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6-22 10:52

2020 年,另一只球队击败了勇士(连载 1)

2020 年 10 月 20 日,11: 30 PM

GAME 7

奥克兰甲骨文中心球馆

“球进了!压哨!比赛结束!勇士队输了!Playground 队击败了过去 6 年 4 夺总冠军的勇士队,夺得‘抢七’的胜利,以及系列赛的胜利!” 体育台的主持人在转播间疯狂地喊叫。

但这一刻,甲骨文中心球馆异常安静。

赢球的 Playground 队员并没有发出庆祝的声音——因为他们没有发声模块。

勇士队当家球星,32 岁的史蒂芬 · 库里喘着粗气,双手叉腰,抬头望向计分板——客场 113 – 112 主场。勇士这几年和骑士斗得很凶,互有胜负。但今天战胜库里的对手,比骑士更让库里难以接受。

观众席上,19200 名穿着金黄球衣的观众里,很多人目瞪口呆,有人甚至抱头痛哭——虽然这只是一场不计入赛季成绩的表演赛。

场外也有成千上万没买到票的球迷聚集着。他们刚刚通过场外大屏幕看完了这场比赛,议论纷纷,一小撮穿着印有绿色安卓机器人 Logo 衣服的男生正在击掌庆祝。

在场外大屏幕的上方,有一块儿巨大的海报板,上面展示着今天这场比赛的预告。里面一句文案是这么写的:

10 月 3 日,人类 V.S. 机器人,一触即发!在 NBA 这片赛场上,勇士队能捍卫人类尊严吗?

1

10 月 3 日凌晨 4 点,Playground 队的拥有者 Marc Raibert 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

“明天就要比赛了,居然失眠了。” 老人家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法克罗森伯格,给我热杯牛奶吧。”

听到指令,角落里一只 1.3 米高的小机器人双眼亮起了绿灯,“好的老大,等我一下”。说完,机器人拧开了房门,走向客厅。

法克罗森伯格是丰田 HRS 系列的第 5 代机器人,是一款家用陪伴型机器人。2016 年的时候,Marc 创办的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被东家 Google 卖给了丰田,Marc 于是在丰田研究所待过一年。

到现在快 5 年了,每年丰田研究所的 CEO Gill Pratt 都还会把最新款机器人寄给他试用。

Marc 最开始是在 MIT 认识 Gill Pratt 的。

1980 年,31 岁的 Marc 创立了 Leg 实验室,专门研究足式机器人,没想到一头钻进去就折腾了 40 年。

创立的第六年,Leg 实验室搬到了 Marc 的母校,MIT。在那里,Marc 一边为 MIT 工作,给政府部门建设工程系统,一边搞自己的研究。Gill Pratt 则在 1989 年拿到 MIT 博士学位后加入了 Leg 实验室,两人共事了一段时间。

MIT 很好,但学校毕竟有学校的限制。到了 1992 年,Marc 不想再待在学校体系离了。他离开了实验室, 带着几个同事成立了一家叫 “波士顿动力” 的公司。

团队一开始,根据市场需求研发了一款仿真开发工具 DI-Guy,但不久后就把重心转移到他们真正感兴趣的领域——仿生机器人。

而失去了 Marc 的 Leg 实验室,需要一位科学家顶上负责人的位置——被推举上去的正是 Gill。

“居然都是 30 年前的事了。” 想到这里,Marc 笑了笑。

不过 30 年前的他怎么都没想到,离开 MIT 的 24 年后,他居然又和 Gill 聚在了一起——还变成了他的下属。

2

故事还得从波士顿动力独立后说起。

独立后的不久,Marc 就带队研发出了第一款自我平衡的单足跳跃机器人,并靠它顺利拿到了美国国防部的投资,后者寄望波士顿动力能研发出量产的军用机器人。

没想到国防部一滋瓷,就滋瓷了 20 年。

这 20 年里,波士顿动力拿出过不少代表机器人界顶尖水平的仿生机器人作品,但大都只是 “作品”,而非产品。

足式的仿生机器人的命门在于平衡。

人类始终没弄明白自己的双脚是如何掌握这么好的平衡性的。科学家在机器人上使用的控制方法,只能保证双足机器人在平地上平稳行走,一旦环境有点障碍,很容易就摔个狗吃屎。

多足的机器人,对崎岖的地形会有更好的适应性。Marc 的团队研发过 “大狗”、“猎豹” 等四足机器人,的确可以在各种地形上保持稳定和快速。

但这些四足机器人仍存在结构复杂、噪音大、能耗高而效率低这些问题,也因此没有得到军方的采用。

波士顿动力的研究时间拖得越久,国防部的信心就越小。到了 2013 年,军方已经不再对机器人军用这件事情抱有太大的期望了。

这个时候,一家商业公司却对机器人很感兴趣——Google。

自从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开启以来,Google 开始认识到了自己的技术瓶颈。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时代来临之前,Google 需要有最好的技术储备支撑他们的研发,哪怕和短期需求看起来不太吻合。

