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们无法解决的难民危机,正在被智能手机改变

公司

2015-12-11 15:08

从叙利亚穿越到西欧的 1300 英里旅程是一次充满艰难险阻的壮举,需要许多的工具:水和食物,以及无尽的坚强意志。不过互联网,特别是智能手机,或许是最重要的旅途伴侣。

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 Wi-Fi 和充电器,以便向家人报平安。

自从 2011 年开始,已经有超过 400 万人逃离爆发内战的叙利亚,其中大多数人迁移至周边国家。看到了拥挤的难民营、宗教迫害和东欧不友善的边境管理,许多人选择继续前往西欧。自 10 月以来,陆陆续续有超过 50 万的难民到达西欧,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

Thousands Of Syrian Refugees Seek Shelter In Makeshift Camps In Jordan

(难民营中的叙利亚儿童,图片来自:Peace Child International

很多背井离乡的人高度依赖智能手机来了解安全道路。地图和 GPS 帮助他们寻找最佳的迁徙路线;通讯应用让他们知晓家人的安全;其他类型的应用可以提供住宿信息、翻译等服务,还能协助他们准备必要的随身携带物品,管理财产。难民在迁徙路上几乎所有的需求都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满足。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接触这一新技术。因此,毫不奇怪的是,那些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通常是那些在本国能买得起这些设备的人。而且,在这样一趟艰苦的旅程中,能够保留下智能手机并不容易。边境巡警通常会在政府设置的检查站中扣押难民的智能手机。即使是那些拥有智能手机的人,也并不能随时随地接入互联网,或者使用 “雪中送炭” 的应用程序和服务。

科技界已经注意到这些问题,并且试着去解决它们。

一场特殊的科技大会

就在上周,TechCrunch 的特约编辑 Mike Butcher 在伦敦召开了一场面向难民的科技大会——Techfugees Conference。大会的目标是探讨 10 月份一场 “黑客马拉松” 中出现的一些想法,这场 “黑客马拉松” 吸引了工程师、企业家、设计师和非政府组织(NGO)成员,其中一些人曾经是难民。这些人提出了很多新的想法,从报告战争罪行的工具,到帮助难民寻找家人的应用程序。其中一个前景良好的项目是 “GeeCycle”,开发者可以将这一插件植入自己的网站,鼓励人们向难民捐赠智能手机。

hackathon-coding-computers-working-6

(今年在澳大利亚举办的一场 Techfugees 黑客马拉松,图片来自:OURTIME

今年夏天,在看见那张被海水冲上岸边的儿童遗体照片后,Butcher 开始策划 Techfugees 大会。“在观察了一遍后,我没发现有哪个活动可以让创业公司和开发者聚集在一起,共同解决难民危机。几天后,我创建了一个 Facebook 群组,很快就有数百个成员加入。到现在为止,群成员已经拓展至超过 2000 人。我一直在推动这个群组的开放,很多人也希望能够加入。”

尽管 10 月份的 “黑客马拉松” 得到了极大的支持,但是上周的 Techfugees 大会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Butcher 发现,在 ISIS 策划的巴黎和贝鲁特恐怖袭击爆发后,科技公司在帮助叙利亚难民这个议题上开始持保留意见。“那些真心想用有效的方法解决难民危机的公司遇到了困难,因为难民和恐怖分子被错误地联系到一起。对于那些试图让难民和平地融入当地社会的人来说,这是错误而且有害的。”

随着 Techfugees 大会拓展到其他国家,对监控问题的关注或许会出现,特别是在定位工具方面。Butcher 表示,开发者群体中,采用区块链和比特币产品提高编码安全的想法越来越流行。

