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三场发布会,当年的魅族会讨厌现在的自己吗?

公司

2016-04-14 20:40

经过略显沉寂的第一季度,时间终于来到万物复苏的四月,国产手机市场也开始吵吵嚷嚷起来,众多厂商开始发布各自的上半年主打机型。

而在这些厂商中,作为一家知名 “演出经纪公司”,魅族则是个中翘楚,4 月开始到今天(4 月 14 日)一家就开了两场演唱会,并发布了两款手机新品——魅蓝 note 3 和魅族 PRO 6。

演唱会由 “月经” 变成了 “周经”

去年 6 月到 10 月,魅族开了五场发布会,恰好是平均每月一场演唱会的节奏:

  • 6 月 2 日魅蓝 Note 2 发布会,嘉宾是牛奶咖啡
  • 6 月 30 日魅族 MX5 发布会,嘉宾是李健
  • 7 月 29 日魅蓝 2 发布会,嘉宾是好妹妹乐队和筷子兄弟
  • 9 月 23 日魅族 PRO 5 发布会,嘉宾是逃跑计划和汪峰
  • 10 月 21 日魅蓝 metal 发布会,嘉宾是邓紫棋

进入 2016 年以来,魅族在之前数月始终处于一个蛰伏的状态,哪怕老对手小米已经发布了小米手机 5、小米手机 4S、红米手机 3 全网通版等多款不同价位的新机。

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我想以上古训用来形容魅族 4 月的新机发布频率可能再合适不过。

44pro6

魅族本月新机发布的频率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疯狂起来。4 月 6 日,魅族发布平价的魅蓝新品——魅蓝 note 3,把全网通、4100mAh 大电池、金属机身、指纹等元素压低到了 799 元;仅仅时隔一周,4 月 13 日,魅族发布了高端 PRO 系列新品——PRO 6,这是起售价最低的具有压力感应屏幕的手机。

meilan 3

(魅蓝 3,来自工信部

不过,你要是认为这两台机就是魅族 4 月全部的作业,那可就错了。就在今天,工信部网站上出现了魅蓝 3 的身影,结合以往的传闻和规律,以及本月还有十多天的情况来看,魅族在本月之内发布这款新品的可能性非常高。

疯狂发布会的背后,有压力、有动力

经过去年多场发布会的锤炼,魅族总裁白永祥的普通话越来越标准,反差萌之外还多了几分企业家的笃定。

但魅族 PRO 6 的发布会上,白永祥的表现并不在水准之上,卡壳、停顿的现象时有发生。我当时就在发布会前排,白永祥边演讲边喵提词器的动作也看得真切。

2.pic

(来自爱范儿粉丝 Wilmer)

发布会后的采访环节,在被问及 “这样密集的发布新机,会不会对供应链有什么压力?” 时,白永祥也坦诚:“这样发布新机,确实对供应链有些挑战”。

白永祥在发布会上的小动作和发布会后的坦诚,都从侧面表现出了魅族的仓促。大阵仗的召开产品发布会本就是一件劳民伤财、极其辛苦的事情,遑论一个月发布三款新品的极高频率,这对于厂家、对于发布会主讲人的压力可想而知。

那么为什么魅族要如此高频率地在 4 月发布三款新品?一位魅族内部人士向爱范儿透露:

魅族需要在五一之前把上半年的新品发布完毕,并尽快出货,魅族全年的目标为 3000 万台。如果不快一点,到了下半年,竞争对手各种新品发布后,出货的压力更大。

魅族的 2015 年可以说是成功的一年,魅族的销量增长了 350%,达到了 2000 万台,可以算得上去年增长速度最快的手机厂家。当然,“2000 万” 这个绝对数量也并不算大,只能让魅族位居国产手机销量排行榜的第十名,仍然难以望售出超 7000 万台的老对手小米的项背。

