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 Bezos:后 PC 时代的强者

公司

2011-11-15 08:00

Jeff Bezos 的能量超过你的想象,对此, Steven Levy 有着切身的体会,他最近完成了对亚马逊 CEO 的一次专访。

后 PC 时代,平板成为各大公司争夺的目标。在这场争夺未来的战争中,苹果公司的 iPad 遥遥领先;Google 的 Android 系统尚未突破;微软的平板系统仍需等待。这时,亚马逊推出了在许多人看来真正能够改变平板市场的设备:Kindle Fire。

依靠低价和内容优势,Kindle Fire 刚一出现就引起极大关注。火爆的开场并非偶然,Bezos 在给 Steven Levy 展示 Kindle Fire 的时候说,“我要给你看的东西,是我们 15 年来不断积累的结果。”

与苹果公司的硬件策略不同,Bezos 的 Kindle Fire 是”媒体服务“,是通向亚马逊云端的移动入口。相比 iPad,Kindle Fire 更加云端化,它的容量只有 8GB,最突出的软件是一个与云端紧密相连的浏览器。下面这幅图对苹果和亚马逊的远景做了一个对比:后 PC 时代 vs 后网络时代

Post-web

公司需要不断创新

Bezos 认为,亚马逊公司文化一大优势是不断创新。Steven Levy 提到 Eric Schmidt 将亚马逊视为当今科技界的四个骑士之一(Google,苹果,Facebook 和亚马逊)Bezos 认为说法比较靠谱,但是他说不能忽视微软,虽然他们的创新被现有的生意掩盖了。他问 Steven Levy,回头看 1980 年,当时会将谁列入四个骑士?Steven 说是 IBM。

Bezos:对。还有英特尔。但是你可能会算上 Commodore,或者 Atari。总是有些光鲜的东西。一个公司不应该沉迷于光鲜的状态,因为光鲜不会持久。你真正需要的是更坚硬的架构 。你需要客户看重你的服务。有一些公司没有走过艰苦的阶段,因此他们没有真正的被试炼。

亚马逊经过了艰苦的阶段,当第一次科技泡沫破灭的时候,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

Bezos:如果你回头看 1999 年,很难记住当时的泡沫有多大。那些对于科技和互联网毫无激情的人放弃了医生这样的职业,来互联网淘金。当泡沫破裂的时候,我们中的许多人离去了。他们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并非真心所愿。一些人被解雇了,一些人自己离开了。那不是快乐的日子。那些你真正喜欢的、超级有价值的人离开了。因此你开始变得皮糙肉厚了。不仅仅是我,而且是所有那些留下来的高管。

提供网络服务始于内部需求

亚马逊的网络服务在业界处于领先的地位,一个电子商务公司,为什么会开始为其它大公司和机构,比如 NASA,Netflix,The New York Times 提供网络服务呢?根据 Bezos 的说法,这源于公司的内部需要。大概 9 年前,公司的应用工程师和网络基础架构工程师们在内部交流上消耗了大量的时间,他们意识到,与其进行极其细节的沟通,不如让数据中心的家伙们给做应用的家伙们提供一套可依靠的工具,一个可依赖的架构。

因此,公司内部开始构建并使用这个架构。随后,他们意识到,任何构建网络应用的人都会需要这个东西,于是他们决定开始销售。

Steven Levy 说,一些年轻的初创公司告诉他,即使 Google 为他们提供免费托管,他们仍愿意使用 Amazon,这是为什么?

Bezos:我们的决心是,构建最好的服务,然后将价格定在客户无法进行对比的水平上,即使他们愿意使用更加差劲的产品。科技公司通常会是高利润,除了亚马逊。我们是唯一低利润的科技公司。

我们对于小的失误非常专注。那是增加花费的地方。因为你所能做的最贵的事情就是犯错误。我们能够保证专注于越来越少的失误,从根本上消灭他们。这降低了消耗,因为事情运作良好。

卖出了多少 Kindle?

Levy:顺便说一句,你卖出了多少 Kindle?

[Bezos 发出了他那著名的、响亮的长笑]

Levy:你甚至没有回答!

Bezos:我知道你也不指望我会说。

ff_bezos4c_f

构建成功公司的两个方法

Steven Levy 提到,流媒体视频是 Amazon Prime 的一部分,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服务,为什么不单独收费?Bezos 说,公司追求的是多客户低利润

Bezos:建立一个成功的公司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非常、非常努力的去说服消费者支付高利润。另一种是非常、非常努力的获得可使客户支付低利润的能力。它们都能成功。我们很坚定的站在后一个阵营。这很难——你必须减少失误,并且非常高效。但这同时也是一种观点。我们更愿意有一个非常大的客户基数和低利润,而不是一个更小的用户基数和高利润。

完美的客户体验是不用交流

2 年前,亚马逊收购了 Zappos,那么,亚马逊是否会吸收它的那种幸福客服的文化呢?Bezos 对此给予了否定。

Bezos:不,不,不。我们喜欢他们特殊的文化,但我们不需要在亚马逊有这种文化。我们也喜欢自己的文化。我们对于完美客服体验的版本是,用户不想和我们交谈。每次客户联系我们,我们将这视为一个失误。我已经说了好多好多年,人们应该和他们的朋友交谈,而不是和他们的商家。因此,我们使用客服信息来找到客户联系我们的根源。什么地方出错了?那个人为什么要打电话?为什么他们花费时间和我们交谈而不是和家人交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Zappos 采取的是完全不同的方法。你给他们打电话预定 Pizza,他们会给你拿出黄页来。

CEO 的任期

Levy:对于一个 CEO,最合适的任期是多长?

Bezos:各不相同。我喜欢创造,对我来说,现在互联网的变化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了 1995 年。很难想象有一个更令人激动的、可以在其中进行创造的竞技场了。因此每天很容易在激动中醒来。

本文素材和图片来自 Wire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