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SE 的成本是多少?

公司

2016-04-05 16:57

爱范儿先前报导过:iPhone SE 这台真正的廉价 iPhone,很可能是布署了七年的成品。在 iPhone SE 正式发售后,IHSChipworksifixit 很快就把 iPhone SE 拆解了,让我们能藉着它的生产成本 (Bill of Materials + Manufacturing cost),更仔细的了解苹果在 iPhone SE 上的决策过程。

iPhone SE 的生产成本

SE BOM

根据 IHS 推断,iPhone SE 的生产成本应该为 160 美元左右,在一众全新推出的 iOS 产品里面算是偏低的(上图)。但考虑到它的价格也是在 iOS 产品当中偏低的一台,所以 iPhone SE 的生产成本占售价比例,其实也是偏高的(下图)。这个比例刚好在 iPhone 和 iPad 之间,算是一个特殊的范畴。

SE Margin

由于 IHS 并没有把所有部件的售价都罗列出来,加上他们的数字本身就带有臆测成份,所以我们并不能准确道出 iPhone SE 成本之谜。但我们能透过不同部件的价格改变(下图),探索当中的一些奥妙。iPhone SE 基本上单是屏幕及相关的介面组件,就让成本降低了接近 30 美元。除此之外,它的相机虽然与 iPhone 6s Plus 规格相似,但在前置镜头不变、以及没有光学防抖的关系,使成本也降低了不少。

iPhone SE BOM

生产成本与库存问题

但在 IHS 的成本预算里,另一个颇有意思的地方是:iPhone SE 的处理器价格,与 iPhone 6s 是一样的。尽管两者的发售时间不一,但它们都采用Apple A9 处理器,所以我们并不知道 IHS 是否因而判断两者的售价相同。但在 Chipworks 的拆解里,我们却发现另一特殊情况:iPhone SE 编号 1535 的 A9 芯片(下图),生产日期估计是 8 至 9 月──iPhone SE 中的某些部件可能已经库存了一段时间。Chipworks 的 Jim Morrison 表示:

这能反映 iPhone 6s 就像传言一样销量不佳吗?这又是否促使苹果在 iPhone SE 上使用 A9?我们相信只有 Tim Cook 才懂回答。

06-Apple-iPhone-SE-Teardown-Chipworks-Analysis-Internal-Apple-A9-Processor-Application-square-APL1022_decapped_Img1788-c为什么连 Chipworks 这种专业机构也看不通?因为根据他们的拆解,iPhone SE 内部还是有部份先前没有见过的零件:包括 Skyworks 的功率放大模组、德州仪器的电源管理 IC 模组、东芝的闪存、EPCOS 天线切换模组,以及 AAC Technologies 的麦克风等等,使 iPhone SE 并不像大众最初所估计的“旧酒新瓶”。Jim Morrison 很疑惑的指出:

用了数天时间去研究 SE 后,它很明显不是个大家所见惯的苹果产品。相对一般的苹果产品来说,它更少使用全新的部件,但它很难说没有任何创新之处。Tim Cook 作为苹果的天才和无畏的领袖,他把正确的部件结合为成功的产品。它把新旧事物结合、抓住正确的一点:成本和效应的平衡─这是个不易完成的壮举。

iPhone 6s 库存之谜?

从这些资料里,我们并不容易判断苹果是否积存了太多的库存,但有一点必须提醒大家:iPhone 6s/6s Plus 的销售周期可能长达 2-3 年:即使苹果在第一、二季度销量不如预期,他们只需要在下一季度减产,然后把上一季度卖不去的货,留在下一季度出售,库存问题就迎刃而解。由于他们有长达 8 个销售季度来处理库存积压,所以他们根本不需要把库存的零件,搞个廉价 iPhone SE 来促销。事实上根据供应链消息,苹果已经调低下季的零部件产能,所以也不见得他们打算为了维持产能,打肿脸充胖子。

另一重要关键是:苹果很早就采用 Just-in-Time (JIT) 的生产方式来管理库存:无论部件和组装,都是在库存短缺时才立即生产。故此在 JIT 的生产模式下,除非苹果订下了一个不合符现实的销售计划,否则很难积压过多的库存。根据 Jim Morrison 的说法:

这 1604 的日期代码,反映这小芯片刚刚刚在 9 星期前才嵌到主板、离开组装厂、变成我们手上的电话。这是 Tim Cook 著名的供应链管理徽章。

既然 iPhone SE 由处理器到出货的生产周期仅为 9 星期,因此这批 A9 处理器同时所生产的 iPhone 6s,出货日期最快也是 11 月:即是说这批 iPhone 6s 会在美国感恩节购物旺季前出货。当然,我们并不排除苹果可能高估了美国在 2015 年感恩节其间的销量,从而生产了过量的 Apple A9;但我个人的猜想是:

11-12 月是 iPhone 的销量最高锋时期,而在 8-9 月则为苹果的产能高锋时期。他们可能尝试在这段时间“以量制价”,先提早库存了一批 Apple A9,使 iPhone 6s 和 iPhone SE 的处理器成本同时下降,让两者双双得益。

实情是如何?可能还真的只有驰名的“供应链大师” Tim Cook 才能知道。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Odin 是個傻瓜,因為只有傻瓜才會花時間寫文章。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