李楠在去年底的魅族年终媒体沟通会上,还特别表示,在 2016 年,魅族会刻意控制增长幅度,将出货目标控制在 2500 万左右。之所以说要 “控制增长”,李楠表示是出于用户满意度优于规模,以及产品大于商业的考虑。

从最近这么密集的动作来看,显然,魅族在今年的目标并没有李楠表态得那么谦虚。

魅族上周发布的千元强机魅蓝 note 3 创下了 1200 万预约、10 万台新机官网 7 分钟之内售罄的纪录。

meizu 1

魅族在多个渠道都在大力宣传这一新纪录,丝毫没有李楠所言要 “控制增长” 的意思。再联想到魅族后续的 PRO 6 和还没有正式面世的魅蓝 3 的发力,显然,魅族的野心和抱负并不止于国产第十和 2500 万,翻番向 vivo、OPPO 这些 4000 万到 5000 万级别的第五六名发起冲击的可能性更高。毕竟已经不少业界大佬预测市场上最后能存活的智能手机厂家只会是个位数,甚至只有三四个。

魅族高频率地发布新品,自然也离不开其身后阿里的原因,一是资金支持,二是压力。阿里一直在大力推广旗下的 YunOS,不久之前,阿里巴巴明确了 “互联网+商务服务生态”,生态的底层由阿里云和 YunOS 作为支撑。并且,阿里还表示,YunOS 2016 年要实现 1 亿的目标

作为生产 YunOS 手机的厂商中最知名的一家,魅族在这 1 亿的目标中会被摊派多少任务,不好说,但不会少。去年底魅族发布的运行 YunOS 的魅蓝 metal 被戏称为魅族向阿里交出的 “家庭作业”,并在随后的双 11 中取得了单品销量冠军的傲人战绩。本月,魅族将发布的第三款新机,也就是刚被爆出的魅蓝 3 运行的系统正是 YunOS。想必这也可能是魅族向阿里巴巴交出的 6 月电商节的爆款作业。正如那位魅族内部人士所言:

投资人那边给的压力不小。

小众与大众

2016 年 1 月 22 日,魅族年会上,很少露面的创始人黄章致辞称,2016 年公司目标为 “稳增长,创利润,挺进 IPO”。在 2015 年中的时候,爱范儿曾接到接近魅族的人士爆料,魅族将在两年内,甚至更快的时间里 IPO。而从魅族在年会上正式宣布今年 IPO 的目标来看,这个计划无疑是提前了。

进入 2015 年之后,准确的说,是黄章复出开始,魅族有了一系列在外界看来毁誉参半的动作,越来越激进的定价和营销策略,融资,给员工期权,发布会由 “月经” 变为 “周经”。

魅族手机的功能和定位也进行了再思考,并推出了集大成的 PRO 系列和走量的魅蓝系列。产品的软硬件都有妥协、也有改进。Flyme 全面抛弃坚持了数年之久的 15:9 比例屏幕和 SmartBar,重新设计了 mBack 交互方式,让学习 Flyme 上手的过程不再痛苦。

魅族失却了原来的小而美,换来了翻倍的出货量,以及网络上前三的声量。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魅族无论是在产品品类还是营销方式上,都颠覆了人们以往对他的认知,甚至一些人不无伤感地惋惜道:

他终于变成了自己讨厌的那个人。

喜欢小众的消费者们大抵还是会觉得自己爱的那个他一旦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和拥有,就好似自己的私领地被侵犯而愤怒和伤感。

这种伤感和恼怒或许大可不必,就好像原本地下和小众的民谣及摇滚歌手只有在被更多观众认知和喜欢、获得更多资源之后,才能随心所欲地做出他一直渴望的尝试。如果这位小众歌手获得更多资源之后,拿出作品的艺术性却在一路走低,那么这位歌手本就不值得爱。

这个道理放到厂商和粉丝身上也适用。因为有追求的科技公司和艺术家大抵是相似的。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