2013 年亚马逊高调宣布进军无人机,这也让 Google 加快了节奏。

同年,Google 成立了机器人部门 Replicant,由 Andy Rubin 负责。外号 “Android” 的 Andy Rubin 被是安卓系统的发明人,但他对机器人的热情也由来已久。创建安卓之前,他曾在蔡司公司担任机器人工程师。

Rubin 刚一上任,大手一挥,把日系、美系一共 8 家机器人厂商收入了囊中。其中包括一些研发机械臂的公司、做轮式机器人的公司——也包括波士顿动力。

实际上本来 Google 对波士顿动力的军方背景是有些疑虑的,毕竟 “不作恶” 应该包括不打仗。但 Andy Rubin 还是抗住了压力,推动了 Google 收购了这家世界领先的机器人公司。

Marc 也不负 Rubin 的信任。那几年,波士顿动力在自主平衡性上有了很突破。结合 Google 旗下其他机器人公司的研究成果,他们成功研发出了一款能在崎岖雪地行走的双足机器人。

另外,为了有更大的动力他们采用了液压控制,这比起电机控制来说结构会复杂很多、稳定性差,但团队设计出了精密的内置液压管道和模仿人类骨骼血管,也成功控制了体型。

但 Google 对他们并不满意。

Marc 团队的双足机器人距离真实军用还有很远的距离。钱烧出去了,盈利却遥遥无期。于是 Google 高层开始向波士顿动力施压,希望团队放弃军用仿生机器人,转而研发家用的商业机器人。

Andy Rubin 在的时候,还是能扛住一些上层压力的。但到了 2014 年底,Andy Rubin 离开 Google 自己创业之后,Marc 就彻底孤立无援了。

Rubin 走后,机器人部门的领导换了好几任,先是科学家 James Kuffner 接了 Rubin 的班,后来又变成了集团的高级副总裁 Jonathan Rosenberg。

Rosenberg 是营销出身的,自然更反对波士顿动力研发看起来遥遥无期的仿生机器人了。在 2015 年 11 月一次会议上,他和 Marc 直接拍桌子撕了起来——

“我们不能把资源花在需要十年才有进展的事情!”

Rosenberg 吼着说。

“对不起,我们不是各位眼里那种擅长建造空中楼阁的人。”

Marc 回应。

到现在 5 年过去了,回想起来,Marc 还是很生气,“那帮家伙要我们做轮式机器人!”

Marc 觉得受到了侮辱。自那以后,他把自己家里每一台机器人都命名为法克 · 罗森伯格。

2016 年 3 月,双方矛盾激化到了顶点。Google 不打算再忍了,开始寻找下家,接手波士顿动力。

Gill Pratt 出现了。

这个时候的 Gill Pratt 已经是丰田研究所的 CEO 了,他推动公司把波士顿动力从 Google 手上收购了,价格不为外界所知,但传闻不高。

当时陪着 Gill 来游说(或者说通知) Marc 的,还有 James Kuffner——这家伙 2016 年初就被 Gill 挖到了丰田。

Marc 还记得收购前最后一次和他俩彻夜畅聊,当时 Gill 说了这么一句话:“在这里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不会有任何盈利压力。”

但事实证明商业公司都一个样。

Marc 的团队和丰田有过半年甜蜜期,但半年后,丰田高层和当年的 Google 一样,开始变得没有耐心,希望波士顿动力放弃仿人机器人,研发轮式商用机器人。

再加上日本人保守传统的天性,Marc 跟丰田高层的沟通很快比当年和 Google 的沟通还糟。Gill 很理解 Marc,但也顶不住上面的压力。

到 2017 年初,已经 68 岁的 Marc Raibert 疲惫不堪。他甚至开始认真考虑解甲归田,放弃这一切。

这个时候,Andy Rubin 出现了。

3

Andy Rubin 离开 Google 之后,创办了一个叫 Playground 的项目。

公司的业务包含基金和孵化器。Rubin 相信在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计算平台会是 AI。他对外声称,自己并不想自上而下推动这个生态的建立,只是希望在 AI 服务出现之前搭建最好的基础设施,孵化优秀的公司。

Rubin 听说了 Marc 在丰田的遭遇,给 Marc 打了一通电话,约他到 Playground 位于 Portage 大道的办公室见面。后来觉得直接叫到办公室上来不太好,又把地点改到隔壁街一家叫 INDO 的印尼餐馆。

“你真觉得我会满足于做一个孵化器么?” 寒暄过后 Andy Rubin 的第一句话,就勾起了 Marc 的好奇心。

“Android 我并不满意,这次我想做真正的 Android。” Rubin 接着说。

Rubin 的战线分两条,一方面是打造孵化系统,笼络优秀团队;另一手,他亲自抓了几个重点项目,希望倒腾出一款 AI 时代的爆款硬件——在 2017 年的他看来,这个爆款应该是家用机器人。

