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1-20 17:45

航拍时代,结束?

莊偉宏 Odin 莊偉宏 Odin 主笔
-

2015 年,在大疆航拍机高歌猛进下,无人机几乎就等于航拍机。然而,当媒体宣称 2016 年将会进入“无人机的时代” (the Dawn of Drone Age),那是否代表我们将会进入航拍时代?

无疑在 CES 2016,我们在到处也见到无人机的踪影但这次的无人机风潮,可能只是航拍时代终结的预兆。

“无人”航拍?

无人机是本年 CES 冒起得最急的版块之一,参展的无人机企业也从 2014 年的 4 家变成今年的 27 家。但今年最特别之处,是他们除了卖弄航拍之外,包括零度探索者Yuneec Typhoon HHexo+哈博森 H501sGhost 2.0Skye 等等,都已配备新的跟踪拍摄 (Follow me mode) 技术。而即使是在 CES 里比较沉默的无人机龙头:大疆,也在先前释出了 Phantom X 的视频,把“跟踪拍摄”视为重点项目之一。

在 CES 上展示的无人机跟踪拍摄(后简称跟拍)技术,绝大部份基于 GPS 定位,通过追踪智能手机或手环来拍摄,部份无人机更会使用视觉定位技术,追踪拍摄。但无论是那一种技术也好,重点是采用跟拍技术的场景,往往都不会是航拍:因为飞行高度只要超过 50 米以上,地表的事物都会变成小豆子大小,根本不能看清楚拍摄对象……

Fleye Drone

另外,这年的 CES 里的一大堆无人机,除了我们惯常见到酷似大疆“精灵”无人机的一堆跟风者之外,还多了一堆与与别不同的全新面孔:例如 YingFleye(上图)、Keyshare K2Onagofly 等小东西。它们一般有两个特点:

  • 轴距 250mm 或以下
  • 使用 Wi-Fi 连接智能手机控制

由于它们的轴距较短,抗风能力较差,加上使用较易被干扰的 WiFi 连线,也不利远距离飞行,所以它们天生就不适宜航拍。但是,它们却易于携带。

无论是前者的跟拍、或是后者的便携,揭示了 2016 年无人机的新焦点,并不是“航拍”,而是自拍。

航拍,又爱又恨

无疑,目前航拍是带动消费级无人机的最大动力。单纯在技术上,航拍机的技术门槛亦没有我们想像中的高,促使今年 CES 里出现一大堆无人机公司。但航拍是个有一定风险的玩意,所以对安全的要求特别高,在生产和品管上的要求亦特别严格,同时,当无人机发生意外而从高空坠落,幸运的则全机尽毁,不幸的就会有人命或财物损失。根据雷锋网转载零度的资料显示,70% 的初手玩家都会在首个月内摔机(下图),所以航拍意外对于无人机厂商的品牌形象和售后服务,其实带来不少的压力。

无人机摔机率

另一方面,航拍由于有一定的危险性,即使目前无人机已经十分容易操控,但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说,心理压力仍然会随着飞行高度而增加,故此,“航拍”是一把双刃剑,它一方面会吸引用户购买无人机,但另一方面又会窒碍消费者接触无人机。而且,随着各地政府愈来愈关注航拍的安全性和私隐性,未来航拍机的发展空间也会变得愈来愈狭窄。因此,包括以航拍机起家的大疆,大家都急于给无人机找新的消费级场景,让无人机可以更容易的登堂入室。

这个新场景,就是“自拍”。

自拍的巨大商机

诚然,无论是媒体也好、或是一般消费者也好,都被近年的航拍文化所眩目,大家都忘记了:无人机除了可以用来航拍,也可以用来“自拍”。

Selfie

自拍 (Selfie) 并不像航拍一样,光是“潜质优厚”而已,它已被证实是个发展蓬勃的巨大市场,包括智能手机、运动型相机 (Actioncam) 以及“自拍神棍” (Selfie Stick) 等设备,也直接或间接地因为自拍而受惠。而且相比起航拍来说,自拍市场的规模也足以支撑好几个行业的发展:HTC 曾表示 90% 的手机照片均属自拍,加拿大的一所“自拍神棍”公司 “Selfie on a Stick”,就在 2014 年 7 月取得 3000% 的销量增长,而在 Google 趋势里,Selfie 的搜寻量在 2013-2014 年间录得暴增。后来,著名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在 2014 年奥斯卡颁奖礼的自拍照(上图),更成为了 Twitter 史上最多人转推的一则推文,把自拍文化推到一个不可思义的高度。

诚然,无论是手机也好、运动型相机也好、或是自拍神棍也好,它们都并非良好的自拍方式:手机的前置镜头质素不佳,而且自拍范围亦不够广,即使用了自拍神棍也好,在取景距离和角度上仍然有很大限制;即使利用运动型相机遥控自拍,仍然很不方便。

selfie

然而,无论是怎样的自拍,也不会难到可以自由飞翔的无人机(上图)。

飞天神棍是如何炼成的

无人机公司从何时开始对“飞天自拍神棍”这种概念产生兴趣?

