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产品 2015-11-03 10:17

50 位员工,收费服务,但这个 app 却赢得了 9 亿用户

黄 美菁 黄 美菁 编辑
-

当 Facebook 去年二月拿出令人震惊的 190 亿来收购 WhatsApp 时,美国还很少有人听说过这家小小的硅谷初创公司。这个举动甚至震惊了那群密切报道湾区科技动态的记者。这是因为 WhatsApp 很少做公关宣传——它的同名 app 已经在美国之外的地方非常流行了。

在海外它被如此广泛地使用着。Facebook 之所以报出 190 亿美元,是因为用户可以通过这个 app 发送互联网短信,而不需要因为跨网发短信而给那些无线运营商交上高昂的费用。它当时已经拥有庞大的 4.5 亿用户,遍布欧洲和发展中国家,包括印度和非洲。是的,这个 app 非常简单。但它满足了真实的需要。而且当某些地方无线带宽受限制的时候,它可以成为一个可以搭建各种简单服务的平台,来满足人们即时通信的需要,虽然这在美国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一个简单的通信应用就可以同时满足语音呼叫、视频呼叫、即时支付和其他更多的功能。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通信工具,它展现在被短信费用折磨了那么多年的人们面前,于是改变了一切,”在去年秋天 Facebook 收购被批准后的不久,David Soloff 和我们说了这段话。他在 WhatsApp 的帮助下创立了自己的公司,Premise。“WhatsApp 是影响深远之物。”

现在,在监管机构同意 Facebook 这次收购案的一年后,WhatsApp 的用户数达到了 9 亿人,这使它成为地球上最受欢迎的 app 之一。没错,Facebook 有 15 亿用户,但是很少有 app 能够接近 WhatsApp 了。而实际上,语音呼叫功能的增加,肯定会让 WhatsApp 吸引更多的用户。但是,可能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家做了那么多事的公司只有非常少的员工。一个地球上最流行的 app 竟然是一家只有 50 位工程师的公司运营的。

但是,美国媒体对 WhatsApp 仍然没有多少报道。这个 app 从很大意义上来说是一个海外现象——而且这家公司仍然很少做公关工作。在一个有他们出现的报道中——一篇重现 Facebook 收购那天的《福布斯》专题文章——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Jan Koum 仍“不知错”地说,他认为公关和新闻报道会阻碍公司的发展。“公关和报道会扬起灰尘”,Koum 说,他在乌克兰出生,和雅虎的老同事 Brian Acton 共同创办了这家公司。“灰尘会进入你的眼睛,这时候你就很难专注于产品了。”

whatsapp_founders

(WhatsApp 两位创始人:Brian Acton(左)与Jan Koum)

但是,在公司被 Facebook 收购一周年的庆祝会上,Acton 同意回答一些问题,尽管只是通过电邮。采访的结果如下,为了清晰呈现,我们做了一些细微的编辑。

除了你在下文能看到的,我们还问了 Acton 公司是否会在 WhatsApp 上添加视频呼叫功能。他没有回答,但根据推测,是会的。Facebook 已经在 Facebook Messenger ——一个 Facebook 自己开发的类似 WhatsApp 的工具——上添加了视频呼叫功能。这是通信应用的新发展领域。

为什么 Facebook 需要两个通信 app?是的,它们服务的是世界的不同地方。Facebook Messenger——从基本的 Facebook app 中剥离出来——快速发展至今已经有 7 亿用户,但大多数是美国人。所以这两家公司在匹配上是合理的。 Facebook 可以到达那些 Messenger 不能触及的海外用户,而 WhatsApp 又可以接入 Facebook 为服务其在线帝国而构建的大型基础设施。Facebook 不仅在全球建造了非常多的计算器数据中心,它还在世界非常多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里部署了自己的机器构造网络,以提高信息分发的速度。另外,它还购买了了纤维光缆,让数据能在全球快速地穿梭。

WhatsApp 从 Facebook 的全球网络中获得了许多益处,但是在很多方面,它仍然是一家独立的公司。

连线:WhatsApp 服务超过 9 亿的人,这些人多数在海外。在公司运营方面,它采取的方法与许多硅谷科技初创公司相反。但看起来,这些事情是顺其自然地发生的。你们是什么时候决定认真追逐海外市场?方法和理由是什么?