Marc 还记得他从 Rubin 嘴里听到 “家用机器人” 时的失望,但随着沟通深入,Rubin 亮出了他的底线:给 Marc 3 年时间双足仿生机机器人。如果 3 年后这项产品没能为公司带来任何效益的话,团队就转型做家用机器人。

Marc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接受这个协议。Marc、Rubin 和丰田的高层谈了几个月,最终丰田允许 Marc 离职加入 Andy Rubin 的公司,并免费使用部分专利。

在 Rubin 这边的几年里,Marc 的团队把元件的模块化程度发展得更高了,液压控制系统的复杂程度进一步降低了,体型进一步得到控制。他们还控制了油液泄露的问题,大大降低了机器人的维护成本;自由度也从当年第三代 Atlas 的 56 个提升到 100 个左右。

一眨眼三年过去了。然而 Marc 还是没有拿到任何军方或者大型工业公司的订单。

而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这个产品实在是太贵了,除非他们能够大规模量产。

Rubin 虽然口头上没说什么,但 Marc 知道他已经快到耐心的极限了。Marc 想到了 Deepmind 的 AlphaGo。听说那段时间 Google 的高层对 Deepmind 团队逼得也挺紧的,但那场全球瞩目的人机围棋大战成功帮他们重新获取了 Google 高层的信任。

Marc 觉得他和他的机器人,也需要一场宣传战,让机器人的量产提前到来。

于是 6 月初的一天,Rubin 和 Marc 坐在 Palo Alto 一家露天咖啡厅商量该怎么搞个大新闻。那天正好是 NBA 球队金州勇士队的冠军庆祝游行。从奥克兰到 Palo Alto,整个旧金山湾区,都是金黄色。

自 2015 年开始,勇士和骑士几乎包揽了所有总冠军。去年 36 岁的詹姆斯状态下滑得很快,勇士更是在今年实现了卫冕。

“6 年 4 冠!地球人还能阻止勇士吗?” 隔壁桌传来旁人的赞叹声。

听到这句话的几秒种后,Rubin 和 Marc 同时抬头,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

挑战勇士!

勇士队是目前全球最炙手可热的球队。篮球本来就受众广泛,一场挑战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竞技运动队伍的 “人机大战”,肯定能引起全球关注。

为了确保机器人能够站到篮球场上,Marc 把 MIT 和 CMU 的校篮球队请了过来,做了两次封闭演练。Playground 的机器人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他们还拍摄了演练过程,把机器人的精彩片段剪辑成了一条片子,放在了 Youtube 上。

“震惊!机器人打败 NCAA 篮球队,这是要进攻 NBA 了吗?” Marc 团队里一位华裔工程师给这条视频起了这么个名字。

视频很快实现了病毒式传播,在 Youtube 和 Twitter 上都引起了极大关注。在网友讨论的最热烈的时候,Marc 正式向 NBA 联盟以及勇士队提出邀请:打一个七场四胜制的系列赛。

他们还提出了报酬:勇士队的出场费用是 1000 万美元;如果勇士赢了这场比赛,Playground 还将向勇士队支付 2000 万美元的奖金——相当于勇士队奖金半年的门票收入。

在奖金的诱惑下,勇士队答应了比赛邀约。Playground、勇士和 NBA 联盟,三方进行了漫长商议,用一个多月的时间确定了非常详细的比赛规则和限制,其中包括:机器人球员身高体重不能超过 2 米和 220 磅;外层必须包裹由橡胶和碳纳米管纤维制成的人工肌肉、皮肤,确保碰撞时不会误伤人类球员。

三方确定系列赛的第一场在 10 月 3 日举行,全球直播。消息一放出去,社交网站和博彩网站立刻炸开了锅。

“Rubin,你可真信得过我呀。2000 万美金,要是输了,你真不心疼么?” 确定了比赛的举行后,Marc 对 Rubin 打趣道。

Marc 还不知道,之前已经累计投入接近 10 亿美元的投资人尤里 · 米尔纳和新加坡主权基金都表示在有消费级产品推出之前不会有任何新融资,中国那两位姓马的阔佬愿意开除支票但是也附加了更多的条件。而老东家兼老冤家 Google,已经伺机准备签下城下之盟,提出收购 Playground 的专利组合了。

“哈,你可不能输呀”,Rubin 低头笑了笑,心里的后半句是,

“其实公司账上只剩一千多万美元了,如果你赢了,我们的人形机器人也许可以大卖,输的话,公司只能破产了”。

(待续)

 

题图来源:Wallpapers Craft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全球首款中画幅无反现身!这次哈苏比索尼,快了一步

2016-6-22 11:34下一篇

【早报】特斯拉想收购 SolarCity /三星投资 12 亿发展物联网/今年新 iPhone 不会有大变化

2016-6-22 07:29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