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5-11-30 08:37

就是这些科技产品,改变了我的旅程

莊偉宏 Odin 莊偉宏 Odin 主笔
-

一卷地图、一个望远镜、一堆钱、一台胶卷机……20 年前我去长江三峡旅行的时候,这就是我行李箱最重要的物件。20 年后,我去了一趟葡萄牙,旅行装备就是题图里你看到的这些。噢,我忘了,还有拍摄用的 Sony NEX-3。

由于我家女皇没空与我一起去葡萄牙,所以这次我独自一人背包旅行,也能“为所欲为”地把我想用的电子产品都带去。包括:

  • MacBook Air (搞不好要写写稿)
  • iPhone 6s+ (电话不能不带吧)
  • Sony NEX-3 (主力用的轻便无反照相机)
  • GoPro 运动摄影机、手环式触控屏及手持 3 轴云台(独自一人旅行,所以借了一台来自拍)
  • 零度探索者 (用来航拍的无人机)

然后为了上面的主力设备,我再带了 GoPro 电池 4 枚、相机电池 2 枚、无人机电池 4 枚、手机充电宝一个、以及一大堆充电器。也为了要拍视频的关系,再带了 SD 卡 8 张、1TB 移动硬盘一枚。

好累。本来应该是独自一人背包旅行,结果为了上面的大堆电池产品,我还是要拖着行李箱前行。

网络帮我找到了无人机的螺旋桨

其实在我未出发之前,科技就已经改变了我的旅程。

我在出发前要先上穷游网、蚂蜂窝研究行程,然后再去 Skyscanner 网站订机票、再去 Airbnb 网站订民宿、去 Tripadvisor 看看餐馆。我不再买旅行书来研究行程,直接在线上学习别人的经验,甚至与那些去过葡萄牙的驴友交流经验;我不再找旅行社订机票、订酒店,直接在网上并航班、比价格,还可以在线上选择座位、选择餐饮、预办登机,甚至连登记牌也可以在家中领取;另外,我也在线上查看民宿的位置、看看先前用户对住宿环境的评价,毋须坐等旅行社摆弄。

吾友周钦华曾写过一篇文章,提及新科技如何为产业带来“去中介化”的趋势,而这次我真真正正的领会到这种“中间人革命”。

当然,旅行社还是对那些懒得自己计划行程的人仍然有用,但对我们这些自助游的用户来说,无疑是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次旅程当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在我到里斯本 (Lisbon) 后,我才发现我忘了给无人机带螺旋桨 (Propellers)!由于欧洲的无人机不算十分流行,不容易找到备用螺旋桨。当时我十分失望,但远在香港的朋友向我发了短信息,叫我可以试试去买套大疆精灵 3 的螺旋桨来用。然后,几个朋友分别在香港和国内查找一下大疆的分销点,果然找到大疆的官网里找到它们在里斯本的分销商--虽然位置十分偏远,但我在取得位置后透过 GPS 定位,终于找到那家店子。

 

当我去到那大疆在里斯本的分销商店子购买螺旋桨时,那店员对于我这个黄皮肤、黑眼晴的游客,居然能找到这个偏远的小店子而感到大惑不解,忍不住问我:“你是怎样找到我们的店子呢?”我说:

我是从网上找到的。

不是一个人的旅行

虽然欧洲不少地方都可以找到 Wi-Fi 热点,但我早已经习惯了有着移动网络随身走的日子,再不想像前几年去西班牙旅行时在街上到处蹭网。穷游网的驴友建议我直接在里斯本购买预付卡,所以我无视在香港的一堆预付“Wi-Fi 蛋”,以及在淘宝网上的一堆欧洲上网卡,然后在里斯本机场办了一张 Vodafone 的预付卡。虽然这预付卡只是 3G 网络,但真心说速度仍然比绝大部份民宿的烂 Wi-Fi 要好得多;更重要的是:区区 20 欧元换来 5GB 的数据用量,我基本上在这 10 天 9 夜,即使怎样用也用不完吧?

