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6-01 19:04

微软 CEO 又来中国了,这一次他见了三批创新者

微软 CEO 纳德拉又来中国了,接任微软掌门职务两年多,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到中国。相比于上一次来华被人瞩目的氛围,这一次纳德拉并不想搞一个大新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次访华并不重要。

腾讯视频链接
2014 年 9 月,纳德拉把中国当作了他 CEO 任上出访第一站,其时,外界初见微软改革曙光,对这位新的 CEO 期许颇多。作为微软 CEO,纳德拉姿态更低,但是给微软赢得的赞誉明显更多。

2015 年,Windows 10 发布,正常的迭代并不能引起人们的欢呼,微软发布的 Hololens,SurfaceBook 等硬件,Skype 实时翻译,RoomAlive 墙壁投影等等前沿技术才让人们频繁地把微软和创新联系在一起。

下一个 Hololens 也许就诞生在他们手中

微软每年举办的创新杯大赛前不久在三亚落幕,来东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UC Berkeley 联合组成的团队设计而成的 BoneyCare 被评为“世界公民”类特等奖。这是一款基于云端语音识别技术和波形分析技术的口吃辅助治疗 app。

BoneyCare 结合口吃治疗的传统模式进行“朗读训练”,通过提供文章供用户朗读,将语音传至云端并进行分析,为患者提供定制化的康复方案。开发团队希望 BoneyCare 不仅能够帮助用户进行辅助矫正训练,也为语言矫正师追踪患者病情提供便利。未来,BoneyCare 可以融入到云医疗的智慧健康模式中,帮助医生远程监测口吃患者数据,并对病情进行量化分析。

boneyCare

(纳德拉和 BoneyCare 团队交流)

可以说,这是一个将技术运用在人文关怀领域中绝佳的例子。

微软创新杯比赛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独居老人监护系统,聋哑人社交手套,盲文翻译印刷阅读套件等等。

多年前打进创新杯全球总决赛的“余茶叶”在知乎上这么说

“国内的很多科技比赛看重的都是天花乱坠的 PPT 和一个看起来像样的 app,我见证过周围很多同学拿一个半成品 app 在各种所谓的科技比赛里招摇撞骗。而微软创新杯则要求的是真正完整的作品。无论是硬件、软件,微软要求大家能拿出完整的解决方案:是游戏项目,就要有故事、有画面、有可玩性;是世界公民项目,就要切实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是最佳创新,就要真的有不同于同时代的思维。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真正要求年轻人用自己的力量做出一个兼具创新性和商业价值的作品的比赛,它并没有因为参赛者是大学生而放低要求。”

作为特等奖得主,BoneyCare 背后的东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UC Berkeley 联合团队也将在下个月前往西雅图微软总部,参加创新杯的全球总决赛。作为一家巨头科技企业,微软把每年的创新杯都当作是盛事来举办,并不是因为这个赛事能够给微软带来现实的利益,而可以看作是微软对未来的未来进行的投资。

Hololens 可以看作是代表 AR 的未来科技,而在创新杯上崭露头脚的团队们,创造的可能是更远的未来。他们在微软开发者峰会上和纳德拉一起现身也展现了与纳德拉上次访华时不同的意味:上一次纳德拉来华重点是联系深圳企业,看重的是微软当时当下的状况。

这一次,微软和纳德拉看得更远。

对话即平台,移动为先云为先,体现在哪里

相比于用户切实可见的 Windows 和 Office,其实大多数人对纳德拉新提及的“移动为先云为先”直观感受并不深。

但代表微软云战略的 Azure 其实无时不在。目前有超过 85% 的“财富 500 强”企业正在使用微软云服务。

大家应该会记得去年在社交网络上刷屏的 How-Old.net 和 TwinsOrNot 应用。这背后的就是之前被称为“牛津计划”,现在的微软“认知服务”,它旨在在帮助开发者制作更智能的移动应用,令其方便快捷地在跨平台应用中加入面部、图像、语言、文本等识别功能。