Brian Acton:2010 年早期,我们在 iPhone 上发布了首款地区版本。比如说,它包括了西班牙语和德语的翻译。从一开始,我们就认为,我们的产品应该是任何人都可用的,无论他们在何处,而实现此策略的一个明显方法就是添加本地化的翻译。我们发现,为了这个目标而添加的每一种新语言——或者一种新的手机系统 ——我们都会迎来更多的用户。今天,我们支持全球 50 种语言。

连线:在打开国际市场的过程中,你们与国际性的无线运营商达成协议,说服他们把你们的应用与手机捆绑,作为短信的一种替代品。这是怎么做到的?你们是如何说服运营商的?这种合作容易还是困难呢?

Brian Acton:通常来说,我们与那些开明的运营商合作。他们明白,自己提供的移动数据服务是未来,而且,他们想要在自己的网络中实现更多的数据流量,吸引更多的客户。要做到这一点,WhatsApp 是一个不错的跳板。在交易谈判的时候,我们指出,这是一个三赢策略。用户、运营商和 Whatsapp 都可以从中获益。这是推销产品、赢得关系的最好方法。当然,每个运营商都不同,因此,与每个运营商单独谈判是耗费时间的。这使得整个过程比我们设想的更为困难。

连线:公司赢得了如此多的用户,这些合作是关键的原因吗?在扩展 App 的影响力方面,你们还有什么其它方法?

Brian Acton:我们努力使应用运行在尽可能多的手机系统和运营商网络上。在达成我们的整体策略上,这些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我们还专注于应用的简洁、效率,以及服务的可靠性。所有这些策略是相互影响的,共同助力我们在全球的快速成长。

连线:好吧,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相对很小的工程师队伍帮助下,你们赢得了 9 亿用户。如今,公司的工程师仍然是 50 人左右。这是怎么做到的?

Brian Acton:我们尽可能雇用最好的人才,而且,我们专注于功能的核心特征。我们采用工程师的思维模式,努力使我们的服务运营成本达到最小(服务器数量少,硬件质量高,尽少地影响员工效率。)

连线:你们运营时用到了 FreeBSD 操作系统和 Erlang 编程语言。在硅谷的科技界里,这两个工具并不常用。这是如何发生的,理由为何?

Brian Acton:我们使用 FreeBSD 的原因是,Jan 和我都有从 Yahoo! 习得的 FreeBSD 经验。FreeBSD 有调教得非常好的网络栈,而且,它的稳定性极为突出。我们发现,管理 FreeBSD 软件是非常容易的。

我们使用 Erlang 的原因并不是那么直接。我们最初的聊天服务器是用 Erlang 开发的。我们得以利用 Erlang 语言的特点,升级我们的服务,同时保证非常好的运行状况。在我们前进的每一步,Erlang 都显得极为稳定并且展现非常好的性能。我觉得,如果我们曾经遇到一些非常难跨越的障碍的话,我们可能会放弃 Erlang,转向另一种语言。幸运的是,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连线:为什么 FreeBSD 有优势?难道 Linux——一种更为广泛应用的开源操作系统——从某些方面来说不是更可取的选择么?

Brian Acton:Linux 是个极为复杂的东西。FreeBSD 的优势是,它是一个单发行版,拥有极为出色的软件仓库。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优势,因为,在操作系统层面,我们只出现了很少的问题。如果用 Linux 的话,你可能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做选择,而这是你要尽力避免的情况。

连线:为什么 Erlang 如此有用?是因为它是为你们的通信需求而设计的吗?还是因为它非常擅长处理并发任务?

Brian Acton:Erlang 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益处。在 WhatsApp 之前,Jan 和我都没有接触过 Erlang。不过,我们发现,这个语言在业界有很坚固的基础,而且,它能很好地为我们服务。真实情况是,Erlang 是为了近乎实时的交流而设计的。除此之外,Erlang 是一种出色、有用的通用目的语言。它的构建过程融入了一些严肃的想法和考量。举个例子,在处理高并发任务的情况下,我们发现了很大的益处。而且,因为它拥有热部署能力,所以能够保持非常长的持续运行时间。

连线:其它的公司能否学到你们使用 FreeBSD,特别是 Erlang 方面的经验?仅有 50 位工程师的情况下,你们服务了 9 亿用户,这些是部分原因吗?

