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2-19 18:06

开豪车的 Uber 司机,更想你和他聊会儿天

广州的一位 Uber 司机和我算过,除去 Uber 提供的各种补贴、高峰期溢价后,全职 Uber 人民优步司机并不能从 Uber 赚到令人满意的收入。真正能够在 Uber 上赚不少钱的,都是那些愿意早起晚睡,每天做够十几单,对司机补贴政策了如指掌的 Uber 老司机。

上述讨论建立在一个假设基础之上:这些司机开的都是日产轩逸、丰田卡罗拉这种高性价比,低油耗的汽车。如果一名车主想开着自己的大众途观、雪佛兰科帕奇等稍微高级一点的汽车提供服务的话,那么人民优步基本上就是一门赔本生意。

人和钱相比,当然还是人更重要

一年前,我曾经用人民优步叫过一台雷克萨斯 IS200,车主李先生年龄三十出头,在贸易公司当一个管理者,家住广州天河 CBD 一带。

在车上,我问他:

开着这台车做人民优步,你还能赚钱吗?怎么说也是一台 2.0 排量的中档车。

李先生回答:

与其周六日待在家里闲着,我更想开着车出来转转,我并没有打算通过 Uber 赚钱。

这样的司机在 Uber 的平台上不少见。Quartz 的“中国变革”专题作者对上海的一位业余专车司机 Jasper Fu 进行了深度采访,凸显了中国一些中产阶级在 Uber 中寻求放松和满足的意愿。

jasper

(图片来自:Quartz

Jasper 每天平均上线 2 小时,每月在 Uber 上获得的收入大概是 3000 元人民币。虽然 3000 元对于一份“兼职”来说不算是一笔小数目,但这只是他的正职——销售经理月收入的 1/10。和我遇见的李先生一样,Jasper 把 Uber 看作是一个社交平台,他能够在这里遇见更多没有商业利益关系的陌生人:

(在 Uber 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能让我与陌生人交谈 10-20 分钟。

爱范儿创始人 Wilson 在 2015 年 6 月参加了 Uber “真人图书馆”活动,作为国内科技媒体的领军人物之一,他也把“与人交流”看作是人民优步向他提供的重要价值:

现在越来越多互联网从业人士甚至是高管加入 Uber 合作司机的行列,在业余时间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在参加了这次活动以后,你会不会选择申请加入人民优步?

Wilson:我会的,因为这样可以让我更近距离地接触到我平常生活和工作接触不到的人。

那你是愿意以最普通的合作司机身份提供更好的服务,还是想以新媒体创始人这个角色与乘客进行交流,甚至是像其他一些朋友一样,借此寻找合作伙伴?

Wilson:我不需要把“成为 Uber 合作司机”这个行为当成一个生计,而是将它定位为与人交流的窗口,所以我更希望在做 Uber 合作司机的时候,把公司的价值观、情况介绍给别人,这样可以从中接触到更多我们的粉丝和读者。

与众不同的品牌风格,造就了 Uber 独特的吸引力

Uber 中国是一个怎样的团队?

和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员工接地气、本地化的经历不同,Uber 成立初期的员工大多都来自宝洁、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摩根士丹利、麦肯锡等世界五百强公司的核心部门,拥有瞩目的职业成就,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加入 Uber 之前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

LaunchTeamPhoto

(Uber 香港团队,图片来自:Uber

在刚进入中国时,Uber 非常注重通过企业进行推广。在去年中下旬,Uber 广州开展了大规模的“企业日”活动,只要企业报名,就会有 Uber 的员工亲自登门派发企业日专属优惠,企业联系人还可以获得对应的车费报酬。“企业日”的形式后来拓展至 Uber 广州的“一元钱午餐”、“一键呼叫财神到”等活动中,直接把自己的服务推广到职场人士的办公桌上。

独辟蹊径的地推方法以及能够引起用户共鸣的团队成员,让 Uber 在国内的职业人士、中产阶级中树立了非常高质量的品牌形象。中高端消费者一直以来都是 Uber 在中国的目标用户。

对生活方式的强调也是一支能触及豪车车主内心的利箭。

媒体对 Uber 的报道经常会涉及法务、融资、政策、专车大战等名词,但在市场推广中,Uber 却很少会和用户谈论如此“商业化”的话题。

知乎用户杨宇(ID:詹姆斯)因为身体原因,辞掉了北京的一份公关工作,当起了 Uber 司机。他认为 Uber 是一种生活方式:

到目前为止,杨师傅(杨宇的自称)也没有把 Uber 当做全职,更像是给自己放了一个假,去体验不同的人生。

杨宇的想法,显然是 Uber 在过往 2 年的中国扩张中希望传达给司机和消费者的品牌形象。

uber

无论是 Uber 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还是那些注册了人民优步帐号,偶尔开着自己的豪车上线接单的车主,选择 Uber 或许都是在 Uber 影响之下,尝试体验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豪车车主——Uber 江湖里正在消失的象牙塔

补贴那么少,天天做到死才能回本啊!

这话同样出自一名我接触过的 Uber 司机之口。无论 Uber 怎么具有颠覆性,互联网专车终究还是一片“认钱不认人”的江湖。

全国各大城市交委纷纷对 Uber 的发展设限,甚至明确打压;经历了高额补贴期的超高速扩张后,Uber 司机越来越多,平分到每人头上的补贴越来越少;滴滴出行大笔烧钱压制 Uber……在抛离那些理想主义的宣传后,Uber 司机所处的这片江湖越来越艰难。

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开着 BBA(宝马、奔驰、奥迪)消磨时间的人民优步豪车车主却能够独善其身,无论 Uber 的补贴政策怎么变化,他们对“人民优步”这种生活方式的评价和个人诉求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态度不会变,但那股热情总会有变化。

很多对 Uber 有兴趣的豪车车主正值而立之年,身居要职工作繁忙,睡眠都不够,更别提当业余专车司机了;对于那些相对空闲的豪车车主来说,除了 Uber 以外还有更多值得他们去做的事情。

结果就是,即使是在上海这种相对小资一点的城市,经常上线的豪车车主也是越来越少。当你满怀憧憬地在 CBD、别墅区打开 Uber,想邂逅一名开着玛莎拉蒂的白“玛”王子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却是一名开着比亚迪 F3 的 5 星司机。司机服务态度非常好,只是载你的车似乎和 Uber 的宣传,以及你自己的期待略有出入。

下一次,当你有幸坐上人民优步的豪车时,放下手机,和旁边的帅哥/大叔车主聊聊天吧。这些在闲暇时间不享受家庭生活,却开着豪车给你提供服务的人,也许只是想和陌生人倾诉一下工作中遇到的烦恼。

题图来自:caradvic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魔术师谈游戏:它给予我们控制人生的错觉

2016-2-19 23:37下一篇

这个 4D 人像模型,看起来其实有点瘆人

2016-2-19 17:41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