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2-24 11:51

女性融钱难?根源在家里

译者按:尽管有着 Sheryl Sandberg(Facebook 首席运营官)和 Marissa Mayer(雅虎 CEO)为科技行业的女同胞们发声,但女性在科技行业依然处于少数派地位。各种对于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其中不乏学校教育问题或者女性天生对数学、工程不感冒之类的陈词滥调。本文倒是提供了一个新的角度。

尽管很不情愿,但大佬们终于承认硅谷其实并不如他们多年来一直谈论的那样任人唯贤。我们(大多数人)都承认女性不愿在初创公司工作是源于公司文化层面的问题,这种文化中存在一些严重的无意识偏见。

但要厘清这个无意识的偏见——哪怕是错误地谈论它——无异于拆除一枚叫做 “性别平等问题” 的炸弹。

有关性别问题,最糟糕情况的似乎发生在最早期的初创公司,在那里用人和投资的决定更多地是由感觉而不是简历或者个人能力决定。VC 把招募新的合伙人比作 “结婚”,就是要有感觉,要让人觉得是 “我们中的一份子”,也要在行业中成功的案例和丰富的资源。而所有这些都至女性于不利之地。如你所料,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基金中女性管理合伙人的数量日益下降,其中一些佼佼者纷纷另起炉灶。

有风险资本参与的初创公司中只有 7% 是由女性所创办的。而基金中女性合伙人的缺乏很有可能是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之一,尤其是考虑到投资常常关乎对项目的感觉和跟创始人的沟通,而不是数量分析。纯女性的创始团队那就更少见了,同样少见的还有由女性创办但却不是像 RentTheRunway(一家提供在线设计师品牌服饰租赁的公司)、Honest(由好莱坞女星 Jessica Alba 创办的母婴电商)和 Birchbox(一家提供化妆品订阅服务的电商)之类以女性用户为主的项目。

坊间常有传闻,哪个投资人把问题抛向男性联合创始人而不是女性创始人,或者谁又会去问他们的女秘书 Refinery29(一个提供全球时尚资讯的网站)或者 ShoeDazzle(由 Kim Kardashian 联合创办的一家女鞋电商网站)之类的项目会不会是项好的投资。

令人沮丧的是,女性改变硅谷这种兄弟会文化最容易的方式就是自己创业。同样令人沮丧的是,哪怕是少数族裔的境遇也比女性好些。比方说,在硅谷,印度移民的创业比例就高于女性的创业比例。我不相信硅谷的男性一个个都是沙文主义者。

终于,我昨天读到一篇文章,让我对这些偏见的形成有了些线索:在硅谷有权有势的家庭中双薪的比例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这是我在读 Medium 创始人 Evan Wliliams 在 Medium 上发布的一篇有关创业与家庭的帖子时发现的一个事实。文中,他在思考自己在人生不同阶段创业的区别,有孩子跟没有孩子。有意思的是,就工作生活平衡这一话题,他从他在科技圈儿的朋友中选取了一 “大” 群人作为调查样本。既然这些都是他的朋友们,我想我们可以说其中很多人不是成功的企业家就是投资人,而正如他所承认的,其中大部分都是男性。其中最有意思的部分如下:

帮佣是不成文的规定:

  • 一半的回复者说夫妻双方都工作
  • 73% 的人有请帮佣来照顾孩子(那些没有请的,不出意料,孩子已经过了那个年龄)
  • 创始人中有 77% 的家里请了帮佣,而其他人中这个比例是 64%

其中一半的受访者是单薪家庭,这比全国平均的单薪家庭比例高出 50%!我很震惊,但仔细想想我所认识的 VC、创始人和公司高管们后又觉得在情理之中。不知道在公司最高管理层中真实的双薪家庭比例是不是还要低。

在我往下写之前,我想说,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是在批评那些待在家里带孩子的女同胞们。很多时候我甚至都很羡慕这些主妇。事实上,正是有了孩子,知道无论我以后做什么都必须平衡好我花在我的孩子们身上的时间,我才下定决心创办了 PandoDaily(即此文的来源,一家关注科技与投资的独立新闻媒体)。如果没有这样的对工作的热情,而你又不必要为了生计工作,那么我并不觉得待在家里全职看孩子有什么不对。

不过,一位母亲选择工作与否会在无意识中影响到她身边人如何看待女性的角色。哈佛大学最近的一份调查显示了母亲工作对孩子的影响:

