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因 Twitter 成名的流浪者

特稿

2012-01-09 06:00

英国第四频道(Channel 4)新剧 Black Mirror 第一集 The National Anthem 展示了社交网络强大的破坏力量,让人印象深刻。电视台对它的描述是 “Twitter 时代的扭曲寓言 “。经历了伦敦骚乱的英国人对此想必有着更加切身的感受。

Twitter 时代真的如此糟糕?让我们远离编剧 Charlie Brooker 的阴暗想象,从 AnnMarie Walsh 的故事中获得一些安慰吧。

AnnMarie Walsh 是一位 41 岁的流浪者,她曾在芝加哥的街头流浪了 6 年。根据 Streetwise 网站的报道,她在青少年时期曾经受过伤害,并因此变得非常内向。Walsh 曾在部队服役,并认识了自己的前夫 John P. Walsh,但两人的婚姻最终因为 “不可调和的矛盾” 而收场,而她也失去了对子女的监护权。随后,Walsh 丢掉了工作,因无力还债最终流落街头。

在这段日子里,她遭遇了许多无谓的骚扰,也有许多好心人帮助她,给她食物和钱财。

“我不喝酒,我不吸毒”,Walsh 说,“我不是别人的问题——我安静而且有礼貌。我会在走后收拾干净东西。他们意识到我的过去有些麻烦,他们非常友善”。

离开家人的她,反而从街头获得了自由的感觉,以及一种控制感。曾是她医生的 John Revis 认为她对家庭有抵触感。“街头给予她对自己生命的完全控制感。她不依赖任何人 “Revis 说,“离开街头后,你要依赖别人,你处于一个结构化的环境里。”

两年前,Walsh 加入了 Twitter,这改变了她的生活。

她的最初想法是通过电子手段与人更舒服的交流,解决自己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Twitter 成为她突破自己的一种手段。“它真的帮助我敞开内心,从而更好的适应社交场合”,她说 “我用它释放自己的感情。”

她通过手机或本地图书馆的电脑登录 Twitter,用 @padschicago 这个帐号描述自身经历,为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呼吁。这给她带来了近 5000 名的跟随者,并最终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对于 Walsh 来说,Twitter 上的 follower 就像是她的家人,互联网就是她在线的家庭。

“它是我的第一要务”,Walsh 说,“我必须与外部世界联系。我需要它,即使那是虚拟的。Twitter 的祈祷对我意义重大。

Twitter 上的好心人不仅聆听她的故事,而且也在实际生活中帮助她。曾有两个 Twitter 用户赠给她笔记本,Virgin Mobile 曾给她充过手机费。一位纪录片制作人从  Twitter 上联系她,要求她参与纪录片的拍摄,通过这个制作人,她曾在 Twitter 的 “ 140 字母大会”(140 Characters Conference)上演讲。

Walsh 也参加在芝加哥举行的 Tweetup 大会。在某次大会上,她遇到一个社会工作者,并因此得到了一个临时住所,从而结束了街头流浪的生活。但是,Walsh 认为自己仍属于无家可归者,她现在的愿望是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另外,她希望自己 Twitter 帐户可以成为一个信息中心,以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或者患有 PT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人。

AnnMarie Walsh 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社交网络的另一面,它可以是破坏性的,但也可以传播善意,给人带来希望和光明。

本文部分素材来自 Mashabl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