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者不足道“下一个大事件”

公司

2015-12-30 13:39

成功时找人借钱,几百万来了。破产时找人借钱,朋友圈没了。莫怪淡漠,人情、理想、愿景,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本只属于成功者。

一条国外的小新闻:专车公司 Sidecar 宣布停运
一条国内的大新闻:锤子发布了 T2

两件事十八杆子都打不着,却有个微妙的联系。

在说到这个联系之前,必须先说说什么是 “the next big thing”(直译:下一个大事件)。这词组属于科技界,在搜索引擎输入后回车,各家媒体对科技未来的展望跃然入眼:汽车领域有自动驾驶,移动互联领域有 VR、AR,摄影领域有无人机……

在科技世界里,the next big thing 代表的是未来,以及人们对未来的希冀和畅想。或者说,YY。

回到第一条新闻。

Sidecar 是美国的一家互联网专车初创公司,Uber 和 Lyft 的
竞争对手,曾领先对手一步取得了机场接客的运营许可,后来又向用户提供包括送大麻之类的快递服务,再后来干脆把重心放在了快递业务上。这家公司宣告将于今年 12 月 31 日停止运营,原因之一是“严重资金短缺”

按照硅谷公司的惯例,创始人、CEO 保罗写了一封告别信。遗憾万分、感谢客户,关爱员工,追寻理想是这类信件一贯的主题,但 Sidecar 看起来仍是踌躇满志,开篇便是“the next big thing”:

今天是 Sidecar 的转折点,我们准备停止打车、送货服务,以便在着手其他战略选择,并为 the next big thing 打好基础。

信中的 “the next big thing” 大概可以翻译为“下一单大生意”,或者“下一次革命”,是创业者从不缺乏的革命主义乐观精神——纵使失败,理想仍在。我欣赏西方人的自信,也不看衰 Sidecar 的神秘大计,但在生意失败时扔下一句理想豪言,矫情。有点电视剧里角色死前喊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味道。

再说第二条新闻。

不少时候,罗永浩主讲的发布会被认为是相声大会,这个爱谈理想、爱谈三观、“爱这千疮百孔的世界”的创业者同样拥有“矫情”的标签。只不过,一旦一个人对矫情有着十年如一日的执行力,那就成了性情。

老罗曾说过一句话,我认为,把商业和理想的关系摆得很正。

如果我们成功,是理想主义的成功;如果我们失败,是商业能力的不成熟,不是理想主义的失败。(有删节,原文在这里

这句话被多种方式解读过,我也来解读一番:成功时,不要宣扬商业的技巧,要宣扬正能量;失败时,就别再吹牛,老老实实找本质原因。再浓缩一点:

输了就怂,赢了再吹。

2015 年还有两天翻篇,踏实做好小事,the next big thing 就闷在心中留着胜利后再宣告吧。以此与 Sidecar 创始人共勉。

题图:fiftytwojobs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还有什么比无趣更可怕?网友说:无知。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