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12-17 12:42

三生万物

陶醉 陶醉
-

“ 我是谁?我从何处来?我要到何处去?”这三个存在有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从文艺青年到哲学大师等的有范儿的人士,现如今,称呼自己为码农的程序员们也逐渐念叨起来。

但程序员对人的存在的思考,既不是出于形而上学的研究,也不是为了练习在姑娘面前的呓语。

作为绝对非有闲阶级的程序员们,探讨存在的目的不过为了少写些代码而已。为了构建互联网,要写的代码已经多的可怕。在看着当前这个页面时,您的浏览器里可能有另一个页面正列着一个热门音乐排行榜,或您感兴趣的好友的推荐名单;又或许您是刚从朋友的推荐跳转到这篇文章,赏光的话,您也可能会将这篇博文推荐给另一个人。

凡此种种看上去很自然的功能,要实现起来,无不令人发指。懂的都知道,每一次系统上线,都是压力巨大的噩梦。为了熬过这种可怕的生活,有些程序员已经开始从存在的角度来搭建网络,即语义网络

每一个页面,每一条微博,每一个物体,每一片基因,都有其含义,将其规范化的描述及存储之后,机械的算法就能自动的理解和推导且得出结果,这就是语义网络。其最现实的一个目的,就是减少检索和推导信息过程中所需要的硬编码量。

将数据再简单的存成三元组吧,化繁为简,才能由简至繁。再不需要在前人“临时”创建的表里添加“临时”的字段,再不需要在领导拍了自己的脑袋之后,重新开发别人网站里已经有的功能。语义抽象的巴别塔就要建成。

使用公认的前缀描述之后,两个应用装在同一个系统里,就自然的融合成了一个新的应用,自洽的系统将演绎其自身。对于创造而言,最后只需要去思考,或许最后连思考也不需要了。

当然,现在阻碍着语义网络实用化的致命缺陷还有很多,其中核心是真实性的问题。比如说,读过人教版英语的话,很多人都说 LiLei 喜欢 Han Meiei ,但这是事实吗?若不是,则 Li Lei ,Han Meimei ,和 Jim Green 之间就没有三角恋的关系。比如说,某人说自己曾经是助理教授,但这是事实吗?若不是,则指责他的人就做了件打假的大好事。又比如说,微博里很多人都是实名的,可说的话就可信了吗?辟谣与反辟谣,究竟谁真谁假?

若无存在的证明,正反都对的话,语义的网络里必然充斥毫无意义的噪音。

从存在的角度来讲,智能设备的发展,或许是整个互联网过渡到下一代语义网络的关键。因为,毕竟人的存在是人的其他所有行为的存在的前提,而智能设备正逐渐成为人时刻不能离开的一部分,而且能随时向信息世界提供人何时在何地做何事的证言。当然这个证言也可能被伪造,但至少有来龙去脉可循。

靠着智能手机,我们能轻易记录下以下的事件A:“小明于上午十时走入麦当劳”,这个事件可被拆成以下的三元组:

  • (事件A,发生,十时)
  • (事件A,主角,小明)
  • (事件A,动作,走入)
  • (事件A,地点,麦当劳)

这一系列三元组就可以被无差别的广播给相关的应用。处理旷工的应用里可能已经记录下了:

  • (小明,工作,麦当劳)
  • (工作,触发,走入)
  • (工作,起始,九时)
  • (工作,超时,迟到)

那么根据旷工的规则就会自动推导出:

  • (迟到B,发生,十时)
  • (迟到B,主角,小明)
  • (迟到B,处理,开除)

当然,如果是社交应用,很可能会因为(小明,朋友,小王),(小王,身份,宅男)的存在,而通知小王说小明能给他带点外卖。这只是个简单的事件,大量的人的行为的拆解和推演,一秒钟就会有亿万言。

若觉得上面的例子过于冗长,以下例子也能充分诠释语义网络的机制: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尽管人对物理世界的认识,其进度的单位至少是百年,但人的信息网络的演化,现在看来甚至是百天。或许最近的时期内,我们不会有什么重大的理论突破,但对最小的奇质数的认识,已经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由三带来的问题都是复杂的,但至少我们还没有三体问题要解决。:)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