在最新的一份涉及来自 25 个国家的 50,000 名成人的调查中,母亲工作的女性相比接受教育的年限更长,受雇和担任管理职能的比例更高,收入也更丰厚。但母亲是否工作对男性而言并没有多大影响。研究人员说这并不奇怪,因为依照传统,男性总是要出去工作的——但母亲工作的男性确实在育儿和家务方面花费了更多时间。

这些现象中的部分在美国更为明显。在这里,母亲工作的女性收入比母亲是全职主妇的女性收入高出 23%;母亲工作的男性每周会多花 7.5 个小时和 25 分钟分别在孩子和家务上面。

如果说母亲能够影响孩子对于女性在社会上的角色的认知,那为什么她们就不会促成她们丈夫无意识中形成对女性的偏见?告诉一位孩子还小的 “妈妈企业家” 你不能想象她是如果平衡家庭工作的,跟下决定 “我不会投她,因为我想不通她是怎么兼顾公司跟家庭的”,这之间的区别微乎其微,尤其是在像 2016 年这种市场环境下,VC 开出的支票会比以往少很多很多。

从个人层面来说,读 Williams 的文章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之前我怀孕的时候,问业内人士都是怎么平衡工作和生活的。基于这个行业的性别现状,不出所料其中大多数人都是男性。基本上他们对于请保姆还是菲佣之类的问题给不出什么意见,因为他们有了孩子后老婆就待在家里了,这是我们大多数人不可企及的奢侈。

有很多人问过我是否会雇一个全职的保姆来照看孩子。当然了,不然他们还指望我能拿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怎么办?在孩子打盹儿的间隙来管理公司么?

但同时也有观点认为照顾家庭是妻子的责任——对于像硅谷这么一个大家本以为是提倡社会公平、任人唯贤的地方,这实在令人吃惊。我甚至听到过这样的言论:“我们只是不想让陌生人来照顾孩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想创始人/CEO/VC 他们不会是那个辞职回家看孩子的一方。

注意:首先,如果一个人每天在你家待的时间超过 8 小时,他们很快就不再是陌生人了。其次,Williams 还发现 70% 的人同时也请了帮佣。(对此我不作评论。但平心而论,即使是一位全职妈妈也不能且不应该满足自己孩子的每一个需求。孩子迟早要遇到陌生人……)

然而,这样想的远不止 VC 们。一份针对哈佛商学院毕业生的调查显示女性很惊讶地发现在婚姻中自己的事业被默认为不如丈夫的事业重要:

作者发现,“妻子主动离开工作岗位” 这一解释令人不解。在受访的 50 后和 70 后两拨人中,只有 11% 的女性自己选择离职成为全职主妇。

至于其它女性,虽然还在工作,但她们同时也比她们的男性同胞做出更多预期之外的牺牲。在毕业后,超过一半的男性哈佛校友说他们觉得自己的事业比自己的伴侣更重要。而只有 7% 的 50 后女性和 3% 的 70 后女性坦言觉得自己的事业相比伴侣的更为重要。意料之中的则是:大多数女性表表示自己追求平等的婚姻,夫妻双方的事业都会受到认真看待。

然而她们大部分人都错了。大约 40% 的受访女性说会以丈夫的事业为重,而只有大约 20% 的人一开始就做好了退居后方的准备。与之相比,超过 70% 的受访男性认为自己的事业比妻子的更重要。育儿方面的数据更是令人震惊。86% 的男性说妻子承担着照顾孩子的主要责任,而大部分女性也同意——65% 的 50 后和 72% 的 70 后(尽管这些人都毕业于哈佛商学院而且大多数人有自己的工作)——在家庭中承担了大部分照顾孩子的责任。

给我看这份调查的朋友把这形容为 “毁掉女性事业的不是孩子,而是她们的丈夫。”

我不是在主张那些太太是全职主妇的 VC 不相信女性——尤其是有孩子的妈妈——可以成为好的创始人。我融资那会儿几乎就带着我的宝宝一起,还以很不错的条款融到了超出计划的资金。在我的一生中,我已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偏见,但事实是在融资的时候我并没有遭遇任何偏见。

但其他女性的经历大有不同。而她们的经历也许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科技行业的一些男性潜意识中会觉得女性创始人要 “鱼与熊掌兼得” 难以想象。

本文原载于 Pando,由 ONES Piece 何聪聪编译。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看片一分钟,房子送移动?如此可怕的 5G 网络,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

2016-2-24 13:00下一篇

这一套高颜值路由器打算终止家庭 Wi-Fi 信号差的难题,但是你得舍得花 499 美元

2016-2-24 11:2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