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2-04 12:04

为啥我如此讨厌 “独角兽” 企业,以及他们所孕育的文化

译者按:Mark Suster 是 Upfront Ventures 风投公司 (前身是 GRP Partners 风投) 的创始人。据称 Mark Suster 是跟创业者关系最好的投资人之一,因为他自己就是创业起家。本文中他对大热的 “独角兽” 企业发表了看法,呼吁创业者们要保持初心,不要被浮躁的气氛所影响而急功近利。有人会听进去么?

在科技创业的领域,有些东西正在慢慢崩坏。别因为我这么说就把我当成喷子或者黑子,我不反对创新,也相信颠覆的力量。我没有说这一切都是泡沫,也没有说那些宝贝创业公司注定会灭亡的。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

但是……

不知谁把派对传单发得到处都是,所以那些根本没有受邀请的人都过来一起嗨了。这群家伙一点儿也不尊重你父母买的家具,把啤酒罐头都扔在你的后院里,甚至还有个哥们面朝下直直的倒在你妹妹的卧室里。一小时前他还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以抵抗地心引力飘起来,他因为开心而自嗨,然而他嗨得太早,太过头了。

我认识的所有神智正常的人私下里都觉得现在的局面有点失控。

但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公开的说。

我要把这怪到 “独角兽” 的头上。

那些成功的公司没有这么多,倒反是那些狗屁不通文化下虚张声势的初创企业,声称自己估价超过 10 亿美金,和那些不顾衡量标准为他们融资的人们,造就的这种现实。“独角兽”这个词已经载入我们的字典,这真令人厌恶,以后我们谈起事情是如何失控的时候,它还将成为历史谈资。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就连提起 “独角兽” 都觉得尴尬难挡。

我之前遇到了一位来自有钱的中国投资人。我用非常缓慢的语速,向他说明我们过去支持过一些的公司,如今估值都超过了 10 亿美金,其中大部分我们也投资了。这些公司平均要花 9-11 年的时间达到这个估值。大部分我们投的项目从未达到过这个水平。

我试着给他讲一个故事,主题是勇气、冒险、决心,主角对市场有先见但苦于四处说服人家获得支持。可是我讲到一半他就笑了,还用糟糕的英语对我说:

“噢,你们有独角兽!”

不,我们他妈的没有独角兽。我们只有创业者通过几年呕心沥血的努力升值的企业,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干成了一些大事。

但是 “十亿美元级” 这一里程碑的阶段性象征使得许多投资人、创业者、媒体以及绝大部分无知群众都陷入这样一种幻觉:只要有好团队加好想法,再花上几年时间,你就能神奇般的成功。但事实上,许多独角兽企业之所以能达到这一阶段,仅仅是因为投资人给了这个估值。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我担忧的并不是这些企业将来身价变得很高。他们之中肯定有些会升值的,也有很多不会,市场就是这么发展的。我的忧虑在于,独角兽文化酝酿出了一代凡事只求捷径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们。我遇见过很多想尽办法挖空心思要投资到独角兽企业里的人,哪怕被乱收费也在所不惜。

我也见过许多从 MBA 课程中新鲜出炉就投身此道的人。我曾经和一位投资项目遍布全球的家伙交谈过,他告诉我他和其他投资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的 “科技技能”。当我问他是哪种科技技能的时候,他说:“哦不,我不搞科技,我的意思说我们比同行要更了解商业的根本。” 这简直像是 20 年前的人说的话。这事可不是我瞎编的。

这种找捷径的想法,不仅发生在我们的行业,在整个社会上都很普遍。这周我在网上读了两篇非常棒的文章(嗯哼,我是个时政迷),让我陷入了深思。一篇是 Eric Cantor 写的,他是前共和党众议院多数党领袖,他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非常棒的专栏文章,关于共和党众议院议长 John Boehner 的突然辞职。

在这篇专栏中(如果你对政治感兴趣的话你也该去读读),Cantor 对共和党残翼表达了惋惜之情,这些人宁可关闭政府,也不愿意和民主党做出艰难的妥协,找到共同的立场,放弃共和党为了实现统治而为之激昂奋斗的领域。在他看来,共和党是在找成功的捷径。

悲剧就在于这些人并没有对我们保守派的人说实话。在描述当他们的政党虽然大选落败但仍然控制着国会的时候他们能做成什么时,他们没说实话。结果,我们错失了为国家福祉达成主要政策的机会。