Brian Acton:Erlang 和 FreeBSD 是了不起的工具。不过,正如每个人都知道的,即使你给予普通厨师最好的刀子和厨房,他未必能做出最好的饭菜。坦白地说,要完成我们所做的事情,你需要非常优秀 、有才能的人。我的运气不错,能够与业界最好的人一起工作,而且,我看重每一位工程师为我们现有成就而作出的贡献。

连线:在即时通讯之外,你们现在还提供了语音呼叫。这种服务人们使用广泛吗?

Brian Acton:通过 WhatsApp Calling,用户现在可以拨打网络电话,这是 2015 年的一个关键项目。我们从 1 月开始推出这项功能,而且我们在不断升级和改进这项服务。我们继续专注于服务的可靠性和质量,正如我们在过去五年里对待短信一样。这项服务在全球各地得到了广泛的使用。我们持续看到极为良好的增长和使用量。

连线:当你们从短信转移到语音时,是否必须对基础设施进行一些变动?有哪些变动?

Brian Acton:最大的变化是增加了语音中继基础设施。比较好的是,我们能够在 Facebook 的全球网络上建设和部署,而没有必要对核心的基础设施做出较大改变。当然,构建一个语音服务产品并不是小事,我们不得不对移动客户端做出相当的调整,以支持实时的语音呼叫。不过我们都习惯了。

连线:你们几乎是独立于 Facebook 运营的。你们在加州 Mountian View 有自己的办公室。但是,你们确实开始使用 Facebook 的庞大基础设施。你们还做了哪些工作?

Brian Acton:与 Facebook 合作的最大好处是理念、人员和技术之间的融合。像在发布语音服务的时候,我们能够利用 Facebook 全球的网络基础设施。这是一个重大的收益,因为我们还没有在自己的基础设施上做出那么大的投入。Facebook 在基础设施上做出了非常大的投资。作为一家小公司,我们是永远无法做到的。我们每天都再学习和适应 Facebook 的技术。

连线:将来,你们如何利用 Facebook 的基础设施?

Brian Acton:一个很明显的选择是,把我们的服务转移到 Facebook 的基础设施上。这个举动可能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因为我们想要在完全不干扰客户的情况下完成它。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我们专注于那些我们能立刻利用 Facebook 基础设施做到的关键收益。除此之外,Facebook 在大规模存储、数据、分析,还有面向客户的服务(例如 Places)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这些都是我们想要利用的东西。

连线:从你们与 Facebook 融合的方式上,其它公司能够学到什么经验?或者说,这是一个特殊的例子?

Brian Acton:我认为,每次收购都是特别而且与众不同的。最好的策略是听创始人的意见,跟着他们走。马克[扎克伯格]和雪莉[桑德伯格]非常棒,他们就是这么做的。他们相信,我们能在保持自身业务连续性的同时以非常聪明的方式地融合进去。他们没有施加给我们什么压力,只是鼓励我们成长。目前为止,这是非常好的策略。

连线:明显的是,公司几乎从不开会。工程师们说,公司的运营方式与他们以前呆过的地方完全不一样。这种方法/环境到底有多么特殊,而它又是如何产生的?

Brian Acton:我很乐意去说,公司没有任何会议。但真相是,公司还是有一些会议的。作为一条通用规则,我们尽力使会议的内容和时长最小化。我们想要创造出这样的办公环境:人们把大部分时间用在编写代码、修正 bug,构建更好的产品上。这些都是自然发生的,是我们构建的公司和文化的一部分。同时,它也产生于一些我们采取的刻意措施 ,试图使工作环境保持安静和高效率。从个人来说,我非常喜欢我们的工作环境,但是,有些人或许会发现,刚开始时,安静的环境会让人有点不安。

本文全文译自 Wired ,原文标题 WhatsApp’s Co-Founder on How the App Became a Phenomenon,作者为 CADE METZ。本文为 Wired 对 WhatsApp 创始人 Brian Acton 的访问实录。爱范儿积木、黄美菁翻译出品,感谢爱范儿技术部门提供的帮助。

题图来自:thenextweb 插图来自:Wired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