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英镑跌了,但别老想着代购 iPhone,英国科技强在不起眼的地方

公司

2016-06-24 17:05

英国脱欧了,是不是再也不能叫英格兰队为 “欧洲中国队” 了?不是的,是脱离欧盟,不是脱离欧洲。

英国脱欧了,英镑贬值得厉害,是不是可以要英国同学代购 iPhone 了?不是的,即使英镑跌了,英国的 iPhone 还是比香港贵。

英国脱欧了,《神探夏洛克》拍戏的进度会不会快一些?应该,不会吧。

好了,看起来英国脱欧对体育、科技和娱乐三个新闻版块没啥特别的直接影响。虽然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近些年被称为互联网洼地,在科技新闻板块露面不多,但是英国作为传统强国,对科技界的影响可能远远大于我们的感性认知。可以说,源自英国的科技产物,正在影响着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比如正在拿着手机看这篇文章的你。

英国最闷声发大财的科技公司:ARM

在剑桥郊外一个毫不起眼的商业园区中,坐落着几栋随意排列的办公楼,那里就是英国最成功的科技公司 ARM 的所在地。你可能从未听过它的名字,因为 ARM 并不生产硬件,但是 ARM 的产品却在 iPhone 和几乎所有智能手机中处于核心位置。它的触手到达科技产业的几乎每一个角落,从运动追踪器到服务器。

ARM_Cambridge

早在 1990 年,一家名为 Acorn 的英国公司和苹果电脑合作,为 Newton 掌上电脑设计新的处理器。Acorn 和苹果一起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来负责设计,而这家公司就是 ARM(Advanced Risc Machine)。虽然历史证明 Newton 掌上电脑是败笔,但是 “失败是成功之母” 的注解用在 ARM 公司上再合适不过了。

在此之前,Acorn 发明了 Acorn Risc Machine(Acorn 的精简指令集计算机,也是缩写为 ARM),只是后来在 Wintel 联盟的铁蹄之下,Acorn 的业务渐渐不支,而它和苹果孕育出来的 ARM 逐步走强,在前 iPhone 和 Android 时代就依靠 Windows Mobile 和塞班就活得不错。

5

2007 年,ARM 与苹果重新确立合作关系。第一代 iPhone 使用了三星制造、ARM 设计的芯片,而接下来的几款 iPhone 同样如此。现在的情况是,苹果采用 ARM 的架构自主设计芯片,并且每年给 ARM 交一笔费用。

至于其他芯片厂商有的和苹果不同,直接采用 ARM 的架构来做芯片,比如 MTK 的大部分芯片,还有像高通这样,要么直接用 ARM 的架构来做(如骁龙 810),要么基于 ARM 的指令集版本来做自主架构。

总之,目前只要是做手机处理器,基本上都绕不开 ARM 的技术。从前有一个厂商试图绕开 ARM,把采用自己家技术的处理器用在手机上,后来用来他们家处理器的手机基本上没人买,这家厂商叫英特尔,也就是当初在竞争中干死 ARM 他爹 Acorn 的主力,正所谓天道好轮回。

c955961d89574da5a1db7cd5f92a14d7

(ARM 的各种架构)

不光是手机的处理器,ARM 的架构技术被运用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他们还有各种系统 IP、物理 IP、GPU、视频、显示等各种产品。当然,处理器显然是最重要也是营收最多的业务了,这其中又可以分为面向开放系统的 Cortex-A、面向嵌入式系统的 Cortex-R 以及面向各种微控制器的 Cortex-M 系列,另外还有面向支付、电子政府、SIM 卡等安全市场的 SC 系列。

正是 ARM 这种闷声发大财的作风,大多数 ARM 芯片已经不再用于手机,这不是因为 ARM 在手机业务中失势,而是因为其他业务发展太快——几年前,ARM 芯片用于手机的比例是 40%——它的芯片规模已经上升到可以与英特尔在其领先的领域直接竞争了。ARM 目前已经驱动着一些公司的服务器,比如 PayPal。而更具野心的是,它的物联网部门意图在智能家居芯片的设计上取得统治地位。一个数据是,现在每年基于 ARM 技术出货的芯片数量已经达到了百亿级别。

当然,不要期望着 ARM 品牌的智能冰箱或者恒温器:承继着自己的历史,以及剑桥郊外的谦逊风格,ARM 的目标是尽可能地低调处事,同时默默驱动着我们每天使用的电子设备。

