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0-28 14:46

Google 计划重返中国,但结果可能令你失望

何宗丞 何宗丞 主编
-

要不了多久,主流国产智能手机的屏幕上就会出现几个 Google app,特供中国的 Google。

Google 重返中国市场的小道消息夹杂着网友的期盼和臆想不绝于耳,这件事终于有了下文:根据我们获得的独家消息,Google 计划将部分服务落地中国市场,打造相对完整的一套服务体验,包括 Play 应用商店、Play 游戏、地图和翻译。

目前 Google 已经在中国设立服务器进行内测,特供版的 Play 商店采用了红色的设计,并不包括音乐、书籍和电影资源。届时用户可以通过绑定银联卡购买应用及游戏。

当然,这也意味着服务必须接受本地的法律法规,与此前 Evernote 落地中国的产品逻辑一致,用户使用手机注册中国区 Google 账户,但中国区 Google 账号体系是独立于 Google 的,也就是说,你现有的 Gmail 邮箱届时无法登录中国区 Google 账户。

在回归的产品名单里,我们没有看到诸如 Google 搜索这样的核心业务,我们猜测政策审批可能不是 Google 回归中国进程中的最大阻力,而在于 Google 内部面对巨大商业机会与意识形态和审查机制之间的纠结。

How Google Works 一书中就记录了公司管理层的这种争论——

Google 内部不少人对于发展中国业务抱有不同意见,但“商业上的考量以及想要改变中国信息流通现状的愿望,都是我们的天平倒向进入中国市场一端。时任 Google CEO 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向认为打入中国市场不仅是个英明的商业决策,从道德价值观而言也是正确的选择,虽然谢尔盖对此一直持有不同意见,但拉里一直与埃里克所见略同。”

“Sidewinder”——侧击,这个由 Android Police 从 Google Play 拆包里发现的中国国旗样式的 Play 商店 logo 的代号似乎就包含了一种“曲线救国”的隐喻。毕竟,应用分发是少数既具有庞大商业前景又可以不触及价值底线的服务。

随着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逐渐淡出 Google 日常运营,刚登上 Google 权力宝座的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希望追逐下一个 10 亿的市场,他曾经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

“我并不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黑洞。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而我们可以扮演一种支持平台。未来,我们也有机会提供其他服务。”

google-sundar-pichai

2010 年 Google 撤离中国,尽管 Android 在中国统治着接近 90% 的市场,但 Google 却没有从中国 Android 红利中获得太多收益。相反,为了争夺 Android 应用分发入口,国内已经形成了以百度 91、360、豌豆荚、腾讯应用宝割据的格局,也造就了诸如软件版本混乱、盗版和恶意软件充斥乱象丛生的局面。

逻辑上 Google 要直面新规则土壤下壮大的几个强劲对手,但因为独立账号体系以及在华缺失的搜索、Gmail 等核心业务, Google 系统与应用服务这个最大的优势也不复存在。而在预装设备扩大占有率这条路上,诸如小米、华为等智能手机公司也不可能抛弃自有渠道,尽管根据移动应用软件分发协议(Mobile Application Distribution Agreement),国内开放手机联盟厂商必须预装 Google Play 以及其他 Google 要求预装的服务。

这样一来,留给中国版 Play 商店也剩下一个正统身份的外衣。

或许 Google 的想法并不是直接与这些第三方渠道竞争,是将已然在中国市场碎片化的 Android 市场重新整理统一,完善和协调更好的盈利模式,帮助开发者统筹 Android 系统上的缺失盈利。毕竟对于开发者而言,中国也只是全球市场一百多个国家中的一个。

题图来自:android central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