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扭曲力场”的前世今生

公司

2011-11-07 16:16

“现实扭曲力场”(Reality Distortion Field)第一次出现是在早期麦金塔软件工程师安迪·赫茨菲尔德的著作《苹果往事》中,安迪拿它来形容乔布斯的强大气场:

所谓“现实扭曲力场”,就是结合口若悬河的表述、过人的意志力、扭曲事实以达到目标的迫切愿望,所形成的视听混淆能力。

安迪和其他麦金塔项目成员曾经尝试破解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最极端的例子莫过于硬件工程师伯勒尔(Burrell Smith)为了辞职想出“在乔布斯桌子上洒尿”的方法。但安迪们没有成功,大家把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当作“大自然的神秘力量”。

但现实生活中不存在神话,看看它的来龙去脉吧。

前世

乔布斯的大学校友、禅友、苹果早期员工丹尼尔·科特基(Danniel Kottke)对《乔布斯传》作者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回忆说乔布斯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也很羞涩。“我第一次见到 Steve 的时候,他羞涩又谦逊,非常内敛”。直到另一个人把他改造。

这个人叫罗伯特·弗里德兰(Robbert Friedland),“现实扭曲力场”之父。

科特基说弗里德兰极富魅力,很会骗人,可以让事态屈从于他的超强意志,“他很机智,充满自信,还有一点儿独断专行”。科特基观察到,乔布斯跟弗里德兰在一起时间久了后,也变成了弗里德兰的样子。

“罗伯特教会了他怎样销售产品,怎样与别人交往,怎样展现自我,怎样控制局面。跟罗伯特相处一段时间后,乔布斯身上的羞涩开始逐渐褪去。”

乔布斯与弗里德兰相识的过程很离谱。乔布斯为了筹集现金,要卖掉 IBM 打字机,弗里德兰是买者。乔布斯去找他,弗里德兰正跟女朋友在宿舍做爱,乔布斯要离开,弗里德兰让他坐下,等他们完事。

弗里德兰经历堪称传奇。在去里德大学遇到乔布斯之前,他因贩卖 24000 片迷幻药入狱两年;进入里德学院后,他为了洗刷罪名,竞选学生会主席,并竞选成功。在学校的时候,他经营着一个 220 英亩的苹果园,压榨去苹果园里“寻求精神启蒙”的学生信徒。多年后弗里德兰成为亿万富翁,管理着温哥华、蒙古各地的铜矿和金矿。

乔布斯有一段时间(好几年),把弗里德兰视作自已的精神导师,但随着弗里德兰把苹果园变得越来越物质主义,他开始对其感到恶心,最终把他看作“吹牛欺诈的高手”。并且由于对弗里德兰的深入了解,他比谁都更看得透。以至于艾萨克森遇到弗里德兰后给乔布斯打电话里,乔布斯提醒他弗里德兰的矿产因破坏环境遇到了麻烦,他说:

罗伯特总是标榜自已是个精神至上的人,但他越过了从魅力到欺骗的界限。你年轻时候认识的某个号称精神至上的人最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淘金者,这真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今生

如今乔布斯已经辞世,是否有人得到“现实扭曲力场”真传未可知。不过围绕“现实扭曲力场”的故事并不少。

DilBert 网站曾经虚拟了一个叫“DogBert”的人物,来恶搞乔布斯在 iPhone 4 天线门过程中的“现实扭曲力场”。DogBert 演说的结果即让消费者认为天线门也是一个创新性缺陷。

而 RIM 的官方博客中,更是以“对苹果的‘扭曲力场’作出回应”来宣传自已 PlayBook 的差异化竞争策略。文章开头第一句便是:

对于生活在苹果“扭曲力场”之外的人们,我们确信7寸屏幕的平板市场有很大前景,而 Adobe Flash 也是用户享受真正的 Web 体验所必不可缺的。

而最后一句是:

与往常一样,不论是“天线门”话题、不支持 Flash 的争议,还是销售数据问题(RIM 指责苹果拿截止到 9 月的 iPhone 销售数据与截止到 8 月的 BlackBerry 销售数据比较——它认为 9 月销量明显要大于暑期销量),将来还会有很多类似的事情。那些在苹果“扭曲力场”里的人们,迟早会厌倦苹果讲故事只讲一半(揶揄苹果产品问题断,不能一气呵成)。

此处有一篇文章以克林顿个人魅力为例,教你如何练就“现实扭曲力场”。点击看看,或许下一位“现实扭曲力场者”就是你,亦未可知。

部分资料来源于中信版《乔布斯传》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