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7-09 08:30

这个美国人一天撸完 14 次后崩溃了,建立了美国版“戒色吧”

苏琬茜 苏琬茜 实习编辑
-

一句土气的话说:科技是一把双刃剑。但确实如此,科技进步的同时有些人就深陷在数字时代下的网络色情泥潭中。从小接受马列主义唯物思想教育的我们还知道,任何事物都有其对立面。抗击网络色情,我国有“戒色吧”,国外也有一个他们自己版本的“戒色吧”。

所谓“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网络色情的泛滥化衍生了社会部分人群对其上瘾的现象。爱范儿(公众号:ifanr)过去的一篇文章《网络色情横行,有人出来抵抗》就提到了对网络色情上瘾的原因及危害。因此还是要戒撸,戒黄片。

关于戒黄瘾,在这片地大物博的中国土地上,有着不少为人民服务的同主题网络民间组织。其中发展得最为壮大的应该是来自于人才济济、神奇的百度贴吧——戒色吧

“戒色吧”如今有着相当的知名度,还拥有属于自己的百度百科词条,简介为:“百度戒色吧,是一个各位戒友互相交流,帮助广大网友戒除不良性行为的正能量、公益性贴吧。”从词条上看,该贴吧创建于 2003 年,性质则是“戒除不良性行为,修心养性”。

进入“戒色吧”的首页,阳光正能量的气息扑鼻而来。版面干净整洁,发布的帖子遵循着统一的格式,让人感觉是一个为数不多的管理秩序良好的“好吧”。

screenshot-of-jiese-of-baidu-post-bar

尽管“戒色吧”从帮助他人、予人关怀的目的出发,但这种与人类本能相抗衡的组织,口碑并没有很好,除了知乎称之为“邪教”,也有来自“女权主义贴吧”对其抨击

即便收到不少差评,戒色吧还是提供了非常周到的一条龙服务。戒色吧的祖师级人物,贴吧 ID “飞翔 142857 ”,吧内亲切地称其为飞翔大哥。飞翔大哥为了传播自己的理论思想,开通了微信公众号,进驻了喜马拉雅电台,安卓平台上还能下载其 app。

没有资金投入又怎能更好地建设基地呢,于是通过淘宝和微信还能购买到相关著作《戒为良药》,还能在微店上购买 VIP 戒色咨询服务。(该部分资料来源自微信公众号“老道消息”的好文《不要进陌生的贴吧》。)

screenshot-of-id-feixiang-in-jiese-baidu-post-bar

screeshot-of-id-feixiang-in-jiese-post-bar

可能会有人说这种现象的出现还不是因为我国性教育匮乏、性观念闭塞,所以拿 A 片当教材,就如同关不上的水龙头一发不可收拾了。然而在“性教育充分”、社会民风开放的美国也发生相同的情况。来自一位成功戒色的美国人的独白,以下整理节选自《纽约时报》对 Alexander Rhodes 的采访报道《Internet Porn Nearly Ruined His Life. Now He Wants to Help.》。Alexander Rhodes 说:

“对于我来说,我需要考虑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并不是一位很好的商人。我只是一个沉迷于网络黄片的男人。”

几年前 26 岁的 Alexander Rhodes 建立了一个网站 NoFap,意在帮助其他有着和他曾经一样问题的人。每个月有近百万人访问网站,并曾经因为访问量过大网站几近崩溃。

Alexander-Rhodes-of-New-York-Times

(图片来自:New York Times

Rhodes 最近辞去了在 Google 的工作,目前他希望做的事情就是把他的网站扩大化。在父亲和其它家人的帮助下,他将一座废弃教堂的一部分改装成他新公司的运营基地。

“我曾经沉迷于网络黄片的事实,和我作为一个如此平庸的人的事实,让我拥有这种特殊的权利去帮助人们。”

近几年内,Rhodes 作为一位对抗着没有被医学界正式认定的“疾病”的演讲者出现。但他似乎对这种新名气无法适从。

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的经历诞生于这个数字时代。他父亲是一位计算机工程师,因此他在很早的时候就接触了数字技术。他被任天堂的 Game Boy 所吸引,跟着也移步到任天堂64 和索尼 PS 游戏机

在 Rhodes 11 岁左右,他不小心点击了一个网站上的广告横幅,然后看到了一张描绘强奸的图片。当时他正好处在青春期,在具备电脑的条件下,Rhodes 开始沉迷于极易找到且免费的高清黄片。在大学期间,一天内他能边观看黄片边手淫高达 14 次。

2011 年,Rhodes 开始感到迷失了方向并希望寻求支持,他在 Reddit 上建立了一个主题为戒除手淫和黄片的讨论区。当他认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的时候,他很快开始认真经营这个站点。

大学毕业以后,他开始为 Google 工作,专门从事数据分析。这份工作给他带来了可观的薪水,使他能够为 NoFap 的运营投入大笔资金。

Rhodes 开始认为比起在 Google 数据分析的工作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应该去做。“这其实很难抉择”,他谈到离职 Google,“但最终我选择了做更有益于人类的事情。”

他的网站为想要脱离黄片的男人提供了一把在线的保护伞。网站接的广告是反色情服务的软件,同时还有帮助坚定戒除黄片和手淫的网上项目。

网站将需要帮助的男人聚集起来互相监督负责,类似于戒酒会,来帮助一个人重新走上正轨。Rhodes 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网站的收入来自于用户订阅和广告。

Rhodes 也曾为此忍受过来自与其相反的极端意识形态对他的愤怒。这些人尝试着黑进网络的服务器,尽管失败了。他建立的讨论区还曾被色情图片轮番轰炸。他父亲在邮件里收到了黄片,他自己也曾收到死亡威胁。

“这些事情都是我必须面对的,我希望做到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来跟进类似的事情”,他说。但是,事态演变的严重性还是让他碾转反侧几个晚上。

尽管一开始 Rhodes 为“黄瘾者”建立网络研讨会提供帮助,在讨论的过程中,他与询问“如何避免触发病情”的人进行交流。在讨论的后期,他开始较少谈论关于黄片,而是关于“如何从身心上照顾好自己”的重要性话题。他提到要养成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循环,从日常生活中改变自己。

调查发现,美国有 42% 的男性大学生表示有浏览色情网站的习惯,当中 19% 的人表示他们会不由自主被性欲左右,12% 表示每周会花至少 5 个小时浏览色情网站。所以并不是国外的月亮就比较圆。

不得不说,和网络色情一样,无论“戒色吧”还是 NoFap 都是互联网发展和科技进步的产物。对于行业前景看得相当靠前,相比之下 Alexander Rhodes 对自己的评价也是谦虚了,他说自己就只是想要帮助他人,至于技术层面和商业层面的问题嘛都不是重点。

回看历史,色情行业一般都是走在潮流的尖端,紧跟着科技的步伐向前迈进。从带图的手机淫秽彩信,过去上网时超烦的色情广告弹窗,电子书时代下的黄色小说,你懂的的百度云盘和其它各种盘,微信群发红包看片,到日前大热的 VR 也成为成人娱乐业界内的最新焦点,简直就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

Alexander Rhodes 的个人经历和“戒色吧”的诞生都是数据色情行业的受害者。所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anti 粉应运而生。你用科技来浸淫毒害我,我也要用科技将人类从水生火热中拯救出来。anti 你我也要利用互联网建立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入驻各大网络平台。

总结就是:科技为我们带来了网络色情,又我们带来了“戒色吧”。科技将我们这群有着共同理想的人聚集在一起。

 

题图来源:123RF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