百年传奇劳斯莱斯

有这么一个英国品牌,在天上,它的竞争对手是发明家爱迪生的公司——通用电气;在地上,它却要与宾利、迈巴赫一较高下。不仅如此它偶尔还会跨界教会行李箱巨头 RIMOVA 什么叫 “豪华”。现在,这家公司更把目光瞄准了无人驾驶货轮。

劳斯莱斯就是这样的一个外表优雅别致,实际上野心勃勃的公司。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如今的劳斯莱斯其实分为两家公司,1973 年,劳斯莱斯剥离剥离了汽车业务,原本既造飞机又飙车的劳斯莱斯变成了两家公司——罗尔斯·罗伊斯股份有限公司和劳斯莱斯汽车有限公司(为了方便,本文统称 “劳斯莱斯 Rolls-Royce”)。

分道扬镳至今 43 年,做飞机发动机的劳斯莱斯市场占有率位居世界前三(另外两巨头分别是美国通用电气和 Pratt & Whitney 普惠公司),每月驱动着超过 50000 个航班完成飞行任务。我们的每一次飞行,都很可能得益于劳斯莱斯发动机的带动。

这一切源于 1914 年,劳斯莱斯推出第一款航空发动机 Eagle。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约一半的盟军飞机使用的是劳斯莱斯的航空发动机。一战结束十年后,航空发动机彻底超越汽车,成为了劳斯莱斯的主要业务。

经历了一战和二战,劳斯莱斯的燃气涡轮引擎设计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状态,不仅成为了缩短洲际航线飞行时间的功臣,还被装备在了气垫船上。其中不少飞机在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洗礼后仍然能够正常飞行。

(带有双 R 标志的飞机引擎)

劳斯莱斯的存在不断提醒着我们,英国曾经也是一个工业强国。在上世纪 50 年代到 60 年代,英国航空发动机制造业的黄金时期中,劳斯莱斯凭借与布里斯托尔希德莱(Bristol Siddeley Engines Ltd.)公司的合并达到了新的巅峰,后者同样是军用飞机引擎的大玩家。如今,劳斯莱斯旗下的 Trent XWB 系列涡扇喷气式发动机被看作是航空业近十年中最高效率的民喷气引擎之一,正式装载于空客 A350 XWB 宽体客机上。也就是说,巅峰技术仍继续,劳斯莱斯还在书写传奇。

当然,我们更熟悉的是另外一个做汽车的劳斯莱斯,劳斯莱斯在创立之初就是一家技术扎实的汽车公司。诞生在 1906 年的银魅(Silver Ghost)搭载六缸引擎,在长达 19 年的生命周期内共生产了 6173 辆。英国第一辆装甲车也是在银魅的底盘基础上改良的。

(1920 年产劳斯莱斯装甲车,图片来自:James Black Restorations

在工业物联网领域里,百年历史的劳斯莱斯也没有落后。毕竟航空引擎每次飞行可以产生可怕的数据量,如果能有良好的工业物联网技术对这些数据进行管理,创造的经济效益非常可观。

在 4 月份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微软宣布与劳斯莱斯合作开发基于 Azure 物联网和 Cortana 的智能云引擎。微软和劳斯莱斯可以通过网络实时了解引擎的健康状况、飞行状态、航线规划和燃料消耗,根据这些消息优化引擎设计和维护。ZDNet 的报道表示这样的技术每年可以为航空公司省下数百万美元。

早在 2 年以前,就有消息透露劳斯莱斯已经在开发无人驾驶货轮。他们组建了蓝色海洋开发团队,在挪威奥勒松的办公室里用 VR 技术搭建了虚拟舰桥,模拟无人驾驶货轮的调度作业。该团队表示未来的 “船长” 将可以在安全的陆地上通过类似的控制中心调度海洋上的数百艘货轮。

rr-bridge

(芬兰 VTT 科研中心针对无人驾驶货轮的概念设计,图片来自:Wired

当货轮全面转向无人驾驶后,可以节省因为水手而产生的能源消耗,劳斯莱斯创新副总裁 Oskar Levander 称,如果不配备船员,一艘货轮所消耗的燃料将会减少 10-15%。

打败了李世石的人工智能,其实也是英国产

今年 3 月最大的科技事件莫过于来自 Google 的人工智能 AlphaGo 在五番棋中以 4:1 的成绩战胜了曾经排名世界第一的围棋选手李世石,这被认为是人工智能发展史上的历史性突破。

也许你会问,Google 不是美国的吗?和英国什么关系?