我经常听到的反应就是:“好吧,共和党至少应该试着奋斗一下。” 这一点我同意,我们应该为我们所信仰的东西去奋斗,但是应该智取。

我没听说过有哪个橄榄球队只靠着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用超级长传就能赢下所有比赛,但是人们现在就是这样要求共和党领袖的。赛场上的胜利多半靠球员间不停互传,护球到禁区的战术,在政坛上则意味着要循序渐进,在大选前赢得民心,这也是前美国总统罗纳德 · 里根所偏好的战术。

这可不是某个政治博客里的帖子,而是正儿八经的共和党领导人开的关于共和党的专栏。这篇文章讨论了关于选择走捷径还是脚踏实地做事并作出承诺。这是他的话,不是我的。

赛场上的胜利多半靠球员间不停互传,护球到禁区。我喜欢这句话,所以对初创企业来说也是如此,成功并不是在演示日上台做一回路演,在 TechCrunch 上一次首页,或者以 2000 万美金结束一轮融资。成功是不断的进行迭代,排除阻碍成长的故障,是为了达到这一季度的预算,坐清晨六点十五的飞机到底特律,向客户争取 20 万美金的一份合同。

我这周还读了一篇更棒的文章,甚至可以说是美妙的生活小论文,Aaron Bleyaert 写的 “简单四步来减肥”, 这名字看起来有些令人误解,因为这并不是一般的流水账博文。Aaron 在这一年减掉了 80 磅。怎么做的?很简单。

  • 第一步:戒掉啤酒
  • 第二步:控制食量
  • 第三步:经历一次心碎
  • 第四步:戒掉果汁

你可能会想文章 90% 都在讲第三步吧,让我来给你点提示。

从定时去健身房开始吧,即便你对健身毫无头绪,身体也太虚弱只能举一举五磅的哑铃,和老年人一起玩一玩椭圆机,但是请一直坚持做下去,直到你的汗水流到地板上聚成一个小水洼为止。然后回家睡觉,第二天再重复这么做,再重复,重复……

在寒风中竖起你的衣领,开车回家,吃片鸡胸肉配水煮蔬菜,睡觉,工作,健身,流汗…

走上跑步机,强迫自己把强度调到三档,然后是四档,最后是六档。当跑到你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调到十档感受一下生不如死。然后找到动力坚持下去。

现在看看,你把生活浓缩成了四件事:1、工作 2、健身房 3、食物 4、睡觉。

你在不同健身房结识新的伙伴,接着意识到你做到了曾经以为不可能的事:你成为了健身房的常客,时不时的你还是最后一个离开健身房的。

你的身体也慢慢有了改变,然后突然某一天你发现你变瘦了,而且还满身腱子肉。你达到了理想体重,就再设立一个新的目标,然后再次达标。出门买些新衣服,穿上后有好多人疯狂点赞。

从几个月前开始你就戒酒了,所以你现在去酒吧或是派对都不和陌生人搭讪。但是,有了你塑造的新体型和买的新衣裳,你不泡妞,妞来泡你。

你流过无数的汗,吃鸡胸肉,工作,睡觉,春去秋来,你把霉霉的每首歌都倒背如流,整个宇宙好像只剩下你和健身房了。

你意识到从你开始健身,已经整整一年了。回头看看你跑过的里程,举过的哑铃,吃过的鸡胸肉,和汗水聚成的小水洼,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糟糕。你开始明白了,这不仅仅是达到什么样的体重或是举起多少重量这么简单,而是学会了等待。等待,耐心,并相信生活会慢慢向前进,事情也会一点点变好。毕竟,改变需要时间。

这篇文章我删减了不少,因为我希望你能自己去读一读。这篇文章告诉你什么是爱,牺牲,努力工作,怎么日积月累地达成目标。还有怎么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自我,为目标投入心血,用心生活,你会发现目标比你想象的要容易实现。是的这就是篇纯情鸡汤,男孩遇上女孩那种。

如果你非常幸运地在早期就能募得 1 亿美金来创业,那么非常祝贺你。但是对于剩下不够幸运的 99.999% 的创业者来说,能否募得 1 亿美金这并不是衡量你成功与否的标准。不如用能否坚持去健身房,能否每天都完成小进步,能否做出牺牲和奉献来衡量自己吧。

别去参加那些别有用意的派对,别喝酒、长肉,那么你的订单、入职信还有用户的重复购买等等好事儿都会接踵而至。也许在健身房的那些岁月里没人会注意到你,但是你要等,等到你减掉 80 磅,丑小鸭变天鹅的时候。

本文原载于 bothsidesofthetable,由 ONES Piece 徐雪儿编译。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为贫困家庭提供免费高速上网服务,Google 为什么热衷做“公益”?

2016-2-04 13:20下一篇

过年了,教你怎样用吴亦凡同款“面瘫脸”回应亲戚的连环逼问

2016-2-04 11:35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