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传奇 CEO 去世了,这些细节能让你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公司

2016-03-22 17:33

美国时间 3 月 21 日,英特尔元老级人物安迪 · 格鲁夫(Andy Grove)与世长辞,享年 79 岁。

最初加入英特尔时,这位 20 岁就被迫逃到纽约的匈牙利犹太青年不会想到,自己将成为这家公司最具传奇色彩的 CEO。

曾属于仙童半导体叛逆八人帮的戈登 · 摩尔和罗伯特 · 诺伊斯联手创立了英特尔,这家微处理器制造巨头最初以生产半导体内存闻名。安迪·格鲁夫是英特尔的第三名员工,后来成长为一把手,管理风格强势、偏执,引起过不少员工的怨恨。

不过,格鲁夫这种偏执狂精神在关键时刻总能迸发出强大能量,不管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

断臂求生,从半导体内存到微处理器

20 世纪 70 年代的半导体工业,是群雄争霸的时代。起初,英特尔因其全面的技术优势,占据了半导体内存的主要市场,但是很多公司后来居上,竞争越来越激烈。

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半导体公司发起进攻,美国半导体业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英特尔也不能幸免,解雇了二千名员工,还让 IBM 以 2.5 亿美元购买了英特尔 12% 的债券。

1985 年,日本在全球半导体市场的份额超过了美国,这曾经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年的一天,时任英特尔 COO 的格鲁夫来到摩尔的办公室。望着窗外,问摩尔:“如果我们被裁,董事会请来一位新老总,你觉得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

摩尔回答:“他会放弃半导体内存。” 格鲁夫想了一会说:“那就让我们自己来做这件事吧。”

这在当时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一则英特尔靠此起家,二者当时他们一直是存储技术的领先者,这次企业方向调整,无异于断臂求生。

(从左到右,英特尔三驾马车:安迪·格鲁夫、罗伯特·诺伊斯、戈登·摩尔)

英特尔从此不再研发新一代的半导体内存,转向微处理器——CPU。事实上,早在 1971 年 11 月,英特尔上市后一个月,就发布了 CPU。CPU 发布后,有五千多人来信索取更多的 CPU 信息,这是英特尔产品发布经历过的最强烈的反响。

英特尔和格鲁夫都非常幸运,当时市场对 CPU 的需求不断扩大,摩尔、诺伊斯和格鲁夫等人也藉此成为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引领者。

1996 年,格鲁夫以其兼职的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名义出版了一部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其中很大的篇幅正是关于英特尔从生产半导体内存到生产微处理器的战略转移。

andy grove

格鲁夫在书中写出了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这句格言,他解释道:

我不记得它出自何时何地,但事实是:一旦涉及到企业管理,我相信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繁荣的企业孕育着毁灭的种子,公司越是成功,对你垂涎的人就越多,他们一点点地侵食你的市场,直至你一无所有。一名管理人的最重要职责就是要时常提防他人的袭击,并把这种防范意识传给手下。

我整天忧虑很多事情,偏执也是事出有因。我常担心产品会出问题,担心时机未成熟时就把产品引入市场。我怕工厂运转出问题,我怕工厂太多,无法管理。我怕用人不当、员工士气低落。我担心竞争对手抢走我们的客户。

游向彼岸,从 “难民” 到 20 世界下半叶最伟大的 CEO

1987 年,安迪·格鲁夫升任英特尔的 CEO,凭借着其强势、偏执的管理风格,带领英特尔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制造企业之一。他本人也被视为 20 世界下半叶最伟大的 CEO。

格鲁夫的成功之路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困难,在坐船来到美国之前,他只是一个生活境遇困难的匈牙利青年。

1936 年 9 月 2 日,安迪·格鲁夫出生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一个犹太人家庭,父亲是一个小小的牛奶厂厂长,母亲是一位图书管理员。

匈牙利一直处于动荡的局势,深受纳粹德国和苏联战争之苦。曾经,德国占领匈牙利之后,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针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计划,将生活在匈牙利的 65 万犹太人杀掉了将近四分之三。

格鲁夫 20 岁那年,约有 20 万匈牙利人通过各种通道逃到了西方,其中一些人留在奥地利,还有一些人到了美国,格鲁夫就是到了美国那些人当中的一个。

去到美国的格鲁夫住在纽约姨夫家的一个单人公寓里。没多久,凭着他出色的数理基础,格鲁夫进入了纽约城市大学化学工程系,纽约城市大学被人称作是 “穷人的哈佛”。

刚到美国时,格鲁夫的生活很艰苦,英文也不好。但他很快就过了这一关,在纽约城市大学的成绩几乎门门是A。

两年后,格鲁夫从纽约城市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接着来到北加州湾区北部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

格鲁夫博士毕业的 1963 年正是半导体工业在北加州刚起步之时,前景极为灿烂。他毕业后立马加入了仙童半导体,成为研发部主管戈登 · 摩尔手下的主要研发人员。

(在仙童半导体的安迪·格鲁夫)

安迪·格鲁夫后来将这段从匈牙利到美国上学的经历写成了自传——《游向彼岸》。看罢会发现,格鲁夫作为英特尔高层力挽狂澜的商业故事,其实在他少年时期就已经有过一次预演。

不幸患癌,主动出击

1994 年秋,格鲁夫的体检结果显示一项前列腺癌的指标值超出了正常范围。和一般患者一样,格鲁夫对此毫无准备。

强势而偏执的格鲁夫不愿意在治疗过程中成为一个被动的患者角色,决意成为一个以科学态度对待病症,并且在治疗上具有主动权的主导者。

1995 年初,格鲁夫来到一个山区度假,开始研读了大量有关前列腺癌的资料。同时,他还和擅长不同疗法的名医们商讨、比较各种不同的治疗方案。

最终,格鲁夫选择了放射性治疗。做这个手术,格鲁夫只给自己放了三天假。28 天后,格鲁夫经过一段时间调养,恢复了原有体能。几周后,格鲁夫便出现在瑞士日内瓦的 “电信 95” 的大会上。会后,格鲁夫游历了欧洲,一切都回到了从前。

经历过这次癌症,格鲁夫给癌症患者留下的忠告是:“自己研究、自己决策、速战速决,在癌症面前要好斗一点。” 这和他的经营理念如出一辙。

 

参考文章:

《硅谷传奇:Intel 管家——安迪·格鲁夫 (Andy Grove)》

《我们探访了英特尔总部,挖到了那些硅谷的秘闻往事》

《格鲁夫,如何从 “难民” 逆转为市值 5000 亿美金公司 CEO》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关注 VR/AR,计算机视觉,信息流动。工作邮箱:oudi@ifanr.com。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