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2-08 21:41

不是在吐槽就是在发红包,老实看春晚的人还有几个?

觉得不好看也好,年俗也好,仪式感也好,观看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依然是每年除夕夜中华大地最普遍的群体性活动。在互联网文化成为主流的今天,我们“看春晚”的方式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老老实实坐在电视前看上 4 小时。

除了电视,央视还在不少网站直播着春晚

1983 年,春晚第一次进行了现场直播。此后,一家人除夕夜守在电视机前看一场央视春晚成了每年的保留节目。近年来,大众娱乐方式越来越多元化,春晚自身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春晚收视率创新低”这样的新闻我们几乎每年都能听到。

按照央视春晚的算法,总收视率是央视多个直播频道统计的加权总和。从 2008 年鼠年央视春晚有公开数据可查开始,春晚收视最高的一届为 2010 年虎年春晚的 38.26%。2012 年至 2015 年,春晚的总收视率一直呈下降趋势。

chunwang

(2008 年至 2015 年央视春晚电视直播总收视率)

电视直播收视率逐年下降,央视主动开辟了第二、第三战场。

2015 年,央视今年第一次向商业视频网站提供了春晚直播版权,观众得以在多个屏幕收看羊年春晚。据悉,2015 年央视春晚的多屏收视率 (综合计算电视直播与网络直播) 达到了 29.6%。

同年,中央电视台甚至在 Twitter(@CCTV_America),Google+(CCTV News)和 YouTube 上同步直播了春晚。我们都知道,在国内浏览这三个网站需要特殊的方法。

2016 年央视依然热衷于在国外的互联网上进行文化输出,不仅继续 YouTube 上的直播,还授权了日本弹幕网站 NicoNico,同时请来日本的国宝级歌姬小林幸子点评。

边吐槽边看春晚

2016 年春晚前,春晚导演吕逸涛曾对外表示:“如果现在 00 后都不看了,没有评价了,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春晚对年轻群体的重视不言而喻,出人意料的是春晚对“吐槽”的态度,非但不避讳,反而将其当成维持春晚收视率的手段之一。

在互联网氛围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网络社交烙印,而吐槽是网络社交最接地气的交流方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吐槽春晚从看春晚的附属,变成了看春晚的动力。不少人为了吐槽春晚而看春晚,第二屏的欢乐吐槽吸引力远远超越第一屏中正儿八经的晚会直播。正如爱范儿作者崔琦雯在 2013 年春晚后写道

第二屏直播不再是第一屏直播的 “附属品”,而是一场大众参与的内容创造分享活动。在这样的情境下,第一屏内容本身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用户如何在第二屏上 “二次加工”,然后引发病毒式传播。

tucao

(爱范儿各位同事边看春晚,边在微信群讨论)

2016 年春晚前,央视在地铁上打起了广告,宣传“CCTV 微视”这个手机 app。CCTV 微视主打社交电视和 UGC,直播春晚同时设有聊天室供网友评论(吐槽)。在内容和形式没有多少创新空间的情况下,央视也不得不以另一种方式娱乐着观众。

上面提到,日本弹幕网站 NicoNico 实况直播了今年央视春晚,想知道日本网友怎么吐槽,点击这里或者搜索《日本观众对春晚的吐槽全纪录》。

niconico

边抢红包边看春晚

微信今天公布的数据显示,除夕当天红包收发的参与人数达到 4.2 亿,收发总量达 80.8 亿,是去年除夕的 8 倍。

这些抽象数字的背后,不少人的除夕之夜都是在狂点红包中度过的,顺带瞄一眼春晚吐吐槽。

wechat

(重大节日微信红包总收发量)

回到 2014 年除夕,微信为鼓励用户绑定银行卡,将始发于电商促销的发红包,改造成微信用户之间自发的互动行为。根据财付通的统计,除夕到初八,有超 800 万用户参与了红包活动,超过 4000 万个红包被领取,很多人为了抢红包达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

红包背后是微支付新增银行卡绑定量激增,马云在其来往账号上表达了担忧:“此次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完美。幸好春节很快过去,后面的日子还很长,但确实让我们教训深刻。”

2014 年微信还只是小试牛刀,但其娱乐性和传播性的到了验证。2015 年除夕,微信和央视春晚合作,微信红包彻底成了全民狂欢。

微信用户在春晚通过微信的 “发现—摇一摇” 入口,开抢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价值超过 5 亿元人民币的微信现金红包。微信官方数据显示,2015 年除夕当日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 10.1 亿次。

支付宝也不甘示弱,于 2015 年 2 月 3 日上线了支付宝红包口令,用户通过口令可以将支付宝红包发给自己的微信好友和微信群,好友只需在支付宝钱包输入口令,就可以抢红包。

2015 年 7 月,支付宝加入聊天功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功能的用户活跃度一直不高。为了鼓励用户在支付宝里面多加好友,支付宝将央视春晚红包合作伙伴的资格抢了过来,推出“咻红包”和“抢福气”的玩法。

最终,除夕夜春晚 4 次咻一咻” 总数达 3245 亿次,最高频次达到 210 亿次 / 分钟。借助春晚的强大辐射力,支付宝下潜到三四线城市,从地区分布看,三四线城市的参与用户占比达到了 64%。而借助福卡与红包游戏,支付宝新增了 11 亿对用户关系。

短短两年内,“手机抢红包”成为了中国春节(而不仅是春晚)最普遍的群体性活动之一,以至于网友调侃道:

一会儿 QQ 刷一刷,一会儿微信摇一摇,一会儿支付宝咻一咻。春晚也没心看,拜年都顾不上,累一头汗还没多钱。马化腾和马云这俩犊子,猴年让俩马给玩了 。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据说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桩「陨石杀」

2016-2-09 13:35下一篇

微博的始祖要打乱时间线?

2016-2-08 11:5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