能够看到苹果为测试新键盘而制造的原型。

acoustics_room

在音响屋,苹果测试其产品制造的声音。“要得到正确的触感,你需要正确的声音,” Ternus 说。这个屋子的主要部分是一个巨大的隔音室。在苹果创造的测试声音微定位的系统中,它属于核心部分。在测试新的 Magic Keyboard 时,苹果深度利用了它。 “原型机与销售品之间存在结构上的不同,因此,这个特别的键盘需要严格的监督和关注,以做出非常好的机械装置,” Bergeron 说,“在某次测试中,机械装置产生了一种我们不喜欢的声音。于是,我们去深入了解,最后改变了机械装置的材料,才获得消费者乐意听到的声音。”

在测试新的 Magic Trackpad 2 时,苹果同样需要对声音进行精密校准。“按下去”和“弹上来”时的声音都需要是合适的。当然声音测试机器及其捕获的各种声波是无法分出高下的,最终所谓正确的声音还是必须由人类来决定。“我们坐在屋子里,那些真的会唱歌的人——不是我——在找声音对应的音准。 ” Ternus 说,“这个声调太高了,需要降下来一点。其实最终的决定还是来自于,我们究竟觉得这个声音怎么样?“ 毕竟,我们的感觉才是终极的输入设备实验室。”

题图和插图来自:Medium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