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喷:郭敬明电影《爵迹》是如何做出国产网页游戏效果的?

新创

2016-06-14 19:25

像巴甫洛夫著名的 “刺激-反射” 实验里的狗一样,公众对每一部郭敬明新电影都形成了 “自然黑” 的条件反射。但真的没法责怪公众,新电影《爵迹》预告片自己又加固了这个条件反射机制。

6 月 11 日的上海电影节上,郭敬明公布了自己执导的 3D 魔幻电影《爵迹》的首款预告片。预告片展示了之前一直宣传技术卖点:全球首创的 “3D 扫描+动作捕捉” 结合系统。

在预告片放出之后,各大门户娱乐版和微信公众号万箭齐发,把《爵迹》画面吐槽得体无完肤:从人物到动作再到背景,一股浓郁的国产网页游戏感扑面而来。

2016 15-39-51

不看人物的话,动作戏确实是勾起了很多人小时候背着父母,紧张地通关玄幻题材页游的青春记忆。很多看过预告片的观众都反映,手不自觉地痒起来,非常渴望控制人物跑动的操作感。

2016 15-38-26

而《爵迹》里戏份很重的玄幻怪兽们是这样的。毛发光滑闪亮,自带永远保持 45 度光线的精确打光师。

2016 15-56-22

当然,爱范儿(微信公众号:ifanr)不是来加入吐槽大军的,而是想从技术角度分析,这一套听起来挺酷炫的 “3D 扫描+动作捕捉” 怎么就拍出这种让人出戏的效果?《爵迹》的其中一张定装照或许就是答案。

7d4000785513eda7c33

这张官方定装照中,范冰冰、王源他们身上脸上都布满了 “麻子”,这些就是光学标识点(Markers)。通过使用高速相机捕捉目标物的光学标识点,演员的动作和表情能被记录下来。

后期制作人员会在特效模型上加上这些动作和表情的运动轨迹,看上去特效模型就有了演员的动作和表情。通过这种方式,演员就能 “演” 一个虚拟的 CG 角色。再加上专业绿幕配合后期制作的场景,演员 “演” 的 CG 角色就能置身在任何剧情需要的虚拟场所。

110213829

早在 2005 年彼得·杰克逊执导的《金刚》中,安迪·瑟金斯就运用了这个技术出演了大猩猩金刚。通过这种动作捕捉技术得到,安迪·瑟金斯才能倾情演出金刚在帝国大厦悲伤的咆哮。

maxresdefault_meitu_9

(图自:modomeu

可能你对安迪·瑟金斯的脸不熟,但你一定不会对他演过的角色感到陌生:《魔戒》里的咕噜姆、《猿星崛起》里的猩猩领袖凯撒等。

benedict-cumberbatch-face-smaug-hobbit

(图自:businessinsider

近年有越来越多的演员愿意做这种 “不露脸” 的差事。比如 “卷福”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在 2013 年上映的《霍比特人 2 史矛革之战》中演一条恶龙。

最近陪男朋友看《魔兽》的妹子唯一不打瞌睡的寄望就是吴彦祖,但她们怎么都找不到。因为吴彦祖演的是兽人反派古尔丹(见下图),用的也是动作捕捉技术。

20160322190405_69724_meitu_11

tesR6fGTSV6BreF1LGrQJUCX%3DAZXZt4LoAkhXFAW0xEGf1465370735577compressflag

他们都不得不在身上和脸上安上光学标识点,最大程度调动脸部肌肉,并在绿幕前神神叨叨地跳来跳去。

虽然称不上前卫,但技术并没有问题,那么郭导的《爵迹》是出了什么问题?

观察前面提到的动作捕捉技术的使用对象,我们可以发现后期建模出来都是猩猩、龙、兽人这样的怪物,但《爵迹》自认为创新地制作出的却是一个个人。所有简单来说,郭导是让人演人。

BEAAB578A66338A5495C3EB5CD1C54EE

因为光学标识点数量有限,高速摄像机灵敏度也有限,因此相机捕捉到的只是最大幅度活动的那部分表情动作。而且,捕捉到的表情动作幅度也会比演员表现出来的小得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动作捕捉演员表演时表情如此狰狞——尽量让角色表现出来的表情丰富点。

4A65EB904A8E1397DED8BC39083B52BD

人类角色表情要求非常复杂,如果要用动作捕捉技术来实现 “人演人”,必然会让角色表情僵硬。

不幸的是,《爵迹》自己找的这批演员,几乎个个都就有面瘫倾向。

image

郭敬明在很多场合都表达过对技术的尊重,但他的好莱坞特效团队不可能没有告诉过他,动作捕捉技术和他的那批御用演员们不匹配到什么程度。

向技术示爱的成本太低了,而郭敬明这位优秀的产品经理当然明白 “光是谈谈” 的收益有多高。当一旦触及到 “更换演员班底” 这样的核心,技术作为营销口号的本质就只能暴露,别无他途。

但是暴露也没关系,外界的任何非议,只会让他和他的团队陷入 “全世界与我为敌,我们更加要团结” 的悲壮氛围。一如他所有作品都会提及的主旨。

题图及部分配图自:三联周刊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