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1-10 17:34

俄罗斯方块如同人生,你永远无法战胜它

Rutherford Chang 在俄罗斯方块上的最高得分是 614094。这让他成为全球第二,比苹果的联合创始人 Steve Wozniak 的排名还要高四位 。在他最新的作品《Game Boy Tetris》中,这位纽约艺术家拍摄了自己不断重玩经典的 90 年代游戏,并试图达到有史以来最高分数的过程。他目前为止的 1555 次尝试都可以在 YouTube 上观看到。

本周,作为互联网表演艺术节 Real Live Online(真实生活在线)的一部分,Chang 将会现场直播自己玩游戏的过程。在 Twitch 这样的网站上,数万人每天都在做这样的事情,你可以看着硬核玩家们专业地玩着《荣誉勋章》之类的游戏。那么,为什么 Chang 就成了艺术家,而不仅仅是一个闲来无事拍视频的家伙?

Chang 认为,他的游戏使命影射着现代的工作场所。在那里,我们“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做同一件任务,” 并且“试图成为本行业的第一名”。他指出此种竞争的荒唐之处,而许多人将其视为唯一的成功路径。“这就是资本主义让我们工作的方式,你需要比其他人取得更多的成就,” 他说,“没有尽头,每个人都是如此。”

他接着说,“这就像是你在玩一个感觉很好的游戏,但是,你的分数并不出众。而且,你可能因为一个微小失误而失败。” 你可以把俄罗斯方块当做是上下班路上的有趣消遣 ,但是,它同时也象征了人类走向空无的旅程。“每消除 10 行,你会上升一个等级,方块的跌落速度会加快,” 他说,“逐渐地,它们的速度快得你无法跟上,然后你就死了。你永远不能战胜这个游戏。在你不可避免的死亡之前,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你需要尽力获得更多的完美表现。”

无论你把俄罗斯方块当做是生命有限的寓言,还是资本主义的野蛮本质,不可否认的是,它需要你的专注力。“它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游戏,” Chang 说,“它肯定需要大量的专注,你只能去思考最基本的逻辑。它是一种冥思,” 他笑着说,“它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组织者。” 他承认说,自己的行为有些荒谬,不过,他仍然没有打破 Uli Horner 748757 分的世界记录。“我能够做到——我需要的是一个真正的好游戏。”

Game Boy Tetris 是 Chang 痴迷式艺术的一个代表。1979 年,他出生在休斯顿,父母是台湾人。他曾就读卫斯理大学,最有名的举动是 We Buy White Album(我们购买白色专辑)。这项仍在进行的项目中,他收集着披头士《White Album》(白色专辑)的原始黑胶唱片。如今,他已经收集了 1368 张。“这是终极的收集——一张纯粹的空白画布,” 他说,“但是,没有一张是完全白色的;它们都有着一定的特色。” 这些专辑封面上,圆珠笔字、磨损和涂鸦为机械复制品增添了一种人性的光辉。

与试图成为俄罗斯方块冠军相同,White Album 项目是可能完成的,同时也是没有意义的。“我可能会把它们全部收集过来,” 他说,“但是,试图做这件事情是荒唐的。我觉得,我感兴趣于这些能够完成的不可能任务,想要做到其他人没有达到的程度。”

对于 Chang 来说,俄罗斯方块是有逻辑的下一步。一位艺术家移动物品,直到它们展示出新的含义。“我想要看的更深,” 他说,“重新放置物品,让你看到更多的东西。”

本文全文译自卫报,原文标题 Blockbusters: how Rutherford Chang became the second best Tetris player in the world。作者Ben Beaumont-Thomas。爱范儿积木翻译出品。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宝马做了个概念头盔,集合了头盔和 Google Glass 的作用

2016-1-10 17:46下一篇

360 在小米后台搞事情?小米直接下架了 360 系列全家桶

2016-1-10 14:1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