为移民而开发的应用

许多人将叙利亚的逃难称作是 “现代移民”。考虑到二战后科技——特别是应用——在大规模移民中的作用,这是一个恰当的描述。根据一份研究,难民营中 86% 的叙利亚青少年都有智能手机,因为管理机构确保了 SIM 卡的方便获取。尽管许多人依靠 WhatsApp 和 Facebook 群组寻找安全道路,但关于移民人群的统计数据仍然不易获得,Butcher 认为,这个现象证明了使用智能手机的难民数量庞大。

refugees-phones

(正在布达佩斯地铁站使用手机的难民,图片来自:Independent

难民的交流通常依赖于免费的聊天服务,比如 Facebook、WhatsApp、Skype,以及 Viber。那些乘船的人通常使用 WhatsApp 更新自己在 Google 地图上的位置。这使他们不必承担昂贵的离谱的电话费,而且,当遭遇困境时,他们可以向政府部门通报自己的位置。阿拉伯语的 Facebook 群组 “偷渡到欧盟”(Smuggling into the E.U.)是组织偷渡的人最喜欢用的宣传方式,让你了解谁的费用最为低廉。由于自身的弱势地位,难民依靠移动网络躲开劳工贩卖和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

人们还开始分享精确的 GPS 方位,以便其他人追随他们的脚步。难民选择自己逃难,让组织偷渡的人不好做生意了。通过向难民提供此类自动化、点对点的评论,社交网络能够改变现实中的系统,使得那些从难民偷渡中获利的人(无论他们的动机为何)的服务变得没有必要了。

善意的代码

除了开发新工具,科技界还专注于此类工具的效率改进——更快、更轻量、更省电。10 月,Google 发布了 “Crisis Info Hub”(危机信息中心),试图把难民使用的许多工具开源,并且对信息进行优化,从而使得一切得以在手机上顺畅运行。目前来说,它只是提供了希腊莱斯沃斯岛的路况信息,那是难民逃往欧洲的主要入口。Google 正在召集志愿者,目的是增加 “危机信息中心” 上的地点。

技术方案想要解决的事情不仅仅是帮助那些逃难路上的人们。Gherbtna(阿拉伯语中的 “流放” 或 “孤独”)这样的应用——由叙利亚难民 Mojahed Akil 在土耳其发布——提供了为手机优化的信息,可以帮助人们处理再定居中遇到的一切问题,比如找到居住地、开设银行账户以及更多的其它事情。红十字会的 “Trace the Face”(追踪脸部)让人们上传图片,以寻找失散的家庭成员,而德国网站 Refugees Welcome(欢迎难民)复制了 Airbnb 的服务,让难民与提供居住地的人取得联系。

trace the face

国际救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的技术协调员 Rey Rodrigues 开发了一些提升非政府组织反应速度的工具。这些工具中,最有用的一个是 refugeeinfo.eu。这是一个非常本地化的站点,向到达欧洲的人们提供了实时的、特定位置的路况信息,比如如何到当地政府登记、找到社会福利部门,以及如何与本地人相处。“我们尽可能增加更多的节点,帮助更多的人,并确保这里的信息不会过时,比如,你现在不能通过匈牙利过来了。然后,我的团队在地图上表示出那些服务,并且从每个城市的同辈群体那里进行确认。”

1.pic

今年他去莱斯沃斯岛工作,看到数不清的人从过度拥挤的小船上走下来。“当难民上岸的时候,你立刻注意到,他们都拿着先进的智能手机,” 通常是运行 Android 的三星手机。“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询问 Wi-Fi 和充电站,目的是给家里人打电话。”

然后,他们通常会自拍。许多人可能会批评这样的行为,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许多情况下,难民要让家人了解自己的位置以及他们正在做什么。这些粗糙的图片标示出一个更大的趋势:那些逃离叙利亚灾难的难民们正使用手机规划和记录自己走向更好生活的旅程,或许,他们对手机的利用频率超过了任何其它类型的逃亡群体。在一切都非常不确定的时候,手机提供了一种低层次的控制感。

本文全文译自 Wired,原文标题 Smartphones Bring Solace and Aid to Desperate Refugees。作者 Alessandra Ram。这篇文章讲述了叙利亚内战难民如何利用智能手机帮助自己寻找更安全,更幸福的生活,也展示了一些科技公司如何借助这个机会提供高质量的互联网服务。爱范儿积木、麦玮琪翻译出品。

题图来自:Wire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无人机、汽车,探讨商业模式和科技产品与社会的结合。工作邮箱:michael@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