最初,像 Airdog 之流的小公司,想通过便携式的概念进入自拍市场。但真正首度让自拍市场广受注意的,其实还是老牌无人机品牌 Parrot 。Parrot 在 2014 年尾推出的 Bebop,采用了轴距 240mm 的设计,加上强大的电子影像稳定功能,让它无须配备笨重的云台,也能拍稳定的影片。虽然 Bebop 当时并没有甚么特别的自拍功能,加上 WiFi 连线不够稳定,但 Parrot 在宣传时大力推动极限运动的自拍场景,当时广受大众关注,让 Parrot 的无人机销量急升接近 1.5 倍

Lily Drone

不久,就是红透 Kickstarter 的 ZanoLily Drone。Zano 是台比 Parrot Bebop 还要更小台的 120mm 轴距无人机、而且主打自拍功能。它在上线第一天就筹得 102 万美元,总金额突破 300 万美元,远超过预期目标的 19.5 万美元,并一举成为 Kickstarter 有史以来募集资金最多的欧洲众筹项目;而另一明星产品 Lily Drone(上图),设计团队根本就没把它当成无人机,而把它当为相机,它的尺寸虽然略大,但扁平的身型和防水防摔的设计,仍然到媒体的高度关注

然而,Parrot Bebop 的飞行体验不佳Zano 流产Lily Drone 也跳票了,让人不能不怀疑“飞天自拍神棍”的可行性--从 Bebop 的大卖、Zano 和 Lily Drone 在众筹上的火热,我们不难见到跟拍机市场的巨大潜力,但真正阻碍跟拍机发展的,不是热门的航拍文化,而是技术。

自拍神器的自我修养

我们曾经说过:无人机的技术门槛很低,但为甚么“跟拍机”会提高了无人机的门槛?

首先,由于跟拍机针对是日常自拍场景,但一般人不可能经常携带着笨重的无人机。由于航拍机设计仍然略显笨重,即使大疆的精灵系列,已经把航拍机的尺寸缩至对角轴距只有 350mm;但带着接近篮球大小、又重如笔记本电脑的航拍机,仍然远不算方便,而且再要加个偌大的遥控器?更是开玩笑了。所以要成为自拍神器,便携而又能用智能手机或手表操控,几乎是必然的条件。

Zano

其次是续航力:无论是智能手机也好、运动型相机也好,即使它们的续航力再不济,也可以轻松拍摄 1-3 小时的视频。遇上没电?要充电也不难,带个充电宝就可以了。然而,消费级无人机续航力普遍不太理想,目前最好的大疆精灵 3 也不到 30 分钟,其余一般只有 15-25 分钟左右。没电了吗?他们全部都要交流电专用充电器,连充电宝也帮不上忙。

但更严竣的挑战是:把更大的电池,塞入一个更小的机身上面?本身就是一个两难设计。所以部份无人机公司都宁愿把传统的巨型机身,设计得更便携:例如 Lily Drone 都是以传统 350 mm 轴距,而 Yuneec Typhone H 更是 490mm 的庞然巨物,然后通过摺叠设计而让它便得更便携。

可是,这仍然不足以解决问题。

自拍,原来也可以很痛

如果说用户对无人机便携性和续航力的不足,还可以勉强接受的话,以下的问题就未必能够“忍受”。

对于跟拍机来说,最大的威胁其实是安全性:虽然跟拍机不会像航拍机一样在高空飞行,但它会比航拍机更接近人群,而无人机的高速桨叶,对旁人来说会构成巨大的威胁。而且,即使目前不少无人机均采用 GPS 自稳,但不少的自拍场景往往都是在室内发生。当室内没有 GPS 情况下,要让无人机稳定飞行,就要额外加入光流感和超声波定位,但这样会进一步增加无人机的体积和耗电;另外,如果要用自动避障的新款黑级技术呢,亦需要新的传感器协助,也会进一步增加无人机负担。

 

除此之外,易用性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即使目前无人机再容易操控,但对无人机自拍的小白用户来说,无人机遥控器那两根小棍子,仍然像火星来的玩意;但要改用智能手机操控?经常玩无人机的朋友也会知道:智能手机是把双刃剑:它虽然容易上手,但很难控精确控制。故此,不少公司都致力研发无人机的自动跟拍功能:在无须用户控制下,无人机仍然会自动跟着用户拍摄。然而,目前的跟踪技术很大程度上仍然只能倚赖 GPS 达成,但在室内就很难做到 GPS 追踪。用视觉追踪呢?那对无人机飞控的速度有不少的要求:要么就要增加耗电量来加强辨识能力,要么就透过手机端来进行视觉辨识,但考虑到实时影像串流技术会出现迟滞,透过手机端来追踪和避障,无人机的反应会受到影响。

在被动安全上,像 Fleye 的螺旋桨护罩是个好方法,但无论在主动安全上、或是操作上,我们还是需要黑科技的帮忙。

新的无人场景和方向

在 CES 里参展的 XIRO Xplorer 2 和 Onagofly 分别采用了雷达和红外线扫描避障,以达到安全效果;而 Yuneec Typhoon H 的示范,也揭示了未来无人机在自拍技术上的重要方向。而腾讯和零度合作的 Ying(下图)更是无人机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娇小而又能摺叠的机身,十分易于携带,在高通芯片技术加持下,拥有室内定位和视觉追踪的能力,与腾讯的合作也让它有着更绝佳的自拍分享能力,正好满足一般消费者在自拍上所需要的。

YINGs

诚然,目前这批飞天自拍神棍,不少还未能正式推出、或仍在概念阶段,而且,即使自拍为主的无人机开始流行,也不代表没人拿无人机来航拍。但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可以预期在未来的一两年,“航拍”将不再是无人机的别名,“自拍”将会成为无人机的一个重要发展场景。

与此同时,Parrot 的 CEO Henri Seydoux 早前公开表示:2016 年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将会“腥风血雨”,愈来愈激烈的竞争环境,将会淘汰部份弱小的无人机公司。而由于跟拍机的各种技术限制,也无形中增加了无人机的入场门槛:无人机要同时兼顾娇小而具足够的续航力,已经很不容易;新的传感器、芯片和技术,无论在技术上和成本上,也会给无人机公司带来不少技术和成本的压力,再加上芯片巨头的“平台化”布局未来无人机的局面可能会更复杂,而“自拍”将可能是决定鹿死谁手的一个重要战场。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