然后这个背包之行,就不再是一个人的旅行了。

有人说:一个人的旅行,就是享受孤单,就是可以自己一个静静的思考人生。但自从插上了预付卡后,我的 iPhone 就像以往一样一直响个不停,就像从来没有离开过国内一样;两者唯一的分别是:我会经常的的透过 FaceTime 与我家女皇分享在路途上的美景,也要在葡萄牙时间晚上 11 时,致电到北京时间早上 7 时的老家,叫我家女皇快点起床上班去;我也经在网上与驴友讨论行程的安排、不过也会与在葡萄牙新认识的朋友们聊聊天;我也会在即时通讯软件上与朋友闲谈,但是,也同要用微信上与爱范儿谈公事。

而且不少的交流,都是对方忘记了葡萄牙时间比北京时间慢了 8 小时。

但让我最难忘的一次交流,是在 11 月 13 日的那一晚:当我好梦正酣,突然爱范儿的编辑们不断的发信息给我。我最初还在嘀嘀咕咕的念:“不是要催稿吧”之际,才看到他们发过来的巴黎恐怖袭击的最新消息。由于我回航的航班需要在巴黎做一次转乘,所以面对的风险还是不少,但那时一众爱范儿的的同事们都围来在微信上传来亲切的问候,让我感动得稀里花拉似的。

对,从我把预付卡插在 iPhone 的一刻,即使你在天涯海角,也不会是独自一人。

二十年旅行:从胶卷机到航拍无人机

陪伴我的,除了是网上的一群朋友,还有一大堆镜头。今天的摄影科技进步了,相机性能能愈来好,相机机体也愈来愈细小,所以这回我带了一堆相机去拍摄,除了是一台无反相机,还有一台用来自拍和拍视频的 GoPro、也有拍摄能力十分优秀的 iPhone 6s+,另外还有航拍用的无人机,变成手上就有四台摄影机。

20 年前我首次去长江三峡旅游,那些我了一台单眼相机,也带了 10 卷胶卷,五卷是 ISO100、五卷是 ISO200,那时初学摄影的我,并不知拍完之后究竟拍了什么。

10 年前我去湖南凤凰和张家界,用的是 Sony 的卡片式数位相机,最高 ISO 可以达 800,我也用它来拍了湖南土家族的民族歌舞的 360p 视频后,我手上一张 16MB 的 Memory Stick 就差不多爆满了。

2 年前我去西班牙,用的是有光学防抖 Sony 无反相机,最高 ISO 已达 12800,再配合 iPhone 5s 的 1.5µm 传感器和 1080p 录像能力,害得我要不断的从手上那台 16G 的 iPhone 5s 上删去旧视频,而相机里的 16GB SDHC 还不够用,要临时在巴塞罗拿街头再买新储存卡。

事实上,今天的拍摄、修图、剪片工具已经强大到接近“人人都可以做摄影师”的地步,只要花点时间,把照片“美图秀秀”一番,就能轻易地为旅程留下美丽的回忆。所以这次我带了 6 张 SD 卡合计 130GB 的储存卡,以及一个 1TB 的移动硬碟 ,而 iPhone 6s+ 也是 64GB 的容量,这回真的不会不够储存空间了。而且我还把 MacBook Air 也带去了,日间外出游玩时拍照、晚上休息时修图剪片,然后就经网络上载到社交网站,与朋友分享。

以下是我利用航拍机拍的一段短片。我并没有受过甚么专业的航拍及剪片训练,但今天的无人机稳定性极高,而剪片工具也太易用,即使我这素人也能拍得出大片:

优酷

然后,我想起“白日梦冒险王”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里的一段对白

Walter Mitty:你什么时候打算拍照?

Sean O’Connell:偶尔我不会拍照。如果我很喜欢这一刻,我就只想沉醉在这一刻。在这时候,对我个人来说并不喜欢被镜头打扰。

回家后,我家女皇问我:葡萄牙的佩纳宫 (Palácio Nacional da Pena) 好玩吗?我突然瞠目结舌,不懂回答。我在佩纳宫的唯一记忆,就是努力的组装无人机,然后把它放上天空,然后又突然很多好奇的观众围着我在看热闹,结果惹来保安员将我赶走。

佩纳宫,好像是黄色的吗?没有错吧!

连系人们,疏离人生

科技本来是用来连系人们,即使我去了千里之外的葡萄牙,但仍然像在国内一样的与亲人和朋友联系无间,我们也可以更容易的把回忆冻结在照片和视频之内;但是,人与人的确是拉近了,但我和我所憧憬的葡萄牙--那一个哈里波特的魔幻国度,好像与我刷身而过。

葡萄牙,本来己经是这么近,但突然变成那么远。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