How-Old.net 和 TwinsOrNot 应用,就是以此为基础在几小时内开发出来的。

“Cortana 智能套件”和微软机器人框架(Microsoft Bot Framework)也是类似,普通用户不会直接接触这些技术,但是在不少的应用和服务背后,都离不开微软提供的底层技术以及 Azure 云服务的影子。

今年的微软 Build 2016 大会上,纳德拉提出了“对话即平台”(Conversation as a platform)战略。

“微软机器人框架(Microsoft Bot Framework)”,它让开发者得以用任何编程语言开发出能用自然语言与人类进行交流互动的智能机器人程序,其广泛支持各类应用平台,包括文本/短信,Office 365、Skype、Slack,以及标准的网页应用等。

ms-seeing-ai-2

如果这么说还是比较模糊,那么上图这个用到了微软感知服务,和机器人框架的技术演示能让你明白,技术如何充满人文关怀:眼镜中的摄像头捕捉环境图像,分析盲人眼前人物的性别,年龄等信息,然后读给盲人,让盲人知道,眼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纳德拉的首日行程中,与三队中国开发者会面,开发者代表们分别展示了基于微软开源语言构建的 HTML5 移动技术产品、基于微软机器学习的慢性病管理应用和基于微软 Azure 及云端语言识别技术开发的口吃辅助治疗应用(即上文所说的 BoneyCare)。

举例来说,健安华夏利用微软云 Azure 的平台,能够持续监测患者的血糖水平,并能通过机器学习分析数据,包括膳食和运动情况,从而有的放矢地提出饮食生活管理建议,更加主动地管理糖尿病问题,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

微软的 Azure,不仅仅是在云端,它还在存在于刷爆社交网络的小应用中,存在于改变盲人认知世界的发明中,存在于治病救人的应用之中。

321

每一家伟大的企业都曾经是创业公司

国内的孵化器中,微软创投加速器名声在外,这家孵化器人称“比哈佛还难进”。在与创新杯学生团队和开发者见面之后,纳德拉的午餐是和 10 家初创企业创始人一起进行的。

截至目前,微软创投加速器已和 100 家投资机构结成合作关系,为初创企业寻找适合他们的投资机构来提供融资帮助。在已经毕业的 126 家企业中,产品及服务共覆盖了 5 亿个人用户和超过百万家企业客户。其有 93% 以上获得新一轮融资,总估值超 380 亿元人民币,估值增长比率超过 600%。

纳德拉在午餐会上,重申了他的名言:

“这个行业不崇尚传统,只尊敬创新。”

这个行业里,传统并不是什么优势了。

数字化技术为所有组织与机构提供了公平竞争的环境,并为它们创造了机遇,去研发那些曾经不可想象的产品与服务。“规模”这一旧日的竞争优势正逐渐沦为组织发展的不利因素,曾经傲视群雄的组织现在也在奋力追赶那些充满活力、灵活多变的创业公司。

在去年爱范儿前往微软亚研采访的过程中,感受很深的一点是,微软正在重回创业企业的氛围。

刚好,面对午餐上的创业企业创始人们,纳德拉说:

“每一家伟大的企业都曾经是创业公司。”

虽然微软早已经不是创业企业了,但是它和创业企业的联系比以往其实更紧密了。

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纳德拉说,微软正在致力追求一种建立在“成长心态”上的企业文化,它始于这样一个信念:每个人都能成长、所有的潜能都可培养、任何的思维模式都可被影响。

再次访华,微软 CEO 纳德拉的首日行程安排值得玩味,没有和国内大企业谈一些合纵连横的战略,而是分别和学生创客,开发者和创业企业交流。

这一次的纳德拉中国之行,看起来是创新者的位置比以往更为重要了,但联系起纳德拉上任后微软变化,就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趋势:鲍尔默时期以销售为驱动力的微软不见了,创新和开放正成为其最大的驱动力。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把 PC 的经验复制到虚拟现实上,Windows Holographic 会再一次成就微软吗?

2016-6-01 19:07下一篇

为了欧洲的网络和谐,这四家美国企业准备一同行动

2016-6-01 18:15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