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平台:诺基亚 Hildon 的缘起

公司

2011-11-22 16:00

诺基亚与微软的联盟,着实喧嚣了一阵。回头看诺基亚在十年前推出的智能手机产品,当时他们开发出了一个先进的平台,它的理念遥遥领先于对手。令人扼腕的是,诺基亚在随后的几年里忽略了它,并最终让它停摆。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悲剧?又是什么障碍阻挡了平台的进化?哪种神秘的力量笼罩着通信业的巨人?让我们从十年前的一些故事说起。

nokia-9300

这个软件平台的生命周期起始于名为 Hildon 的项目,这是一个不平凡的故事,是一款不平凡的产品。“它在有限的预算里,超额完成了任务,最终规格超出预期。”仅仅用了 18 个月,开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新系统。

Hildon 项目面世的时候,仅仅只有少数人欣赏它,并看清它蕴含的力量。在维基百科上,Hildon 被简略描述为“基于 Linux 的应用程序框架”,最初的项目经理 Jeremy  说:“人们总是认为 Hildon 是一个 UI 或框架,但实际上它是一个完整的平台。”

在 2000 年的消费电子市场,已经出现了无线连接的移动设备,它们的学名应该叫做 WID 或 MID (Mobile Internet  Device)。当时的三大通讯巨头——爱立信,摩托罗拉,诺基亚制造出来的手机在底层软件的差异上并不太大,而且都在寻求“智能手机系统”的突破口。他们联合一家英国计算机公司 Psion 组建了 Symbian 公司。Symbian 这个命运多舛的名字,即将在未来十年里攻占手机零售店的货架。

psion_revo_plus

Psion 公司在 PDA 产品上颇有造诣,率先生产出“迷你笔记本电脑”样式的产品。这与诺基亚在 1996 年推出的 9000 Communicator 颇为相似。从理念上看,诺基亚跟 Psion 有强烈的共识,所以在后续的 Communicator 机型上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在 2000 年 11 月,一位经验丰富的美国人  Jonathan Sulenski 被召唤到了 Psion 的总部,并接受了“神秘的任务”——诺基亚和 Psion 联合研发全新的移动平台。派发该任务的人是 Psion 的首席执行官 Charles Davies ,他的观点很明确:“我们要一起来打造下一代用户界面(UI)。”

在诺基亚的历史上,几乎对每一个合作项目都有着绝对的控制权。或许这次是个例外,芬兰公司和英国公司之间的关系更趋近于尊重和信任。这归功于诺基亚那位富有热情和个人魅力的老将  Anssi Vanjokki 。(他在十年后还撰写了《反击从现在开始》的徼文)

一个小插曲是,Psion 把项目代号定为“Brian”,可这个名称引发了技术负责人 Matt Millar 的不满。(他今天是 Live TalkBack 的 CEO)

名称问题非常好解决,就是更名为 Hildon :

  • 项目负责人是: Jonathan Sulenski
  • 项目计划是:18 个月
  • 项目预算是 1000 万英镑

Sulenski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仍然充满激情:“我们需要全新的应用程序引擎。只有内核可以沿用 Symbian ,但中间层和上层软件全部需要重写。”

Hildon 项目编写出了全新的电话程序,全新的 Office 套件,全新的 Java 模块,还给未来的升级(例如 IPv6)留下了充足的空间。伦敦的一个团队设计了手机上的界面:

hildon1_440px

这套界面不但适用于键盘,也适用于触摸屏幕,在 2003 年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series90_desktop

后来这套界面发展成了 7710 上的 Series 90 界面:

5

非常可惜的是在 后续的一系列机型 E90 和 E7 上,再也没有看到 Series 90 的身影。它就这样被公司高层所忽视,最终被终止。

在谈到 Hildon 的成败时,团队内部的声音说出了一个教训:“如果不能吸引足够多的第三方开发者,那这个平台就一无是处。”这也可以间接地解释为什么 E90 要切换到 S60 系统。

Hildon 项目所带来的系列成果,绝对不止 Series 80 和 Series 90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会看到它对 Symbian 阵营的深远影响,以及 UIQ 的出现和消失。

(材料来自 theregister 的长篇纪实 《Nokia’s Great Lost Platform》 )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先后在华为技术和炬力集成做码农和 PM,并在华强北摆弄过手机档口。致力移动互联网,LBS,垂直社区,新媒体观察,致力于 iSeed 访谈的推动和建设。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