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12-27 18:25

云计算与 IDC 【2】网络格局全貌

邓侃 邓侃
-

阳光穿过玻璃窗,照进室内,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甚至有点痒,说不出的舒服。我双手捧着茶杯,前倾着身子,聆听坐在对面的前辈,讲解什么是格局。

我们的话题是互联网产业的竞争格局,这个话题太大,所以首先谈的是网络的竞争格局。

前辈说,什么叫格局?举个例子。

例如辽沈战役那会儿,锦州拿下后,四野腾出手来,全力以赴对付廖耀湘兵团。但是廖兵团是东退沈阳,还是南逃营口,谁也说不准。

黄永胜麾下四野六纵,负责阻击,林彪给黄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堵住廖耀湘兵团的退路,等待攻锦主力赶到后,围歼廖耀湘。于是,黄永胜命令部队急行军,迅速抢占一切可以阻击敌人的制高点,坚决挡住廖兵团。

这种漫天撒网的布局,有个缺陷,就是处处设防,但是处处薄弱。果然,最激烈的厉家窝棚一战,126师有9个连,撤出战斗时,只剩10来个人。

黄永胜部队急行军的时候,关闭了电台,与东总司令部联系中断。六纵行踪不明,如果没有堵住廖耀湘兵团怎么办?四野参谋长刘亚楼拍着桌子说,“这个黄永胜搞的什么名堂,误了事非杀他头不可!”

廖兵团被黄永胜截住了,刘亚楼不拍桌子了,改拍手,“这个黄永胜,真有一手!”[1]

说完这个故事,前辈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黄永胜堵截廖耀湘的时候,一定非常想知道廖兵团的兵力分布和运动方向。我们今天谈网络格局,首先需要做的功课是,中国网络的参与各方,各自分布在哪些区域”。

中国网络格局,目前只有一些大致的描述,但是似乎还没有详尽的全景图。

但是绘制这张全景图, 办法还是有的。

1998 年 12 月美国“连线”杂志,刊登了一幅图片,如图一所示 [2]。杂志解释说,这是贝尔实验室的研究员和CMU毕业生,绘制的网络全景图。所谓网络全景图,实际上是网络中所有公开的路由器,与相互之间的网络连线,所构成的地图。图中点(路由器)和线(网络连线)的颜色,代表这个路由器和这段网络,属于哪一家运营商。


图一。网络全景图,1998 年 9 月[2]
Courtesy http://imgur.com/rF7Lz

当我们仔细端详这张地图的时候,有几个疑问。

1. 全景图上的每一个点,实际上代表一个网络路由器。每个路由器都有明确的地理位置,但是全景图上却没有标注。而且从这张全景图,完全看不出地球的地缘和地貌,看不出哪里是美国,哪里是中国。这是为什么?

2. 这张全景图,真的绘制了全球所有的路由器,以及路由器与路由器相互之间的所有连线了吗?

3. 如何知道每个路由器,各自属于哪一家运营商?

关于这种全景图是如何绘制出来的,贝尔实验室的研究员写过一段简短的说明 [3]

“网络绘图程序,陆续发送一些 UDP 数据包,或者 ICMP Ping 数据包,给随机的高位端口。每个数据包的生存时间(Time-to-Live,TTL),数据包没经过一个路由器,TTL 就缩短一段。当 TTL 的值为零的时候,数据包死亡的消息,就按原路,通知发送的人,(即我们的网络绘图程序)。我们并不指望这些数据包,能够到达运行中的网站,更不指望他们能够到达 UDP 服务站点。

对于最初发出的数据包,我们给它们设置的 TTL 较短,而给后继的数据包的 TTL,缓慢地但是逐渐延长。如果一个数据包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而我们没有收到它死亡的通知,这个数据包多半是被路由器弄丢了,或者被防火墙截断了。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再试几次,然后放弃,并且把收到的信息,通通记录下来”。

贝尔实验室的研究员,对于读者的电脑和网络知识,似乎有过高期待。下面我们把这段文字,剖开了揉碎了,逐句讲解。

 

Reference,

[1] 一将难求 第七章(3)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hapter_182825_131484.html

[2] The Scenic Route.
http://www.wired.com/wired/archive/6.12/scenic.html

[3] Internet Mapping Project, Mapping Details.
http://www.cheswick.com/ches/map/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