事实上,AlphaGo 之父 Demis Hassabis 就是生于英国长于英国,AlphaGo 背后的 DeepMind 公司,也是一家英国公司。

1

(AlphaGo 之父 Demis Hassabis)

Demis 4 岁时开始下国际象棋,一年之后 “在国内立于不败之地”,到了 13 岁,Elo 等级分为 2300 分,是有史以来 14 岁以下组别分数第二高的孩子。

但 Demis 的天才并不只限于国际象棋领域。在使用国际象棋比赛赢得的奖金买了电脑后,他在计算机上一发不可收拾:8 岁编写自己的计算机游戏;16 岁完成 “英国高考” 后加入 Bullfrog Productions 游戏开发公司,在游戏《Syndicate》负责关卡设计;17 岁作为联合设计者和主力程序员开发出包含 AI 元素的经典电子游戏《主题公园》。不过,Demis 并没有过早地把游戏开发作为自己的事业,而是在这个时候选择到剑桥学习计算机科学。

然后他的人生轨迹就是想工作就去开发个游戏赚个大钱,想学习就去剑桥读个博士。也正是由于 Demis 在伦敦大学读博士的经历,使他有机会创办 DeepMind。

2014 年,Google 以 4 亿美元收购 DeepMind,当时的他们没有产品只有论文,技术人员也仅仅有 20 位。不过很快 DeepMind 就证明了它的价值:2015 年 2 月,DeepMind 在另一本一流科学杂志《自然》发表论文,介绍了能够通过学习成为雅达利(现代游戏机始祖)游戏高手的人工主体。

然后在 2016 年 1 月 DeepMind 再次发表论文,称他们的新算法 AlphaGo 在最困难的游戏——围棋——上也取得了巨大突破。而后来的事,你们应该都已经看过不下几百遍了。

也许眼尖的观众早已经注意到,在直播李世石和 AlphaGo 对战的双方国籍上,AlphaGo 标注的是英国,贴的国旗是代表英国的米字旗。

2

(李世石对战 AlphaGo)

诚然,在互联网行当,和消费电子科技层面,英国没有出现中美这样众星璀璨的景象。甚至在百度搜索框里输入 “英国” 的时候,自动联想出来的居然是 “英国卫裤(一种宣称能够提高男性性功能,但是并没有什么 X 用的内裤)”。

不过在科技领域,英国这个面积不大的国家还是展现出了它的底蕴出来,与国内盛产 “英国卫裤” 这种蝇营狗苟产物的氛围不同,类似于 ARM、劳斯莱斯(罗尔斯·罗伊斯)和 DeepMind 这样的企业或许更能代表英国的科技面貌:和优良的大学教育息息相关,研究和贡献非常前沿,也非常基础,并且发展壮大并不依靠模式创新和市场容量。

这也不代表英国就和互联网以及消费电子绝缘,比如年初的时候微软正式宣布斥资 2.5 亿美元收购 SwiftKey 公司。SwiftKey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其使用预测技术研发出了一款十分受欢迎的输入法应用程序,大大简化了手机上的输入方式。本质上,微软认为 SwiftKey 使用预测技术是基于人工智能。SwiftKey 两位创始人也是出自剑桥大学。

Cambridge

(剑桥大学)

说到人工智能,在被 Google 收购后,DeepMind 又接连收购了两家诞生于牛津大学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 Dark Blue Labs 和 Vision Factory。某种程度上来说,剑桥和牛津在这个时候有些类似于硅谷的斯坦福。

另据卫报报道,科技投资银行 GP Bullhound 公布报告显示,欧洲已经成为 “独角兽” 的成功牧场,这些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已达 47 家。其中,英国堪称 “独角兽之都”,超过 1/3 的欧洲 “独角兽” 是在英国建立的。也不要忘了树莓派(Raspberry Pi)、 Shazam 这些时常在科技新闻中博得版面的科技产品。

产出了一众国产手机,还有 BAT 的中国似乎更喜欢用市值和估值来衡量自己在科技界的分量。或许英国走的是另外一个方向:据 DeepTech 报道,英国科技界一向高产,全世界顶尖论文中 16% 源于英国,或许,这才是 “科技的本质”。

0

作为科研大国的英国此前作为欧盟一部分在科研领域受益颇多,与德法一道,成为欧洲科研的中坚力量,此次脱欧,未来对英国科技产生的影响不会正面,对欧盟亦然。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