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11-09 08:00

MIT 科技评论采访 Martias Duarte: 游戏以及 Android 的再设计

积木 积木 编辑
-

Martias Duarte 的职业生涯开始于为 PlayStation 设计游戏,他曾担任旧金山游戏工作组 MagicArts 的设计副总裁。加入  Danger 后,他开始专职移动界面设计。现在,他在 Google 担任 Android 用户体验主管。

MIT 科技评论编辑 Antonio Regalado 采访了 Martias Duarte,从游戏的角度谈论了 Android 的再设计。

职业上的动力是什么?

Martias 是一个热衷从根本角度思考设计的人。在 ICS 的发布会上,他提出了一个几乎是哲学的问题,“机器是否能够有灵魂?”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他也有着很强大的远景。

最大的动力是试图推动人机交互的发展。与计算机和信息交互的基本模式仍然粗鲁、不可思议的原始,因为操作系统的本质是获得垄断……当人们与这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普罗米修斯式的科技交互的时候,他所产生的期待中充满了荒唐的东西。移动(设备)打破桌面模式最好的机会——看起来也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Android 用户界面是否是一个游戏?

在 Martias 看来,用户界面设计并不是游戏,但是在游戏行业的经验影响了自己的设计理念,因为在用户体验设计上,游戏中的一些因素被完全低估了。

每个人从一开始就知道游戏必须吸引人;它必须扣人心弦、感性化,沉浸式的体验。而网站、计算机程序和操作系统更像是一种反常的东西,它们钝化了人们对体验的细微之处的感应。

伟大的产品都有可玩性

好的产品能够吸引你的注意力,无论是它是游戏还是其它工具,都是如此。比如瑞士军刀和 Zippo 火机,他们的机械设计拥有让人满意的动能,你不自觉的要把玩它。

当你的工具能够为手和思维提供吸引力和诱惑力的时候,即使它不是一个玩物,你也会拿来玩。我们肯定要着手在 Android 上创造这种可玩性的时刻。你可以看到人们在 ICS 上玩”面部解锁“——他们会坐在那里,看手机如何辨认他们。

不想设计“老虎机”

最近游戏化(Gamification)成了一个被广泛谈论的词汇,即某种服务故意创造一些目标,然后对用户取得的进度给予嘉奖。Martias 认为这是一个棘手的道德地带,也是他离开游戏界的原因,因为很难确认这种设计是否会成为产生破坏行为的陷阱,比如花费太多的时间在游戏性上,形成一种对用户不利的行为强化。

我们在 Android 上加入的东西是试图让用户喜欢上它,而真正的目的是保证这是一个充满美感的体验。我们移除了所有使它缺乏美感的讨厌东西。

是否从游戏设计得到了启发

游戏设计面临的问题是,硬件永远落后于互动艺术发展的水平。但是游戏界的经验也告诉 Martias ,总会有一些技巧,一些捷径可以突破限制,做出好的游戏。你可以通过用户体验的关注,为用户提供一种观影式的体验。具体到 Android 的设计上,Android 的结构上有许多底层东西是非常老的,它们出生在前 iPhone 时代,那时候还没有人考虑到系统的细节、动画过渡,甚至没有考虑到触控交互。

因此我们不得不使用许多技巧,使 Android 站立起来,做出这些花样。例如,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在缺乏交流的不同活动之间创造过渡,尽管有限制,但是我们仍试图使这些过渡看起来漂亮,给人感觉上更像是一体化的体验。

Android 平台上的游戏有什么未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设备更加智能,更加有互通性,移动平台上将会出现非常酷的游戏。

你可以将两个手机放在一起,它们可以通过辨识手势和触控来动态的展示内容;将电视做为输出设备,创造一个多人一起玩(游戏)的环境。可能性几乎是无限的。

本文素材来自 MIT 科技评论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