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7-06 09:43

每一次我都会选择成为王俊煜

豌豆荚卖晚了。

很多人喜欢这么说,有的人说得很刻薄,有的人想说得很刻薄又不太好意思,毕竟 2 亿美元的公司也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于是就拿周鸿祎的话来说:

“在中国互联网要做成事,你们这些 ‘书生’ 是不行的,太‘阳春白雪’是打不了仗的,是成不了气候的”。

世界是被路子野的男人搞定的

如果说男人是被路子野的女人搞定的,那么大概世界就是被路子野的男人搞定的。中国的互联网也是属于路子野的人的,大人物哪个不是嘴上说着互联网的分享精神,心里念着毛选的口诀。

和全系产品被苹果官方下架的 360 相比,豌豆荚确实不会打仗。

福建距离深圳 822 公里,91 手机助手能用扫街的方式拿下华强北,再通过卖家占领用户市场。豌豆荚在创新工场的办公室下楼就是中关村,却一直在为自己用户主动下载比例高沾沾自喜,手机预装这块市场完全放给对手。

这就是王俊煜所承认的 “而外界对我们在商业化和渠道能力上的作战能力欠缺一直有所批评,这点我虚心接受。”

但是打动我的是,王俊煜接下来写了这句话:

“但我并不想因此吸取什么‘在中国不能这样或那样做事情’的教训。即使更难,我仍然会按照我认为对的方式去继续向前,这样才能问心无愧。”

想不作恶,让世界变得更好,这是每个创业者心中都有的牵挂。但是在利益面前能不能坚持的下来,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当年 10 万元把 91 手机助手卖给网龙的熊俊,2010 年出来创业的时候也想 “和 91 不一样,只分享正版的软件”,但是坚持不到半年就开始推荐盗版破解的资源。

熊俊回忆说:

“2012 年初,我们出现了一个竞争对手,PP 手机助手。他们自己破解软件,放在自己的服务器上,下载速度和软件更新数量都比我们多,抢了我们很多的用户。犹豫了很久,我们只得向现实低头,开始做和他们一样的事。”

PP 助手就是那个用企业签名让用户不越狱免费安装 “正版软件” 的始作俑者,当年铺天盖地在地铁里面打广告,最后 2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 UC。

网龙卖给了百度 19 亿美元,PP 手机助手卖给了 UC 2 亿美元,同步推卖给了台湾人 10 亿人民币,但是创业时间只有豌豆荚的一半。所以大家都拿这些人作为正面的例子来寒碜豌豆荚。

豌豆荚不是白莲花

这里我要说,王俊煜和豌豆荚不是白莲花。捆绑下载,搜集用户信息,要求员工加班、降薪,断交社保这种事情豌豆荚都做过。

但是王俊煜是个正常人,有错误他会承认,在知乎上一笔一划写答案、道歉、说明原因。

最近一个月,他还写了两篇文章《不是终点》、《在弯路上继续向前》,文笔冷静流畅,是个非常正常的人在说话。

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说,他的新公司 “要是一帮正常的人,做正常的事情”。因为在互联网行业,正常人是很稀缺的。你必须张牙舞爪,像个教主,或者像个上帝,永远不会犯错,又能点石成金的样子。看不正常的创始人久了,正常的创始人反而显得不正常了。

网龙和豌豆荚后来一样都是一个孵化器一样的公司,但是网龙每款游戏立项之前都要求签算卦。网龙的董事长刘建德可是堪萨斯大学生物与化学专业毕业的啊!

过去两年里,眼见着多少成功的创业者,本来很正常,突然就受到了一些人的影响,也张牙舞爪起来,也开始造金句,打鸡血,装神弄鬼地要做教主。这些人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但是似乎不相信一个正常的人可以把公司做好。

豌豆荚 2 亿美元卖给阿里巴巴,在我眼中就证明了一个正常的人,可以把公司做到 2 亿美元。

有人说如果他不正常,走一些野路子,豌豆荚会更成功。

王俊煜是这么说的:

“不管是最初创业,还是 2013 年选择保持独立、扩张品类,还是今天做出的选择,我们都会问自己,哪种选择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达成我们的使命?成功与否,我始终认为要看自己追求的是什么,而不是某个世俗的标准。”

如果你可以选择,成为现在的王俊煜还是其他的什么人?

在《华尔街之狼》里面,小李子说,我穷过也富过,I choose rich every fucking time。

而让我选择 100 遍,每一遍我都会选择成为王俊煜。

 

题图来源:App Index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GVR 报告:2024 年 AR 市场规模将达千亿美元

2016-7-06 10:30下一篇

看完这个艺术展,你认为科技是人类生态系统的侵略物种吗?

2016-7-06 09:0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